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姚四凤何生姚四凤何生小说全集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1-02-23 17:50     编辑:极品小说
姚四凤何生

姚四凤何生_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作者:半两禅心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风
立即阅读

《姚四凤何生》 小说介绍

姚四凤何生男女主角(姚四凤何生)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半两禅心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瞪我,瞪我做啥?你个老东西,屁本事没有就知道瞪我,有本事你让我三儿活过来。我打她骂她咋了?我是她婆婆,打她骂她天经地义,老祖宗传下来的,谁也说不出个啥。姚周氏跳着脚骂姚老爹,村里人都嗤嗤笑起来。姚老爹气

《姚四凤何生》 第3章 免费试读

瞪我,瞪我做啥?你个老东西,屁本事没有就知道瞪我,有本事你让我三儿活过来。我打她骂她咋了?我是她婆婆,打她骂她天经地义,老祖宗传下来的,谁也说不出个啥。

姚周氏跳着脚骂姚老爹,村里人都嗤嗤笑起来。姚老爹气恼,一跺脚不再说话。在姚家,他就是个摆设。这些年,姚周氏跳脚骂人,打儿媳妇,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但是因为姚周氏给姚家生了三男二女,是有功之臣,姚老爹看在儿女的面上总是忍让。

谁知这忍让竟然成了习惯,让姚周氏越发嚣张起来。三个儿媳妇,只要稍不顺她意,非打即骂。尤其是老三家的,因为长得俊俏,姚周氏每天不骂上几句,就过不去这天。

用姚周氏的话说,老三家的就是欠管教,长得那么好,不看好了就会去外面勾引人。老三已经不在了,她得看好老三家的。

自从一年前,老三家的和货郎说了两句话后,姚周氏就把货郎当成了老三家的相好,每次货郎来村里,姚周氏就要和老三家的闹上一阵。姚老爹的思想里,姚周氏的做法虽然欠妥,但是对的,只有这样才能管住老三家的。

老三家的赌咒发誓都不管用,甚至跳河以证清白,但就这样还堵不了姚周氏的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三家的竟然和货郎牵扯上了。这回,货郎竟然要带走老三家的,这让姚老爹倍觉丢脸。他们老姚家没脸了。

姚周氏骂完姚老爹,拍着大腿骂姚宁氏。

小娼妇,狐狸精,克死我三儿,拿着我家的钱想改嫁,门都没有,你生是我老姚家的人死是我老姚家的鬼。老大老二,把她给我抓回去。

随着姚周氏一声令下,姚老大姚老二上前想抓住姚宁氏。姚宁氏要是被姚老大和姚老二抓回去,还能有个好?

村人杨金旺背着柴,柴刀插在柴火上,正站在一边看热闹。四凤一个健步跑到杨金生跟前,唰的从柴火里抽出柴刀。

谁敢动我娘?谁要是敢动我娘我先砍死谁。

四凤挥舞着砍刀朝姚老大劈过去,姚老大本已经抓住姚宁氏的胳膊,见砍刀过来,赶紧躲闪,一个站不稳跌坐在地。四凤追着姚老大,把姚老大吓的屁滚尿流。

逼退姚老大,四凤回身瞪着姚老二,这个面善心恶的二伯,没少从他们家划拉东西,她娘寻死两次,这里面都有姚老二媳妇姚李氏的手脚。

见四凤双眼赤红瞪着他,姚老二吓的撒开姚宁氏的胳膊就往人群中钻,一边钻一边喊杀人了,杀人啦

四凤冲着姚老二的背影,啐了口唾沫。转过头用柴刀指着姚周氏。

姚周氏也被四凤这样子吓住了。四凤这样子的确吓人,双眼赤红,瞪的溜圆,披头散发,简直就是庙里的钟馗显灵。

我,我,我是你奶奶,你敢不孝,我,我要去衙门告你......

四凤手起刀落,柴刀落在姚周氏的脚前。姚周氏嚎叫一声,吓晕过去。

杨家岭的村民见四凤拿柴刀砍人,都吓了一跳。加上姚周氏晕死过去,众人都惊呆了,姚老爹也吓蒙了,他亲孙女怎么能砍亲大伯亲奶奶?

姚宁氏见四凤如此,眼泪哗哗下来。

凤啊,娘跟你回去,娘不走了,你把刀放下。

姚宁氏抱着小冬宝哭的直不起腰,四凤皱皱眉。她知道姚宁氏是担心她这般做名声不好,可是在生死面前,名声值几个钱?

娘,你走吧。

五凤站出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娘这一走,她们怎么办?

四凤摸摸五凤的头,仰头望着天。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岂是眼泪能挽回的。若是眼泪能挽回,这人世间就没有生离死别、悲欢离合了。

小冬宝喊着四凤,伸出双手,四凤上前一步,一只手从姚宁氏怀里抱过小冬宝。

娘,冬宝还是不要带了。你若真想带,等你安顿好了,再回来带也行。

小冬宝搂着四凤的脖子,又看看她娘,不知所措。四凤一只胳膊抱不动小冬宝,索性把小冬宝交给五凤,五凤搂着小冬宝,哭的更痛。

姚老大姚老二站在姚老爹身后,姚老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

姚周氏已经被人掐人中救醒了,扯着嗓子刚嚎了一声老天爷

四凤的柴刀又指着姚周氏,姚周氏吓的赶紧用手捂着嘴。

人群骚动,杨家岭的村长杨正元来了。

四凤,把刀放下,小小年纪,成何体统?传出去,还要不要名声?

杨正元在杨家岭还算公正,四凤姐弟三人以后还要在村里过活,不给杨正元面子不行,但这面子怎么给也得有个讲究。

四凤把指着姚周氏的柴刀收回。

村长伯伯,正好有事寻您。我爹死了三年了,我娘也守了三年孝,现在我娘改嫁,我同意了。不知道我娘改嫁,村里可有什么章程?

杨正元咳嗽一声,他本不想参与老姚家的事,那是一团乱麻,理都理不清。可是姚四凤都把柴刀拿出来了,他要是再不站出来,就不像话了。

这个,妇人改嫁,只要家里人同意,村里没什么章程。

那好,我同意了,我娘就能改嫁了。娘,听见了吗?你安心走吧。你改嫁也是经了村里的,往后谁要是再找你麻烦,谁就是和村长过不去。

杨正元没想到,自己简单一句话,竟然被姚四凤这个小丫头给套住了,顿时叫苦不迭,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也收不回去,只能干叹气。再说就姚周氏那个恶婆婆在,姚宁氏在老姚家,迟早是个死。

既然改嫁,总得有彩礼,哪有娶媳妇不给彩礼的?

一个突兀的女声,不用看,四凤就知道是姚老二的媳妇李翠花。她和姚老二就是一对臭狗屎。

李翠花的话提醒了姚周氏,姚周氏拍拍屁股站起来。

对,想改嫁,先拿彩礼,没有十两银子休想。

四凤刚刚放下的柴刀又拿了起来,姚周氏一个激灵后退两步,站到杨正元的身后。说她不害怕四凤手中的柴刀是假的。

姚四凤何生
姚四凤何生
半两禅心/著| 古风| 连载中
姚四凤何生男女主角(姚四凤何生)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半两禅心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瓦蓝的天空上悠闲的飘着几朵白云,杨家岭的秋天是格外美的。这时候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秋阳正好。山,叫大青山,绵延数千里。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