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爆款小说笑佳人《娇娘春闺》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1-05-01 15:07     编辑:极品小说
娇娘春闺

《娇娘春闺》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笑佳人所写。精彩内容:

作者:笑佳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立即阅读

《娇娘春闺》 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娇娘春闺》是笑佳人的小说。内容精选: 阿娇费了很多功夫才将舅舅、舅母的被套洗干净。她将洗好的被套放在一旁,正要将表哥朱时裕的被套拿出来,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哎,我的袍子!”阿娇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抬起头来,就见一条紫色长袍从上游飘了过来

《娇娘春闺》 第3章 免费试读

阿娇费了很多功夫才将舅舅、舅母的被套洗干净。

她将洗好的被套放在一旁,正要将表哥朱时裕的被套拿出来,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哎,我的袍子!”

阿娇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抬起头来,就见一条紫色长袍从上游飘了过来。这边河水较急,眨眼的功夫就能将衣裳带远,阿娇来不及多想,一手撑着石阶,一手拿着捣衣杵探进水面,勉强碰到一截衣摆,再稍费些力气,总算将水中的紫袍捞了上来。

这时,一个穿绿布衣的小丫头从前面的河埠头慌慌张张跑了过来,见阿娇截住了她的袍子,小丫头破涕为笑,揉着眼睛朝阿娇道谢:“多谢姐姐帮忙,不然我弄丢了我家官爷的袍子,老太太又要打我了!”

官爷的袍子?

阿娇心中一动,看看手中湿哒哒的紫色长袍,再想到舅舅家隔壁经常传过来的小丫头的讨饶声,阿娇忽然明白了,这个小丫头正是官爷赵宴平家中的丫鬟翠娘。那赵老太太似乎很不好相与,打骂翠娘是常事。

思忖间,翠娘已经跨下台阶,来到了她面前,翠娘约莫十一二的年纪,矮了阿娇一头。

阿娇站起来,将手里的湿袍子递给她。

翠娘这才看清她的面容,花瓣脸樱桃唇,柳叶眉多情眸,美得就像仙女下凡,翠娘便看呆了,袍子也忘了接。

这样的翠娘傻乎乎的,阿娇笑了笑,将袍子塞给翠娘,她继续蹲了下去。

翠娘回过神来,将湿袍子搭在手腕上,她弯下腰,瞅着美人姐姐的侧脸道:“姐姐你真好,你不知道我们家老太太多凶,如果我捡不回这身袍子,今天晌午、晚上都别想有饭吃。”

阿娇从舅母与表妹的闲谈中听说过赵家的情况。

赵官爷、赵老太太都是村里出身,本来家中便没什么钱,搬进县城后,赵官爷虽然是个捕头,但赵官爷为人刚正清廉,从不做那种收受贿赂、作威作福、搜刮民膏的事,每个月只领一两多的俸银,勉强够一家人吃穿罢了。

如果翠娘真弄丢了赵官爷的官袍,赵老太太心疼之下,当然要惩罚翠娘。

“这边水急,以后小心点。”阿娇提点翠娘道。

翠娘点点头,见这边只有阿娇一人,翠娘试探道:“姐姐,我一个人洗衣裳怪没伴的,可以过来跟你一块儿洗吗?”

阿娇离开花月楼这么久,第一次有人主动要跟她作伴。

想来她很少走出家门,翠娘又整日拘在赵家做事,翠娘才不认得她吧。

“算了,我名声不好,被人看见咱们在一起,只会连累你。”阿娇低下头,先将表哥的被套泡进水中,抹上皂角。

翠娘不懂,好奇地追问道:“姐姐怎么会名声不好?”

