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寒门主母夏青应辟方全本免费阅读

精选小说 · 2020-01-15 14:46:09 · By admin · 次点击

应辟方完全没有料到夏青会在祭祀礼上眼晴突然变化,昨晚才出现过一回,他原本以为再次出现怎么也得过了二天,这一切让他几乎措手不及,当他想掩盖时,已然来不及,人群里立时出现了骚动,许是这个地方的人对于血红的眼晴已然见惯不怪,他们都只是好奇的打量着夏青,甚至侍女过来笑问道:“王妃,您是不是也喝了明家眼晴变红的药水?”

对明家的侍女来说,祭祀礼期间常有贵客,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公子小姐们来讨要变红的药水玩,这是常事,一般对这药,宗主也会送出去几瓶,毕竟药效也就三个时辰而已,而且对身体无害,不至于出现什么乱子。

夏青茫然的坐着,听到侍女的话,茫然的抬头看着她。

侍女愣了下,只觉这位瑾王妃这猩红之眼似乎与她所看到过的不一样,正要细看时,就见那瑾王已一把拉过了瑾王妃,嘴上说道:“看了这么久,也该累了,咱们回去吧。”

一旁的庄清柔奇怪的看着这里。

封轩的眉则是紧拧着,目光锐利的盯着应辟方拥着夏青的手上,拿起桌上的酒就闷喝了几口。

她们都没有看到夏青的眼晴,邻近看到的也都以为夏青是喝了药水,反倒是羡慕的看着她,这原本是张平凡无奇的面庞,如今眼晴一红,倒显得格外好看。

就在应辟方要带着夏青走到一处角落时,明鸾与明珠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明鸾双手抱于胸前一脸据傲的看着夏青:“别人用量的效果,三个时辰就见效了,可你的,我加重了药量,三天三夜也不见得会褪去。若是求我,就将解药给你。”

应辟方拧了拧眉:“你说什么?”

“你是说王妃的眼晴会变成如此,是因为你下了药?”后面的景衡问道,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是啊,不然呢?”明鸾奇怪的看着这什么被人称医要超群的男人,不明白他一脸的庆幸是啥意思。

应辟方也是松了口气,但却又觉得夏青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不禁看向夏青:“娘子,你没事吧?”

夏青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地面,她的眼底是茫然的。

“你们要是求我,或许我就给解药了。”明鸾冷哼一声道。

“解药难道本王就不会向明宗主去要吗?”应辟方猛的一掌打向了明鸾,自然,他这一掌算是轻的,并不会伤到他,但也足够可以让明鸾吃点苦头了。

果然,明鸾一个踉跄狼狈的跌倒在地上,不过就在他怒气冲冲要爬起时,蓦的望进了一双猩红的血眸中。

夏青微低着头,先前他并不能看到她的眼,如今他跌坐在地,抬头时刚好能看到夏青的眼晴,明鸾睁大了眼:“你的眼晴”那是一双如深潭一般的猩红之眸,不像祭祀礼上的舞者,虽然是红的,但那红一看就没啥,只觉着好看,只觉得神秘。

但这个女人的眼晴,却是充满了杀伐,充满了血腥,那红,太过耀眼,那深,如一汪深潭。

是她,那个守护神姐姐,是那个守护神姐姐的眼晴,明鸾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昨晚当他看清这个女人的眼晴很特别时,脑海里就闪过一个念头,这样的眼晴要是配上红色肯定特别不一样,果然

明鸾激动的看着夏青。

也就在这时,应辟方与景衡突然间看向了夏青,只因从夏青的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子寒冷,逐而一点一点的凝聚成一种让人胆颤的杀气。

“娘子”应辟方刚想去碰夏青,不想身子便被一股子力量给弹开。

“辟方?”景衡赶紧扶住应辟方,看向了夏青。

夏青缓缓抬头,她的眸光冰冷,投在了明鸾的身上。

明鸾想起身,四脚却是不听使唤,双腿更是颤抖的厉害,他不知道为什么而颤抖。

明明就是先前那个普通到不再能普通的女人,只是这个瞬间而已,只只这么一眼,这个女人的身上便有股子让人不得不惧怕的威压,那是一种从股子就带出来的,长年累月积极下来的霸气。

原本在前头的祭祀乐曲突然停了下来。

天地在这一瞬间异常的安静。

应辟方与景衡互望了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娘子?”应辟方走向夏青,她是他的女人,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她都是他的女人,也只能是他的女人,尽管这个女人在这一瞬间让他感到了陌生。

文章推荐:

萌宝冲鸭拐个妈咪坑爹地霍西决白洛洛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前妻有毒BOSS滚远点完本阅读_林以薰冷亦修大结局阅读

萌宝冲鸭拐个妈咪坑爹地霍西决白洛洛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与贺少的甜婚蜜爱完本小说-贺延乔瑜笙完整版阅读

爱你如珍如宝白浅浅谢锡安全本小说_白浅浅谢锡安全章节小说阅读

最后一次重生冷秋月楚无锋小说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准满城烟雨我只要你迟晗安慕容煊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一生之幸迟晗安慕容煊全章节目录阅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