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大官人全文免费阅读

精选小说 · 2018-11-13 19:24:58 · By · 次点击

吾乃大官人全文免费阅读

《吾乃大官人》小说简介:三皇官社稷,五帝家天下。盛世之朝,游戏红楼,一怒为红颜,不问西北几时春。盛世不再,余庆难享,称一声官家,又何妨?[书友群]:551379273

《吾乃大官人》小说目录:

第一章 为老不尊

第二章 “偶遇”

第三章 中风的葛夜年

第四章 吃官司

第五章 三更堂

第六章 联手翻案

第七章 长子林岚

第八章 吃醋的林妹妹

第九章 教书先生

第十章 赚点零花钱

第十一章 再坑一笔

第十二章 言公来啦

第十三章 写诗跑路

第十四章 西厢有侍

第十五章 读书郎

第十六章 打的就是你

第十七章 青莲,你轻点

第十八章 中秋月

第十九章 我得吃回来啊

第二十章 传诗会

下面是小说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节分享:

第十四章 西厢有侍

虽然夏谦给林岚放了三天大假,但是赚了银子的林岚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根本不出去。主要还是怕三元楼大出风头,那些输给自己钱的家伙上门找茬,尤其是那个言公,更是让林岚觉着应该是扬州城的名门望族,便更加警惕起来。

刚发了月钱,几房的姨娘和自家老娘一起,去水云斋挑选新来的一批胭脂水粉,这一走,一大家子变得空荡起来。

林岚无聊,便在西厢蹲着。

除了西厢,整个林家都知道,这位整日晃悠在林府的少年就是林岚,可偏偏就西厢当中的两人,似乎还将自己当成了林家少爷的小书童。

西厢阁楼上的窗扇常年紧闭。林岚即便想要**,都没有这个机会。昨夜问了自家娘亲以及各房的姨娘,感情一年到头,连林府里的她们都见不到黛玉几面。

得了不足之症,先天体虚,又弱不禁风,让足不出户的林黛玉,仿佛成了家里长住又不露面的客人一般,也只有林如海隔三差五地过来,方可允许探望。

“你怎么又来了?”青莲皱着眉头,脸色有些发白地问道。

林岚看着小丫头有些虚弱的脸色,问道:“染上风寒了?你这丫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怎么照顾黛玉小姐?”

“咳咳。我听说那人昨日气跑了夏先生?”

林岚翻了翻白眼,怎么所有关于自己的好话,到了西厢就成了反面教材。

见到林岚翻白眼的样子,青莲才笑出来,道:“我就知道那人是个草包,你还一个劲夸他,现在出洋相了吧。”

“嘿嘿,真让你和小姐失望了。大少爷他才识过人,连夏老夫子都说不必再授蒙学,直接可以去怀仁学堂上学了呢。”

青莲一听,眉头皱起来,道:“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全府里的人都知道,你若是不信,大可随便找人问。对了,黛玉……呃……”林岚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份,“小姐可曾起来?这是人参松茸粥,体虚之人不可大补,也就放了些参汤而已。”

“多管闲事!”青莲噘着嘴,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好像林岚欠了她什么似的。

“我是托大少爷给小姐送粥来的,你这挡箭牌什么时候能够闪开?”

青莲哼哼道:“小姐还在歇息,这粥你还是拿回去吧。”

林岚也不方便硬闯,坐在亭前,笑道:“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小姐醒了,我什么时候走。”

“你这个无赖!”

“我就无赖了。”林岚将砂锅往边上一放。

青莲咬牙切齿地道:“你……粥给我!”

“怎么?小姐起床了?”

“哪里像你家少爷那个大懒猪,日上三竿了还让先生去房里等候他。”

林岚称青莲不注意,凑近了脸颊说道:“说,是你还是你家小姐,这么关心大少爷?啊?”

青莲脸色羞红,若不是手中有粥,早就扬手打来,气得直跺脚,道:“快走!再不走我喊人了!”