阿娇苦笑,头也不抬地道:“我就是朱秀才的外甥女。”

翠娘没见过阿娇,但她听说过阿娇的事,发现眼前这位美人姐姐就是众人议论纷纷的朱秀才的外甥女,翠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小心台阶!”阿娇眼疾手快地拉了她一把。

翠娘往后一看,自己再退半步就要跌到水里了,吓得又跑回来。

这么马虎,怪不得老被赵老太太骂。

阿娇朝她笑笑:“快回去吧。”

翠娘神色复杂地看她两眼,提着湿袍子走了,只是没过多久,她竟然端着洗衣盆折了回来,自来熟地蹲在了阿娇旁边。

阿娇疑惑地看着她。

翠娘嘿嘿一笑:“姐姐是好人,我陪姐姐一起洗。”

小丫鬟长得有点黑,但牙齿雪白,眼睛乌黑又明亮,单纯可爱,看阿娇的眼神充满了亲近之意。阿娇很想多个可以来往的姐妹,可翠娘年纪小不懂事,阿娇不能害了她。

“你快走吧,被你们老太太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她会骂你的。”阿娇轻声劝道。

翠娘摇摇头,一边敲袍子一边解释道:“不会,我们老太太说过你的事,她说你命苦倒霉,摊上一个黑心的舅母,她经常跟我骂你舅母的,说明她心疼姐姐,一点都不嫌弃姐姐。”

阿娇却想到了舅母,舅母似乎与赵老太太有过罅隙,也动不动数落赵老太太,想必赵老太太只是拿她当幌子多骂舅母一顿,并不代表赵老太太心疼她什么,就像河边那些妇人,背后指责舅母是真的,嫌弃她也是真的。

“该劝的我已经劝了,你非要留在这里,回头挨了骂可别怪我。”阿娇警告翠娘道。

翠娘坚信赵老太太不会骂她,热络地与阿娇闲聊起来。

“姐姐,你当初怎么会搬到你舅舅家呢?”

“我爹娘都病逝了,将我托付给了舅舅。”

“这样啊,姐姐真可怜,不过姐姐长得美,人也有福气,进了那种地方还能出来,舅母虽然黑心,舅舅还是疼你的。不像我们兄妹,也是家里没了爹娘,哥哥带着我逃荒到这边,饿得都快死了,幸亏被官爷救下,收留了我们。官爷面冷心善,赵老太太就坏多了,背着官爷让我们兄妹签了卖身契,天天使唤我伺候她。其实官爷救了我们兄妹,我们甘愿给他做奴,可老太太忒难伺候,我做菜时油放多了一点她都要骂我……”

翠娘就像找到了一个出气筒,不停地将她对赵老太太的不满倾诉了出来。

洗床被套的功夫,阿娇基本已经摸清了赵老太太的脾气,说不上多坏,就是太抠门太节俭,舍不得浪费,翠娘挨得骂多是因为弄坏东西、浪费油烟柴火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

表哥这床被套很难洗,必须用手搓,阿娇搓得手腕都红了。

翠娘见了,一脸嫌弃:“这是谁的被套啊,真脏,我们老太太坏归坏,可爱干净了,还有我家官爷,不管在外面多忙多累,每天回家必须洗完手脸在院子里擦过身子再进门,你看,这就是他的被套,盖了这么久也没多脏。”

翠娘将赵宴平的被套一角扯平让阿娇看。

阿娇没看,不合适。

翠娘当她忙着搓衣裳才没看,便将官爷的被套放回去继续敲打。

翠娘虽然人小,但赵家的衣裳都很好洗,先洗完了。

“姐姐我先走啦,老太太要给官爷缝袍子,叫我早点回去打下手。”

“嗯,快去吧。”

.

翠娘抱着盆子往回走,离开河边时看到朱家的朱双双与别人走在前面,桶里衣裳被套颜色鲜艳,一看就是姑娘家用的。

翠娘有些地方傻,洗衣做饭这些事她很懂,知道姑娘家的衣物通常比男人用的更干净,更好洗。

回到赵家,赵老太太已经去集市上买布回来了,正要裁剪。

翠娘进屋帮赵老太太扯平布匹,赵老太太移动剪刀,翠娘小声嘀咕道:“老太太,朱家秀才娘子可真奸,故意把干净被套给她女儿洗,却安排阿娇姐姐洗他们夫妻俩跟他儿子的,哎,您是没瞧见,秀才儿子的被套都快黑成煤炭了,还是读书人呢,连我哥都比他干净。”

赵老太太横了她一眼:“阿娇姐姐?她跑去跟你一个河埠头洗衣裳了?还跟你抱怨她舅母?”

