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我是只不喝水的鱼写的小说荣珍珠傅因阅读

发表时间:2021-02-23 08:58     编辑:极品小说
荣珍珠傅因

荣珍珠傅因_是一本很好的小说,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豪门小说,非常值得一看

作者:我是只不喝水的鱼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荣珍珠傅因》 小说介绍

荣珍珠傅因(荣珍珠傅因)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荣珍珠跑到闹市区时,就叫了辆人力车。江春路,荣家。好勒,小姐您坐稳了。车夫拉着荣珍珠蹬蹬蹬就跑了起来。荣珍珠站在荣家别墅铁门外,看着这气派的府邸,也不知道,这个家会不会认她。荣珍珠将母亲留给她的镯子和藏

《荣珍珠傅因》 第2章 免费试读

荣珍珠跑到闹市区时,就叫了辆人力车。

江春路,荣家。

好勒,小姐您坐稳了。车夫拉着荣珍珠蹬蹬蹬就跑了起来。

荣珍珠站在荣家别墅铁门外,看着这气派的府邸,也不知道,这个家会不会认她。

荣珍珠将母亲留给她的镯子和藏在袖口的信都交给了府里的管家,不久,就被领进去了。

金彩茵坐在皮质沙发,看着站在面前的荣珍珠。荣珍珠今天穿了一件素白色紧身旗袍上衣,**也是一身白色长裙,只是衣襟和裙底带了一点黑色花边,整个人看起来不卑不亢的,一点也不怯场。

荣珍珠也在打量着面前这个一副女主人姿态的大夫人,一身墨绿色贴身长旗袍,干净利落的盘发,配着翠绿的玉饰,面上看得出来,这是个骄傲又精致的女人。

金彩茵给了一个半真半假的微笑,说是听说荣家原有个二小姐,只是从来没见过,没曾想,她的女儿竟然还会回荣家来。

金彩茵早先嫁进荣家前,听说过荣家有个二小姐,只是早早跟野男人私奔了,荣家将此事遮掩了下来,再不许人提起荣家二小姐。外头虽然风言风语总有人传,但是她金彩茵也不会去跟着附和,是不是私奔与她何干。

荣珍珠低眉顺眼,声音文文弱弱的母亲一月前刚刚过世,念我孤苦无依,所以生前留下信物,希望我能回到荣家,也好有家人依靠。

金彩茵也不知道老太爷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孙女会是什么态度,只能安排着先让荣珍珠去客房休息,又派人送信给了老太爷和丈夫。她还要赶去打麻将,实在不想陪荣珍珠瞎聊什么。

荣珍珠一个人在客房里呆着,无聊至极,便打开了窗子,想看看府里的样子。眺望下去,荣府的花园十分精致,有小型喷泉,边上搭着一个小凉亭,还有一架秋千,周边也有许多花架。

有钱真好。荣珍珠小声嘀咕着。

这时,有两个年轻男子走入她的视线。

荣向恒和沈清海正并排往凉亭方向走着,似乎相谈甚欢。

荣珍珠探出头想看看,只是两人都是侧脸朝着她,看不真切,只看得出,是两个十分年轻的男子,气质形象都不错的感觉。

远远的,荣珍珠还瞧着后面有一个年轻女孩子,踩着小皮鞋跟了过来。

大哥,沈少爷。荣慧霞看着前方自己倾慕的男子,平常慵懒惯了的步子忍不住小跑起来。

三人在凉亭里相聚,聊得很不错的样子。荣珍珠看着女孩子那一脸娇羞的模样,就知道这女孩子铁定喜欢那个穿月牙色长袍的男子。看来那长袍男子应该就是她口中的沈少爷,而旁边那位穿着米白色西装的应该就是她的大哥。

荣珍珠托着腮看着凉亭里的三人。这月牙色长袍男子倒真是一副温文尔雅,翩翩如玉的模样,行动举止都温柔有礼,对女孩子的花痴提问、夸赞也是微笑点头示意。这样俊俏又温柔的男子,还是个少爷,想不让人喜欢都难吧。

而旁边这位西装男子,爽朗大气,声音中正浑厚有力,看起来也是庄重有礼,虽然容貌不及长袍男子,但是浑身散发着一股阳刚之气,也算是一表人才吧。

荣珍珠眼里果然只看见了俊俏的男子,对旁边的女孩没有多加打量。

或许是荣珍珠太沉迷男色,小脑袋探出得过分了点,好吧,几乎是半个身子都探出来了,就为了看清亭子里的男子。

沈清海也没想到自己随意一抬头,就看到二楼窗口一个女孩子直勾勾地朝这边看着,半个身子都钻了出来,感觉下一秒就能从楼上摔下来。

这位小姐,小心啊。沈清海不禁着急,从凉亭里快步走了出来,生怕荣珍珠真的摔了下来。

荣珍珠看到沈清海从她喊着,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趴这么外边了,立马将身子缩回去,尴尬地挠了挠头,真是失态了,失态了。

