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小说库
仙婿归来踏天血洗仙界
铁马飞桥/著| 玄幻小说| 连载中
柳擎天(柳无邪),男主角的性格特点设定的极具特色,小说正在网络上持续创作中,小说曾用名
花楼
铁马飞桥/著| 玄幻小说| 连载中
他本是凌云仙界的十大仙帝之一,却因身负太荒神器,而被整个仙界围攻,纵有万般本领,也难以以一敌众,于是,柳擎天心下一狠,施展血魔禁术,炸碎了太荒神器,与那些虚伪小人,同归于尽,然而等他再次睁眼之时,竟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徐家赘婿,看来这吞天神鼎的力量,远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了.......
穿越回四岁小暖团
君忆/著| 言情小说| 连载中
为了回到过去,拯救哥哥们的命运,苏软软把余生都奉献在了科学研究事业上,最后不负众望的研制出一款,时空穿梭机器,而她这个创作者,也将会成为第一个科学试验者,实验结果也是相当的喜人,苏软软成功回到了四岁那年,哥哥们的美好未来,就全靠她了!(小说改编自《大佬们的小奶团是朵黑心莲》)
你是心头一根刺
素惜/著| 言情小说| 已完结
十年前,是陆云深的出现,拯救了她的未来,而她也把一颗纯洁的少女之心,放在了他的身上,直到三年前,不忍女儿在受感情折磨的苏父,给了那个女人一千万,让 她离开陆云深,殊不知,这个爱女之举,却把苏卿欢,推进了地狱之中.......
偏偏认定你
佚名/著| 言情小说| 已完结
肖梦云,沈巍天,两人之间的感情故事主要讲述了
世子宠妻录
萱草/著| 言情小说| 连载中
世子又追来了!》,也是时下非常爆火的重生复仇题材作品,小说中的主人公分别是萧慕雪,李景煜,萧清柔(慕云歌,御玄之,慕清柔),“萱草”作为本书的作者也是非常的受欢迎。文章内容简述
花都妖孽战神
怡叶知秋/著| 都市生活| 已完结
七年前,他被迫逃亡。七年后,战神归来,他被奉为域内的王,顺势开启了他的妖孽人生!...
顶尖女神的上门女婿
李大官官人/著| 都市生活| 已完结
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当我陷入困境的时候,老婆和我离了婚,而我却成了一位顶尖女神的上门女婿..........
甜婚入骨:总裁爹地宠妻忙
阿尤/著| 豪门总裁| 已完结
总裁爹地宠妻忙》由阿尤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余暮晚洛屹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偏偏认定你
烟雨/著| 豪门总裁| 已完结
肖梦云爱了沈巍天整整十年,可沈巍天不知道。她痛过、伤过、恨过。当她被绝望压垮,决意离开的时候,他却抓住了她的手……...
离婚后,贤妻人设崩了
鹿小策/著| 现代言情| 已完结
南颂乖乖巧巧当了三年贤妻,也没能让喻晋文爱上她,还为了个绿茶要跟她离婚。算了算了,离就离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从他的世界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华丽转身,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合作伙伴。南颂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么用,姐要独自美丽。后来喻晋文在追妻路上发现——黑客大佬是她;星级大厨是她;国际名医是她;玉雕大师是她;地下车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之路越来越漫长,喻晋文崩溃了!你到底还有多少马甲是我不知道的???南颂
神医混乡村
青椒糊涂/著| 都市| 连载中
果然,董雅洁一听萧晋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起身离开,特别是这货坏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猥琐可恶。可是,小腹中仿佛有把小刀子在不......
乡野小春医
青椒糊涂/著| 都市| 连载中
果然,董雅洁一听萧晋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起身离开,特别是这货坏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猥琐可恶。可是,小腹中仿佛有把小刀子在不......
傲世天下叶兴盛
红途/著| 都市| 连载中
叶兴盛脑筋瞬间失灵,特么的,老子分不到房子都是你这贱人在作怪,准是你这贱人存心报复我,把原本属于我的分房指标给别人。既然......
文悦小读
红途/著| 都市| 连载中
叶兴盛脑筋瞬间失灵,特么的,老子分不到房子都是你这贱人在作怪,准是你这贱人存心报复我,把原本属于我的分房指标给别人。既然......
将王妃犒赏三军
甄萌/著| 古代| 连载中
凤无心的转变让贺琪正一时接受不能。看着前一秒还要刺杀王爷,下一刻却殷勤的给王爷捶背,并且叫着王爷义父的女人……贺琪正脑海......
顶级杀手穿越成为替嫁王妃
甄萌/著| 古代| 连载中
凤无心的转变让贺琪正一时接受不能。看着前一秒还要刺杀王爷,下一刻却殷勤的给王爷捶背,并且叫着王爷义父的女人……贺琪正脑海......
我拥有多个小说主角身份
海底/著| 都市异能| 连载中
“战神文”、“乡村文”、“赘婿文”、“神医文、”“修仙文、”“文豪文”这么多小说的主角!全部角色都我来扮演,开挂的人生,就是这么精彩。
风流医神
青椒糊涂/著| 都市| 连载中
果然,董雅洁一听萧晋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起身离开,特别是这货坏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猥琐可恶。可是,小腹中仿佛有把小刀子在不......
白枫林玥晴
佚名/著| 都市| 已完结
白枫听罢,眉头也不禁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