“哈哈,行了。小姐卯时便起来,这个时候粥刚刚是温热的,我……大少爷吩咐过厨子了,以后每日都按这个方子调理身体。依我看啊,你这小身子骨,也该调理调理。”林岚笑着走出西厢。

青莲翻了翻白眼,将粥放在石桌上,掀开来,一股淡淡地药香扑鼻而来。她拿起勺子尝了一点,皱眉道:“这么苦,谁吃谁笨蛋。”

……

……

老者轻叩小院。

这条街巷,宁静地有些诡异。街头一个贩夫走卒皆无,一件件小院制式相仿不说,还都无府牌。

“孝廉公在否?”

开门的是一位妇人,笑着作揖,“原来是程公。父亲大人在书房研究棋谱呢。昨儿夜里回来,就一直待在书房,跟着了迷似的。”

门外老者笑了笑,手中的纸卷挥动着,道:“赶巧了。老朽正好有事找孝廉。”两家似乎很熟络,老者也不用引荐,直接朝这书房走去,推门便进去。

“孝廉啊,告诉你个好笑的事情。今儿个家中子弟从外边拿来的东西。听说昨夜有个傻老头折戟在这上边二两银子,我看有趣,便拿来与你看看。”

老者看到里边那老头坐在榻上不闻不问,便走过去,缓缓道:“看什么西洋镜,有这么痴迷……”

程姓老者一滞,感情是田鸡找青蛙,白费一场劲。

“你也见识过了?”

在研究棋局的老者双眼通红地抬起头,有些呆滞地道:“你说的那个三元楼外的傻老头,就是老朽。”

“哈哈哈哈。原来是你!我说呢,哈哈。”程姓老者丢下手中的棋谱,道:“原来你也折戟在那三元楼外,若是加上昨夜里边的二十个傻蛋,加你这个老傻蛋,一共二十一个。如今都成了广陵的笑料了。”

“我背下棋谱,昨夜通宵研究后,才明白。这根本就是个骗局。”老者眼睛红肿着,喝了口沏好茶,“好在昨日没有报名道姓,不然被那臭小子戏耍地一愣一愣的,估计今日要被一街巷的人笑话了。”

他忽然想起刚刚失言将这一消息透露给了眼前这人,赶紧堵口,道:“敬允,这事情可莫要往外传出去。”

程公笑道:“好说好说。我听人家说,你那学生送来了一匹上好的徽墨,是不是……”

“你这是趁火打劫!”杨孝廉咬牙切齿地说道。

“怎么,不给?那好,明日你就别出门了,免得被那帮老兄弟堵在家门口闹笑话。”

“幸灾乐祸!幸灾乐祸是吧!好,给给给。”杨孝廉起身去书柜拿墨。

程敬允坐在榻上,阻止道:“不急,走的时候再拿也不迟。这些残局孝廉你怎么看?”

“不是与你说了,都是骗局。喂子、障眼法,若不是此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且老夫也没脸去报官,不然定把那小子抓去蹲大狱,竟敢做此等不劳而获之事。”

“瞧你这气包。这棋局可是精妙得很,看似胜负明摆,其实暗藏杀机,这样的残局,岂是常人想得出来的?听说昨日折戟在三元楼的,还有王言王太傅。”

“什么?王太傅也被那小子戏耍了?”

“何止戏耍,简直被大杀风头。若不是老夫那不成器的儿子也输了钱,这事儿定然不会传到老夫耳中。你看看这个。”

杨孝廉帮着倒上茶,道:“这些小把戏,估计琢磨了有些时日,一看就是个坏胚子。这是……”

他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惊问道:“好诗!怎就一句?没有下文了?”

