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云萝褚殷莞迩一笑小说(完整版)阅读

发表时间:2021-07-22 10:24     编辑:极品小说
云萝褚殷

小说《云萝褚殷》讲述了精彩内的故事作者是莞迩一笑。小说精彩节选:

作者:莞迩一笑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小说
立即阅读

《云萝褚殷》 小说介绍

《云萝褚殷》是由莞迩一笑创作的关于爱情的火热小说。讲述了: “呀,五妹妹好厉害,竟然还学过医术!”二房的庶女云璎惊呼道,“我们在京中,可不准学那些,只能学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云璎,不可胡言乱语!”云卢氏脸色微沉,呵斥道。云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

《云萝褚殷》 第9章 免费试读

“呀,五妹妹好厉害,竟然还学过医术!”二房的庶女云璎惊呼道,“我们在京中,可不准学那些,只能学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云璎,不可胡言乱语!”云卢氏脸色微沉,呵斥道。

云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不是,我不是说学医不好的意思,我是说,我们这种身份的不能学那个,会被人笑话……不是,我的意思是……”

看她越解释越乱,急得面红耳赤,生怕自己想多了的模样,云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莫急,我都懂的。”

“我学医术,不过是安身立命的本事罢了,”云萝道,“正是因为有了这手艺,我在周围的村子里也算小有名气,赚了不少银钱补贴家用。从那以后养父母才没有对我动辄打骂了。我也很感激我的师傅,没有因为我是女子便不教我。”

“什么?他们还敢打你?”云璎顿时拍案而起,怒不可遏,“这对夫妇当真是心如蛇蝎,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也便罢了,知道还敢如此对你,是以为我们不会知道真相吗!”

云蔓的双手也握紧,一双黑亮的眸子似是喷出火来。

若不是她年长几岁,又是上阵杀过敌的,心性早就磨练的冷静了几分,否则此时拍案而起的便是她了。

众人也都多了几分同仇敌忾,特别是在看了老夫人在知道云萝受过那许多苦楚却依然偏心云熙之后,更是对她生出几分同情来。

云熙刚洗过的脸,此时又落满了眼泪。

她用帕子捂着嘴,不敢置信的问道:“他们竟然还打你吗?我不知道,我……我……”

她不安的坐在杌子上,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酸的发现竟无人接她的话茬,让她无法将这出戏唱下去,只好又把眼神落在云老夫人身上。

云老夫人叹息一声,拍拍云熙的手,对云萝道:“忘了同你介绍,那个快言快语,跟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的,是二房你的庶姐,行三,闺名云璎,你该唤她一声三姐姐。”

“三姐姐。”云萝从善如流的起身,同她行了平辈礼,又道了谢。

云璎回礼,压下心中的怒气,道:“妹妹多礼。”

云老夫人又指着下首坐着的人,一一介绍道:“你的母亲,嫡姐和二婶应当是认得了,你二婶身边坐着的几位是你的行二的堂姐云瑶,和行七的堂妹云珠。二房那边还有一个姨娘,碍于身份,上不了厅堂,以后你会见到的。”

“这边是你的两个庶妹,云苁,芸菡。一个行六,一个行八。”

最后,她才指着云熙,笑着说道:“这是你的另一个嫡姐,云熙。”

话尽于此,众人还如何不知道云老夫人的心思。

云萝心中冷笑,方才还演出几分心疼来,如今却是连那点子无用的怜惜也不给了。

戏未唱罢便退台,这可不是一个好戏子!

闻言,云戚氏本就憔悴的面色更是苍白。她担忧的看着云萝,怕她责怪自己没能替她讨来一个公道。

之前她不知道云萝受了这么多的苦,对云熙还存了些母女的情分,眼下得知了她的遭遇,已然后悔了自己的妥协。

凭什么她的女儿在外面不被当人看,那个毒妇的女儿却还能在她候府享受荣宠!

云熙施施然站起来,头上的金步摇纹丝不动。

她任由眼泪顺着雪腮落下,朝她行了端正的平辈礼,这才露出一个熟稔的笑来,说道:“见过阿萝妹妹,你回来了真好,我们大家都盼着呢。”

她这才伸手用上好的蜀锦做的帕子擦了擦眼泪,行动处端庄大气,贵气天成,又显得楚楚可怜,大方不做作。

云萝垂眸冷笑,她这话,倒是真把自己当成候府的嫡小姐了!

须臾,她抬眸,大方的看着她,轻笑:“李熙,好久不见。”

李姓,便是当年那名抱走她的妇人的夫姓。

屋内所有人闻言都瞪大了双眼,她们都没想到,在看到了云老夫人的态度之后,云萝还敢当面找云熙的麻烦,还是在云老夫人说那是“云熙”之后,公然叫出了她的本姓!

几个小姐们对视一眼,纷纷默不作声只看好戏。

往日里她们处处都被云熙压一头,吃穿用度都是她挑了剩下的才轮到她们,之前想着她是候府的长房嫡女,忍也就忍了。后来得知了云熙的身世,本以为她们可以就此扬眉吐气,谁知祖母竟然要将她留下来,还要让她继续当长房嫡女。

如此一来,她们岂不是要看一个村姑的脸色行事?

虽然不情愿,但是谁都不敢触云老夫人的眉头,只能捏着鼻子应下,继续与云熙做出一番姐妹情深的模样来。

云萝褚殷
云萝褚殷
莞迩一笑/著| 言情小说| 连载中
《云萝褚殷》是由莞迩一笑创作的关于爱情的火热小说。讲述了: “呀,五妹妹好厉害,竟然还学过医术!”二房的庶女云璎惊呼道,“我们在京中,可不准学那些,只能学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