荣向恒和荣慧霞都转头,顺着沈清海的视线看向二楼窗户。

荣向恒以为这是妹妹的朋友。但是荣慧霞压根不认识荣珍珠。

你是谁啊?荣慧霞朝着二楼窗户问去。

荣向恒这才知道原来这女孩子不是慧霞的朋友,不禁对她的身份好奇,这般年纪的女孩子平视也只有慧霞的朋友了。

荣珍珠一时被荣慧霞问住了,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说她们是姐妹吧,也不知道荣家承不承认,要是不承认,那她多丢人。

荣珍珠顿时抖了个机灵,模糊答道是大夫人请我进来的。

荣慧霞对大夫人向来没什么好感,因为她是二夫人秦玲芳生的。

你不要在上面朝我们说话,如果是正经邀请进来做客的,你就下来说。荣慧霞一点也不喜欢荣珍珠站那么高和她说话的感觉,还要叫她抬着头。

荣珍珠歪了歪头,听这小姑娘的意思是,如果她不是心虚,就下去咯。下去就下去,正好可以近距离看看美男子。

四个人,倒是刚好把凉亭给坐满了。

荣珍珠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说明了身份和来意,只是对自己从前的一些生活描述得半真半假。语气也俨然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规规矩矩的,带点可爱,又带点柔弱。荣珍珠很清楚,这副乖巧的模样基本是不会出错的。

荣向恒见荣珍珠一身素衣,母亲又刚过世不久,心里是带着怜悯的。如果荣珍珠没有撒谎的,她也算是自己的妹妹了。

荣慧霞对荣珍珠仿佛带着天生的敌视,谁叫这荣珍珠一副清水出芙蓉的娇弱模样,就知道装柔弱,她平日里就不喜欢和那些温温吞吞的小姐们玩。

沈清海倒是没想到自己无意中,还能见证荣家这一番事故,心下思量,既然荣家曾经将事掩下,那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一个外人,就权当是个故事,也不便插嘴,对外也自然不会乱说什么。瞧着荣珍珠一副柔弱无依得到样子,也是希望荣家能收留这个小姐。

夜里,荣珍珠被带到了大厅。

荣珍珠能明显感觉到大厅的气氛非常严肃,荣家一大家子都到了。

荣家老太爷已年近古稀,此刻正坐在正中间的皮沙发上,两手撑在一根拐杖上。旁边沙发坐着大夫人和荣老爷,身后站着荣向恒,对面沙发上坐着秦玲芳和荣慧霞,身后还站着荣家二少爷荣向和。

这阵仗摆的,荣珍珠也是暗暗吞了口水,表现出一副有些惊慌失措但努力维持冷静,保持淑女形象的样子。

荣老太爷抬头看着缓缓走来的荣珍珠,一瞬间,仿佛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他也算老来得女,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细心教导,事事俱到。没曾想,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抛下他这个父亲,抛下荣家。

荣老太爷心里也是百感交集,手里的拐杖也是不停转动着,就那么盯着荣珍珠,看了许久。

荣珍珠此刻感觉自己就是街上被杂耍的猴子一样,任人打量围观。

荣老太爷终于开口了,他拿出了荣珍珠带来的镯子和信,缓缓说道既然是荣家的小姐,当然应该回荣家来,以后你就是荣家的四小姐了。

既然慧曼给你取名荣珍珠,那你就继续用这名字吧,改日会告知族长们,将你的名字正式载入族谱。

荣珍珠规规矩矩地欠身谢谢祖父,珍珠一定会恪守本分的。

荣向恒主动上前为荣珍珠介绍了在场众人。荣老爷是一脸和善的笑容,大夫人仍旧是假笑示意,倒是二夫人和荣慧霞眼里有些许不满,不甚待见,荣向和一脸无所谓,就敷衍地点了点头。

荣珍珠一直都是得体温柔又谦卑的微笑,认识了众人,也不难察觉出,这荣家好像并不是很和乐的样子。

荣珍珠在这个家里可谓孤立无援,但她隐约能猜出,留下她应该是荣老太爷决定的事,毕竟母亲说过,祖父对她是视若珍宝的。

母亲这一生坦坦荡荡,肆意纵横,活得潇洒,活得正直,只是人算抵不过天算,恶病缠身,临终之际,才说出自己一生最愧对的就是父亲。

而洪帮这边,洪启明对这封署名洪花的来信也是有些疑惑。他原以为只是对手恶意欺骗,但是想到自己确有一个女儿,或许已被人发现,心中有些不安,便派了亲信回乡下打探。

大哥,珍珠确实来了上海。洪帮的二当家陆永平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洪启明心里一惊,连忙追问发生了什么事,珍珠现在在哪?

陆永平这一趟去不得了,才知道原来荣慧曼已经去世了,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尽量平缓地和洪启明说话,怕洪启明太过激动。

大哥,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陆永平将他在乡下镇子里查探到的消息尽数说给洪启明听。

洪启明听到爱妻已经因病亡故,女儿现在也下落不明,一下子跌落到了椅子上。

去找,快去找!洪启明激动地有些口齿不清必须把珍珠给我找回来啊。

荣珍珠傅因
荣珍珠傅因
我是只不喝水的鱼/著| 言情| 连载中
荣珍珠傅因(荣珍珠傅因)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婚礼仪仗队布满了整条街,婚车被观者紧紧围住。这谁啊,这么大排场?路人甲显然不怎么关注娱乐小报。她你都不知道?荣珍珠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