“据说就是与你下棋的那个小子才茅房随手写下的,现在王言正派人满城找那小子呢。”

“确实是好诗,此等人才错失了,估计王太傅此时心痛不已呢。”杨孝廉靠着墙,昨夜一宿没合眼,困得要死,呢喃自语道:“罢了罢了。老夫输了二两银子也心痛着呢。什么时候能够让老夫那几个不成器的学生也能‘胡诌’出如此绝句,老夫也死而无憾了。”

“做你的Chun秋大梦去吧。”

程敬允见他昏昏欲睡了,也就不再多说,走到书架边,顺走了两大块上好的徽墨,看到一边的宣旨,手指弹了弹,脆响轻薄,顺手抽出一刀,夹在胳膊下蹑手蹑脚地出了书房,做完贼还不忘关上书房门。

一转身,就和老妇人撞了了满怀。

“允公这就走了?”

“嗯嗯。这一刀纸和两块墨还请大姊替我谢过汝家老头,他昨夜累了,这会儿睡着了。”他看了眼老妇人菜篮子中的鱼肉,笑道:“孝廉兄今日有口福了。”

“哪儿啊。这是给我那小孙子准备的,孩子要补补身体,死老头吃菜就好。”杨孝廉辞官以来,家中地位便一落千丈,出了名的惧内,到了老,更是尤为明显。在这杨宅,俨然就是程敬允眼前的这位才是家主一般。

“好好好。等拜了文庙,就来学堂拜师吧。你家老头估计没那精力。”

老妇人眉开眼笑,道:“那真是太好了。到时候一定选上好的后羊腿,还有肥鹅给允公送去。”

老妇人虽说在内持家,但是程敬允的本事还是知道的,这教出来的学生,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直到如今都还活动在**上,可谓是桃李满园。

“哈哈,告辞。对了,忘记说了,昨日孝廉在三元楼外下棋输了二两银子的事,您转告他,我程敬允明人不做暗事,一定不会在外边乱传的。”

老妇人立马尖叫起来,“什么?!这天杀的昨日输了二两银子?”她一脸的惊讶,转而便是肉痛和愤怒,“允公走好,我且收拾收拾这书房!”

程敬允夹着宣旨攥着墨,嘴角露出猥琐的笑容,还没走出杨宅,书房里便传出杨孝廉的哀嚎声。

“程敬允,你个王八蛋!”

第十五章 读书郎

“小么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只怕先生骂我懒,没有学问无脸见爹娘……”林岚蹲在林府前,胜于无聊,嘴里随便瞎哼着儿歌。

一边替林岚背书包的小书童却似乎很有感触似的,问道:“少爷,您唱的这是啥调啊,咋没听别人唱过呢?”

林岚眼皮一抬,看着小不点书童,道:“这是你少爷我自个儿编的。对了,你是哪房丫鬟的小弟?”听闻自己上学堂,还给派送了一个小跟班,听说是府上丫鬟的弟弟,看着模样,应该就是这小不点了。

“哦,我是二NaiNai丫鬟碧芸的弟弟,三岁就跟着姐姐入了林府。”

“叫什么呀?”

“顺溜。”

“呵,名儿还真的挺顺溜的。”林岚将一个肉包子递给他,“吃吧,别到了学堂饿得到处找果树爬。”

顺溜腼腆一笑,挠了挠头,“这是少爷的早点,顺溜不敢。”

“行了,赶紧吃。”

林如海穿着官府出来,见到好似哥俩的主仆正在分包子吃,便道:“怎么?再这里磨洋工?”

顺溜还笑眯眯地吃着包子,听到林如海的声音,差点被噎死,慌忙将手中剩余的小半个包子全塞进嘴里,才慌忙转过身,鼓着嘴嘟囔道:“老……爷……好。”

林岚笑道:“这不等爹出来请安嘛,顺溜,咱们走。”

说着,飞也似地跑走了,还在吃包子的顺溜小腿一迈,在后边跟着大喊:“唔,少爷等等顺溜!”

“这小子……“林如海摇摇头,走入自己的官轿之中。

……

……

怀仁学堂在城西,离林府也就一里地,车轿都省了,林岚跨入学堂,屋外早就有一堆的书童歇息着。

“顺溜,林府也不远,你若是闲无聊了,就回去歇着。”

顺溜眼中闪过一丝慌乱,道:“哪能啊,要是顺溜就这样回去别说夫人、二NaiNai了,就是姐姐都得把我吊在房梁上打。”

“你姐还打你?”

