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薄情似晚凉全文小说许知意顾西洲目录

发表时间:2021-09-14 11:59     编辑:极品小说
薄情似晚凉

《薄情似晚凉》本书我推荐一些比较喜欢小白文的书友,没有太多勾心斗角,主线也很有趣,总而言之就是我喜欢这本书,望作者小蜜蜂,加油!

作者:小蜜蜂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薄情似晚凉》 小说介绍

薄情似晚凉(主角许知意顾西洲):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薄情似晚凉全文。 顾西洲厌倦许漫雪在面前晃来晃去,却也不好直接开口赶人,只能疲倦得闭上眼睛,靠在床边沉沉睡去。没想到顾西洲真睡着了,许漫雪待了一会之后,顿感索然无味,干脆离开了医院。夜场,许漫雪摘下墨镜,步入了酒吧。顾西

《薄情似晚凉》 第9章 免费试读

顾西洲厌倦许漫雪在面前晃来晃去,却也不好直接开口赶人,只能疲倦得闭上眼睛,靠在床边沉沉睡去。

没想到顾西洲真睡着了,许漫雪待了一会之后,顿感索然无味,干脆离开了医院。

夜场,许漫雪摘下墨镜,步入了酒吧。

顾西洲这次生病,算是给了许漫雪自由的时间,干脆来酒吧解放一下。

早就已经到了的小姐妹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看见许漫雪之后连忙招手,整个酒吧里面金迷纸醉,许漫雪跟着律动扭起了身体。

“雪儿,好久都没见你出来了,怎么,那个顾西洲就这么勾你魂?”

喝得上头的小姐妹挽住许漫雪的脖子,凑到一起碰了个杯,眼里燃烧着八卦的意味。

几杯酒水下肚,许漫雪放松了不少,顺着话题聊了下去,语气里是对顾西洲满满的不耐。

“还好我那个让人厌恶的表姐死手术台上了,当年的事情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大卡里安安静静坐着的一个短发女生,听到这么一句,突然竖起了耳朵,摆弄着的手机悄悄打开了录音模式。

在许漫雪不留意间,那个短发女生就已经坐到了许漫雪的身边,跟着其他人一起笑着恭维。

……

顾西洲醒来的时候,医生正在查房。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顾西洲刚睡醒,声音略沙哑,看着医生的目光是说不出的锐利,让医生不知不觉间冷汗布满了后背。

“您要是着急的话,明天出院也可以,只是需要定期回来复查。”

顾西洲点了点头,再度睡去。

指望许漫雪想起来顾西洲这个躺在床上的病人是不可能了,顾西洲联系了秘书来接他出院。

看见顾西洲在病床上这么虚弱的模样,秘书也大吃一惊,原本以为是许漫雪骗了他,没想到顾西洲真的病了。

“总裁,最近联系不到您,公司那边意见很大,甚至还开掉了几个功劳不小还能干的员工,想要换上一群游手好闲的二世祖。”

秘书应付公司那群人应付的焦头烂额,顾西洲不在,两个秘书的行事总是会被人压一头的。

“白秘书那边还在公司压着辞退书,但是恐怕已经快控制不住了。”来接人的宋秘书带着顾西洲上了商务车。

按照顾西洲的意思,先回了别墅。

客厅里还散落着之前的啤酒罐,顾西洲看着满屋的烟头,才恍惚间意识到,他好像把打扫卫生的阿姨全撵回去了。

“宋秘书,麻烦你收拾一下。”

顾西洲拿上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身上的味道早就已经让顾西洲无法容忍了。

任劳任怨的收拾起客厅,宋秘书看着桌子上的一个小摆件,有些犹豫。

这东西是许知意买来的,放在客厅里面已经很久了,只是顾西洲向来不怎么在乎这个东西,上面还残留着几丝裂纹。

宋秘书拿在手里,犹豫片刻,还是放回了桌子上。

等顾西洲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宋秘书已经收拾好了,原本杂乱的桌面上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摆件。

顾西洲拿了起来,看着摆件,目光深沉了不少,这是许知意留下的东西。

“走吧,去公司。”顾西洲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冷静自信,“我倒是想要看看,趁着我病了来闹事的人,究竟是有多大的胆子。”

……

“姐,最近你就在这里安心修养就好。”萧骄阳带着许知意顺利从海关离开,悄悄到了M国。

对于癌症方面,还是M国的攻坚团队研发出了不少的靶向药。

虽然不确定是否能治好,却也不失为一种希望。

许知意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这边的天气远远比祖国要温暖不少,推着萧骄阳的轮椅,许知意漫步在疗养院内。

“骄阳,我在这里住下了,你要去哪儿呢?”许知意心知肚明,她的病,完全就是一个无底洞。

况且现在她没有收入来源,萧骄阳的腿上还打着石膏,两个废人凑在一起,哪里有钱来支付高昂的医药费呢?

“我在这里陪你。”萧骄阳像是看出了许知意的担忧,又笑着开口:“知意你就放心吧,我不至于连这点存款都没有,况且我还答应了教授的项目,不会饿着你的。”

“那就好。”许知意的心非但没有放下,反而更加担忧。

都怪她没用,才让萧骄阳现在本该好好修养,却还要担忧钱的事情。

薄情似晚凉
薄情似晚凉
小蜜蜂/著| 现代言情| 已完结
薄情似晚凉(主角许知意顾西洲):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薄情似晚凉全文。 曾经,她为了救他,付出了一切,乃至放弃尊严。她原以为,他也会是一样的爱她。可一场车祸,把一切,都改变了。他仍旧娶了她,却不是为了爱她,而是折磨她。她在冷眼相待的婚姻里意识到,原来这个男人,凉薄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