翠娘立即摇头:“没有,是我洗衣裳时脱手一件袍子,阿娇姐姐在下游,帮我拦到了……”

翠娘是小碎嘴,嘚吧嘚吧地讲了来龙去脉,只略去了她对赵老太太的抱怨。

赵老太太哼了哼,对着手里的布道:“金氏心早黑了,这还是姓朱的管着她,不然她能再卖一次外甥女。”

翠娘叹气道:“可怜阿娇姐姐,长得天仙似的,遇到那么个舅母,一辈子都毁了。”

赵老太太早就好奇秀才外甥女的容貌了,别的街坊还能借着去朱家串门的名义偷偷瞧瞧阿娇,赵老太太因为一件旧事与金氏彻底闹掰,两家早断了来往,因此阿娇回来一年了,赵老太太还没有见过人,外面倒是将阿娇传得美艳非凡。

“真有那么好看?”赵老太太盯着翠娘问。

翠娘捣蒜似的点头,回忆阿娇姐姐的美貌,她眼里竟然露出一丝色眯眯的味道,用尽她能想到的字眼狠狠夸了阿娇一顿,最后总结道:“阿娇姐姐那么好,我哥哥就是太丑了,不然我就让我哥哥去提亲,娶她回来给我当嫂子。”

赵老太太一戳她脑门:“小丫头片子懂个屁,她喝过绝嗣汤,不能生孩子了,让你哥娶她,你是想你们老郭家绝后吗?”

翠娘转转眼睛,嘟嘴道:“可惜我是个女的,不然我娶阿娇姐姐,她那么美,我才不在乎她能不能生孩子,只要天天都能见到她,我就满足了。”

赵老太太只当她小孩子胡言乱语。

不过,提到生孩子,赵老太太就想起了自家的烦心事。

她的孙子都二十四岁了,一把年纪的还不肯成亲,据说去年花月楼的案子,好多捕快进楼抓人时趁机睡了那些平时要让富家老爷们一掷千金才能睡一次的名妓美人,就她孙子一心办案,自己不占便宜,还不许捕快们占,事后被人议论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疑难杂症,否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柳下惠,放着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唾手可得的美人而不碰?

赵老太太并不认为自己孙子的身体有问题,孙子还是两三岁的胖娃时,抱出去与村里的孩子们玩耍,一个个都穿着开裆裤,虽然年纪小,那时候也能看出来她的孙子天赋异禀,绝非常人。

可这么多年了,每次有人来提亲,无论女方是穷是富、是美是丑,孙子都不肯应,到底在抵触什么呢?

赵老太太陷入了沉思。

.

过了两日,媒婆又来赵家提亲了。

女方家里曾经受过赵宴平的恩惠,那家的父母感激赵宴平,得知赵宴平还没有成亲,便想把才及笄的女儿嫁给赵宴平。

媒婆也算是赵家的老熟人了,见了赵老太太,媒婆直接推心置腹,说这家虽然家境不太富裕,但姑娘白白净净小有姿色,又勤快能干,乃赵家孙媳妇的不二人选。

赵老太太颇为心动,孙子一回来就殷勤地介绍起来。

赵宴平面无表情地听,人纹丝不动地坐在赵老太太身边,心却不在这里,垂眸沉思着什么。

赵老太太看着他这死样,越说越没劲儿,捂着胸口装可怜:“你说你,单了这么多年到底在想什么,别人到我这个年纪都抱重孙了,就我还在操心你的婚事!你看我的头发,越来越白了,还能有几年活头,你是存心要我死不瞑目吗?”

赵宴平古井般的脸终于起了一丝波澜,他看向赵老太太。

赵老太太的心提了起来,孙子终于要答应了吗?

然而赵宴平欲言又止之后,还是回了两个字:“不娶。”

娇娘春闺
娇娘春闺
笑佳人/著| 古代| 连载中
小说叫做《娇娘春闺》是笑佳人的小说。内容精选: 阿娇费了很多功夫才将舅舅、舅母的被套洗干净。她将洗好的被套放在一旁,正要将表哥朱时裕的被套拿出来,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