顺溜眼珠子看着鞋尖,一语不发。

林岚拿过书包,道:“回去给你姐姐说,以后没有大少爷的吩咐,谁也不能欺负你。”

顺溜眼中闪过一丝明光,小嘴笑咧着。

进入学堂的时候,林岚也是有些小激动的。毕竟很久没有上过学了,看到年岁不一少年坐在学堂之中,自己这个十七岁的大孩子,已经算是年长之辈了。

见到来了新同窗,几个少年纷纷转头过来。

“你就是林家的那个野……”

林岚微笑道:“野什么?”

那个少年嘴角微微一扬,深有意会地道:“没什么。”

林岚闭目,深呼吸一口,权当刚刚被蚊子叮了一口,等到睁眼时,嘴角的笑依旧未减。怀仁学堂不像是某些家族的私塾,都是本家子弟,这里聚集的,都是些官宦富贾的子弟,自然参差不齐,品Xing不一。

“先生来啦!”

不知道哪家的书童趴在窗口喊了一声,在前头吃饭、打闹的公子哥们纷纷坐正,拿起书装模作样地读起来。

夏谦一进屋,听到书声琅琅,满意地点点头。

“好了,停下吧。”

夏谦手一按,这些兔崽子仿佛早就等着听号令一般,立马就闭嘴放下书来。

“今天最后做的,是林御史家的公子林岚,今后便是你们的同窗了。”

“这么大了,还来上学。我大哥这个年纪,早就去乡试了。”

“可不是嘛,我只听说林家有个美人儿,这个老大哥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夏谦看到这些人小鬼大的滑头对于林岚议论纷纷,便立马喝止住,“你们废话这么多,是不是嫌课业不够?好了,接下来检查昨日的课业。你,对就是你,不用把头缩下去,刚才就你这小子废话最多。”

被点到名的少年是扬州一员外的小儿,见到夏谦一副怒意,便支支吾吾道:“先生,我不把握。”

“你张大梁何时把握过?”

“哈哈。大梁,你今天算是和先生结下梁子了。”

“去去去,哪凉快哪儿呆着去。”

夏谦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坐下吧,等你把握了我在喊你。你们当中有谁会的?”

满堂俱静,一听到先生又要点“生死薄”,这些泼猴儿一个个缩起头来,别提有多乖了。

“你们上学堂多的已经有三年了,少的也满一年了。为师将《论语》,让你们来理解一番有这么难吗?将来如何参加科举,如何考取功名?”

“学而时习之,你们做到了几分?一下课就撒开丫子跑,生怕在学堂遇见鬼还是怎么的?来,温书礼,你来说说,这学而时习之,何意?”

林岚前边的那个嚼舌根小子像被电击中似的,直起腰,然后扭扭捏捏站起来,“学而……学而……”

“学而时习之!”

“哦,学而时习之……学而时习之……”温书礼渐渐没了声音。

夏谦气得差点跳起来,怒斥道:“你们一个个的,到了年末绩考,看你们如何向你们父母交代!为师也不奢求你们能够入国子监,但求你们听一点进去,不要像温书礼一样,背后嚼舌根一流,读书背文九流!”

温书礼脸涨得通红,“先生,我不服!”

“哟,你还不服?那你说说,在座之中,有哪一个不如你,说出来,为师就替你伸张正义,收回刚才的那句话。”

“哈哈,温书礼,别瞅了。你连蒙学都是真的蒙混过关的,要不是你老爹嫌你丢脸,塞了不少银子,这学堂岂是你能来的?”

温书礼气得满脸通红,忽然将手指向身后的林岚,“他!他不如我!”

所有人将目光看向林岚,然后有不屑的,也有讥笑的。

“喂,温书礼,你和这样的人比不是自降身份吗?”

