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最新小说黛色正浓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1-05-01 17:17     编辑:极品小说
黛色正浓

《黛色正浓》这本小说是由作者笑佳人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作者:笑佳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黛色正浓》 小说介绍

《黛色正浓》是作家笑佳人创作。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书中精彩内容: 沈黛家住杭州,父亲是历史教授,母亲是美术教授,在同一所大学任教。而陆迟的外婆,是沈母的恩师。读高中前,沈黛随母亲拜访过几次陆迟外婆,同陆迟有几面之缘,因为陆迟从小就是冷性子,沈黛与他玩不到一处,只算得上

《黛色正浓》 第2章 免费试读

沈黛家住杭州,父亲是历史教授,母亲是美术教授,在同一所大学任教。

而陆迟的外婆,是沈母的恩师。

读高中前,沈黛随母亲拜访过几次陆迟外婆,同陆迟有几面之缘,因为陆迟从小就是冷性子,沈黛与他玩不到一处,只算得上点头之交。后来沈家所在的老旧小区拆迁,一家四口商量后决定搬到环境清幽的郊区,正好陆迟外婆到了退休的年纪,不想在市区住了,得知沈家想找熟人买双拼别墅,便卖了老房子,带着陆迟搬到了沈家隔壁。

当时沈黛刚升高一,陆迟读大一。

成了邻居,两家关系更近了。

沈黛高中不住校,陆迟在浙大读书,每日回家陪伴外婆,两人几乎天天碰面。沈素已经在京找了工作,逢年过节回杭州团聚,偶尔带着男友孟朝庭,几次下来,渐渐也就认识了隔壁的大学生陆迟。

但两家人只当了两年多的邻居。

沈黛升高三那年年底,陆迟外婆去世,丧礼后,陆迟登门拜访,告知沈家二老他要去美国留学。

那时沈黛不在家。

沈黛最后一次见陆迟,是在他离开前一天的黄昏。

她放学回来,走在通向自家的水泥路上,远远看见陆迟站在花园栏杆前,迎着夕阳面朝她。他穿了一条黑色休闲长裤,干净的白衬衫,双手懒散地插在口袋里,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金灿灿的夕阳模糊了他的面容,沈黛分辨不清陆迟是在看她,还是在期待他再也不会出现的外婆。

那样孤寂的身影,沈黛看了难受。

如果他们还是普通的邻居关系,沈黛会上前跟他打声招呼,客套两句,尽自己所能送陆迟一点温暖。可他们不是,沈黛偷偷摸摸地与陆迟谈了两个月的恋爱,两个月后她后悔了,提出分手。

还算和平的分手吧。

分手的男女,沈黛没有勇气先与陆迟说话,而且沈黛一直都有点害怕陆迟,不熟悉时怕他,短暂的恋爱期间怕他,分手后更怕,所以发现陆迟站在那儿,沈黛低垂眼帘,当他不存在一样,逃也似的进了自家屋门。

未料一别就是六年。

沈黛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是陆迟,僵立在原地,呆呆地望着他。

男人穿着浅灰色的衬衫,个子比印象里的高,孟朝庭一米八六的个头,都要比他矮一点……纯棉衬衫塞进了裤腰,随着他双手插进口袋,衬衫微动,引人注意到男人宽阔肩膀到窄腰的线条,慵懒又性感。

简直就是男人中的背影杀手。

沈黛终于信了,毕竟她曾躲在阳台上,偷偷对着花园里陆迟的背影发呆,太熟悉。

想到年少时候做的那些傻事,沈黛缩着肩膀躲在陆迟身后,不敢看陆迟侧脸,也怕被姐姐发现自己的异样,只盼望孟朝庭碍于陆迟快点放开姐姐,然后由姐姐出面与陆迟客套两句,大家各奔东西。

“放手。”陆迟同沈素对视一眼,目光再次落到了孟朝庭脸上。

孟朝庭刚照面就认出陆迟一身看似简单其实全都昂贵无比的名牌了,这些名牌他同样有,但也说明陆迟混得还不错,对于身份相当又是妻子故友的男人,孟朝庭愿意给他一次面子。

“一点误会,让你看笑话了。”孟朝庭恢复了往常平和的笑容,一边松开沈素的手,一边示意快到跟前的两个保安没事了,然后笑着问陆迟,“这六年一直待在美国?你说你,怎么一个电话都不打回来,每年我爸妈都会念叨你几遍。”

此处的爸妈,自然是指沈家二老。

“回北京前我会回家一趟,告诉二老咱们离婚的事,以后你少套近乎。”沈素毫不客气地将二人的关系摆到了明面上,看得出陆迟没有巴结孟朝庭的意思,沈素看看时间,熟稔地邀请陆迟,“去喝杯咖啡?”

