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小说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第1章精选阅读

发表时间:2021-02-24 09:23     编辑:极品小说
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

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平淡的感情,但确让人感动,很好的一篇文章,推荐《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这本书。

作者:物华笔记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风
立即阅读

《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 小说介绍

主角叫叶兰舟百里相国的小说叫做《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它的作者是物华笔记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清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是水蓝色的帐帘,刺痛的触感自额角传来,让叶兰舟忍不住哼了一声。而那自喉咙中发出的声线竟如此的陌生,让她略微一怔。迅速扫了眼这房中摆设,连带着脖子下枕着的东西也从橡胶枕变成了硬邦邦的

《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清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是水蓝色的帐帘,刺痛的触感自额角传来,让叶兰舟忍不住哼了一声。

而那自喉咙中发出的声线竟如此的陌生,让她略微一怔。

迅速扫了眼这房中摆设,连带着脖子下枕着的东西也从橡胶枕变成了硬邦邦的陶瓷了,愣然起身,这眼下的场景不免让她倒吸了口凉气。

只见下方跪了一地的人,见自己醒转,均用那瑟瑟发抖的颤音,恭敬问安:三殿下安康。

叶兰舟咽了下口水,见这一屋子的男男女女,花红柳绿,都是古装形容。

她没记错的话,此刻自己应当是在飞机上闭目养神,正前往出差的工作地点,怎么一睁眼就变成了古装宫廷片了?

还有这被绷带缠着的脑袋,这丝绸缎子的布料,这一地俯首畏惧的花花绿绿是个什么鬼?

你们是.......是谁?捂着还作痛的脑袋,叶兰舟靠向一侧,最近的一个小丫头迅速起身,为她寻了个软靠,扶她倚着。

谢谢。舒服了姿势的叶兰舟出于礼貌,开了口,却迎面撞上了那小丫头一张错愕非常的脸。

?自己说错什么了吗?有这么吓人吗?

公......公主......奴婢该死!没能保护好您,害您坠马受伤!

那小丫头颇为利落得一跪,脑门磕在地上,真响!

等....等...等...你起来,起来说话。叶兰舟还算反应快,算是明白过来这不是演戏,太逼真了,脑门都快磕出血了!

而且那跪了一地的花红柳绿,也跟着这小丫头一样,把自己当成财神爷来拜,头咣咣的锤着地面,她看着都疼,这些人是实实在在地在怕自己!

而且,公主?三殿下?

又倒吸了口凉气,不是因为头上的伤疼的,而是现下的环境让她认清楚了一个事实!她这在飞机上梦了周公,居然給睡魂穿了!

穿成了眼前这位三公主殿下了!

公主饶命!

耳畔回荡这一屋子的饶命的恳求,她的头更疼了。

索性眼一闭,身一倒,叶兰舟想着,她还是继续昏过去吧,你们哪只眼睛看着我想要你们的命啊!

再度醒来,叶兰舟被一个如清风浮云般飘逸的声线吸引了过去,她偏头寻,寻着那个声音撞上了一张脸。

玉冠博带,眉峰清冽,含笑的双眸闻着视线翩然擦过叶兰舟的端量,重又回到了低垂的眉眼,轻轻提醒:陛下,三殿下醒了。

舟儿。一席金灿龙凤团的袍子,叶兰舟看向坐在床边的女人。

可有哪里不舒服?

张了张嘴,叶兰舟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的人,一片迷茫。

太医!着皇服的女子凝眉唤进守在外侧的太医,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陛下。太医惶恐跪下,如实禀报,三殿下已无性命之忧,只是头部受创严重,失了忆。

可治吗?女帝蹙眉问道,似疑问句也似陈述句。

太医低了低头:臣,定当尽力。

朕要的不是尽力,而是治好。眯了眯眼,女皇帝显然不满意太医的答复。

叶兰舟从这对话中多少听懂了些信息,第一,眼前的女人是这位三公主的母亲,别人唤她为陛下。

想来这还是位女皇帝,她此刻是不是该说句话比较好?

母.....母皇放心,我没事的,只是失忆而已。

女皇一愣,诧异地看向为太医求情的三女,眉目柔和了下来。

一旁的男子唤退了跪地的太医,缓缓开了口:陛下放心,臣会敦促太医院,尽快出方子为殿下救治。

嗯,有劳相国了。女皇起身,看向榻上的人,舟儿暂且在宫里住下,养好了伤再回封地不迟,朕还有事要处理,你先休息,不扰你了。

眨了眨眼,叶兰舟算作回应,目光投向她身侧的男子,相国?这么年轻的相国吗?

回转过视线,百里温寻又看向那投过来的视线,微微一笑:三殿下也莫要勉强,臣是百里温寻,不记得,也不当碍,您只要记得那些还跪在屋外的面首们便好,这宫里不比您的封地要好好管教他们,收敛些较好。

言罢,转身随女帝出了屋子。

叶兰舟扯了下嘴角,那唤为百里温寻的话里他怎么听出了很大的信息量。

啥.....面.....面首?!

那些个花红柳绿的?

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
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
物华笔记/著| 古风| 连载中
主角叫叶兰舟百里相国的小说叫做《公主白莲花相国他又作妖了》,它的作者是物华笔记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清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是水蓝色的帐帘,刺痛的触感自额角传来,让叶兰舟忍不住哼了一声。而那自喉咙中发出的声线竟如此的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