“哈哈,你也只能和这种乡下来的比比了。”

夏谦眉头一皱,喝道:“都给我闭嘴!温书礼,这林岚今日刚刚来上学,还没读过四书五经,不算。你再找个人出来,为师就收回那句话。”

“不,我就要和他比。”毕竟是小孩子,能找到个垫背,自然要舒舒服服地靠着,免得再被说成下九流。

林岚原本无意出什么风头,跟一群小学生争吵,简直有辱他的智商,但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岚再认怂,估计今后更加抬不起头来,便站起来,道:“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他稍作停顿,然后慢慢说道:“圣人之言,为学者,需要按时去温习、实践它,难道不是件快乐的事情吗?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自远方来,难道不应该快乐吗?别人不了解你,还不生气,就像刚刚诸位同窗在林某人面前说三道四,遮遮掩掩的,林某人还不生气,这就是君子应该有的气度。”

夏谦站起来,盯着林岚,道:“你……读过四书五经?”

林岚笑了笑,“略懂略懂。”

夏谦十分严肃地道:“做学问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略懂是什么意思?”

“那便是懂吧。”

温书礼小脸蛋上露出厌恶之色,忿忿道:“会个一两句论语也敢装大才子?”

“温书礼,你有你大哥温庭礼一般的才识再来装先生吧。”夏谦看着温书礼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怒道。

“不敢。”温书礼连忙缩了缩头。

夏谦问道:“四书五经可曾都通晓?”

林岚点点头。

夏谦不觉暗吃一惊,道:“看来老朽对你还是低看了。这样,你们几个,今日将论语学而篇熟读,半个时辰后,为师再来抽查课业。林岚,你跟我过来。”

夏谦双手负背,缓缓朝书房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学堂,这些小兔崽子立马就炸开锅了。

“喂,这野种咋这么厉害?”

“谁知道呢?估计是随便听来了几句吧。老子才不信这傻狍子能通晓四书五经呢。吹牛皮的话谁不会说?”

书房之中,夏谦来回踱步了许久,眉头紧皱着。

林岚疑问道:“先生可是有什么难处?”

夏谦摇摇头,道:“只可惜这小考今年过了,还得来年二月才能去应试,不然真可以试试你真实水准了。”

林岚笑道:“学生读书纯属胜于无聊,并没想过要去参加什么科试。”

“这是什么话,读书以明志,仕途乃我读书之人的正道。御史大人想必也想让你出人头地,这样,既然四书五经都已通晓,我这怀仁学堂也……”

“别……”林岚苦笑道,“学生刚刚上学一天,您若是再让学生退学,估计家父家母非打死我不可。这四书五经学生也只是粗浅的略读过,还没有精细地读过,所以还是在这学堂多学一些。”

夏谦虽然没做过什么大官,辞官闲居在扬州,创办怀仁学堂也不过是想教出些得意门生。如今从怀仁学堂出来的,连个过院试的都没有,实属丢脸。“这样啊……那就挑几本前人注疏,细细揣摩,若有什么不懂,随时请教为师便是。学堂嘈杂,你就在这书房进修,你看如何?”

“这样……是不是有些太高调了?”

“你在学堂和那些玩泥巴的小子一起读书,那才高调呢。”夏谦走出书房,朝学堂走去,内心的小激动早就抑制不住。

怀仁学堂,终于要出一位能看的才子了!

====================================

>>>点击此处在线阅读《吾乃大官人》全文

====================================

文章推荐:

与你白首度余生章节目录与你白首度余生小说阅读

妈咪威武爹地快投降苏锦如沈延风小说全文全章节目录阅读

替嫁嫡女邪王的绝色宠妻墨临渊楚离珠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染爱成瘾腹黑老公请站住安冉冉戬霖全文小说章节列表阅读

闪光的人生孙晨柳晴晴大结局小说全文阅读

不灭明尊吴风吴瑜最新章节小说阅读

绝色战王杀手妃萧锦墨莫颜汐全本免费小说阅读

豪门宠妻来自古代容黛霍少霆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