“好。”陆迟反应说不出热情,却朝沈素伸出了手,“我帮你提箱子。”

他与记忆里的冷漠大学生一模一样,沈素反倒觉得更亲切了,笑着收起墨镜,托着行李箱径自往前走,“不用,我还没老到连个箱子都拎不动。”

陆迟不置可否,跟了上去。

沈素走了两步忽然觉得脚步声不对,回头一看,傻妹妹竟然还愣在那儿,与孟朝庭侧对着。误会妹妹在与孟朝庭置气,沈素无奈叫她,“走了,我请你们俩喝咖啡。”

一个小她三岁,一个小她六岁,都是孩子。

沈黛犹豫了下,耷拉着眼帘走向二人,抬脚时听到姐姐跟陆迟嘀咕,“这丫头,还是那么呆。”

沈黛脸上发热,故作自然地嗔怪姐姐,“你再说,我不送你了。”

沈素宠溺地挽住了妹妹胳膊。

她无意挡住了陆迟的身影,沈黛轻轻松了口气,到了机场里的咖啡厅,她在落座前小声提出要去卫生间,拎着包包就转了身,准备磨蹭一阵儿再出来。陆迟那人话少,姐姐跟他说不了多长时间的。

到了卫生间,沈黛掏出一张面巾,将令人不适的气味儿拦在外面。

站了十五分钟左右,距离飞机起飞只剩半小时了,就在沈黛犹豫要不要出去看看时,手机响了。

是姐姐的电话。

沈黛忍笑接听。

“你是不是没带纸巾?”沈素劈头盖脸地问,声音不小,伴随着高跟鞋的踩踏声。

沈黛乐了,姐姐这是要去登机了,而且陆迟肯定不在她身边,否则她不会那么说。

“有点肚子疼,你等会儿,我马上过来。”

放好手机,沈黛匆匆往外赶,去送姐姐出发。赶到登机口,果然只看见姐姐一人。

没了陆迟,沈黛恋恋不舍地奔向姐姐,高跟鞋撞击大理石地面,发出动听的响声。

陆迟给司机打完电话从咖啡厅走出来,看到的就是沈黛蓝蝴蝶一样开心跑向沈素的画面。

果然很呆。

沈素也不懂妹妹在高兴什么,她着急进去,在妹妹靠近自己之前指向咖啡厅那边,“陆迟刚从美国回来,住的地方似乎离嘉华苑挺近的,你顺路送他一趟吧,免得他打车回去。对了,记得跟他要电话,回头我请他吃饭。”

故人重逢,陆迟又帮了她,这顿饭说什么都得请。

一口气说完了,沈素直接拖着行李箱去安检了。

沈黛彻底傻了,陆迟竟然还没走?

她转向咖啡厅,一眼望见了穿浅灰衬衫的那道身影,低头摆弄手机,似乎很忙的样子。

沈黛再看向安检口,她那位好姐姐已经不见了踪影。

沈黛垂眸,对着大理石地面思索假装没看到姐姐没听到她那番嘱咐的可能性。

似乎,可行?

做贼心虚,沈黛再次看向陆迟,却见男人不知何时抬起了头,朝她走来了。

这下不可能再装了。

沈黛认了命,长长呼出一口气,决定坦然面对前初恋男友。

都六年了,她也谈过几次恋爱了,有什么好怕他的?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好歹在职场历练了一年,必须面对时,沈黛态度自然地同陆迟打招呼,但目光在他过分出众的脸上停留一瞬就移开了,引路般往外走,“我姐说你住在嘉华苑附近?”

姐姐在北京有两套房子,嘉华苑那一套离东影等影视公司较近,就给她住了。

陆迟淡淡地嗯了声,再次拿出手机,忽然头也不抬地转身,“我去打个电话,你等等。”

说着就朝人少的地方走去。

沈黛有点不高兴,为陆迟使唤司机般的语气。

望着陆迟背对她打电话的身影,沈黛再次想起了她短暂的初恋。

喜欢陆迟,是为他的皮相着迷,真的在一起了,却发现两人恋爱跟没恋爱时毫无差别。她给他发短信,陆迟便回几个字,她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与她幻想的浪漫截然不同,再加上害怕被父母发现,沈黛主动提出分手。

早上上课前发的短信,一整天都没有回复。

下午大雨,陆迟提前给她没课在家休息的父母打电话,说今晚他顺路接她回家,得到感谢后才发短信告诉她。沈黛无法要求不知情的父母雨天赶过来,准备坐公交回去,才出教室,就看见陆迟插着口袋站在走廊里,黑眸越过三三两两的高中生,沉沉地盯着她。

进车时,他将她推到了副驾驶的位子。

一路无话,他认真开车,她扭头看窗外的雨。

快到别墅区,陆迟将车停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平静地问她为何分手。

沈黛撒谎说考试没考好,两人在一起影响了她的学业,她可是高三生。

陆迟的话终于多了点,说他可以一年都不见她,直到她高考结束。

沈黛受不了他的冷淡才分手的,又怎会接受这种怪异的恋爱模式?

她低着脑袋坚持,余光瞥见他手握成拳,有点担心陆迟冲动动粗,他又松开手,握住了方向盘。

车停在了地下室,她低头解安全带,男人忽然抱住了她。

那是陆迟第二次喊她宝宝,低低的,特别的温柔。沈黛没出息地哭了,靠在陆迟离开教学楼后因为替她撑伞被雨水打湿的左肩上,期待他像那次照顾她时说两句让她脸红心跳的话,陆迟却只是嘱咐她好好读书,别再分心。

或许陆迟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她吧?毕竟那时他是大三学生,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陆迟提出在一起,多半也是因为她先亲了他,他碍于两家的关系,不忍心打击她,却冷漠地对她,让她自己识趣。

包包里传来熟悉的短信铃声,沈黛笑笑,往旁边走了两步,拿出手机。

是徐行的短信,约她晚上吃饭,他去楼下接她。

沈黛回了一个“飞吻”的可爱表情。

这才是她理想中的男友,不但要有俊朗的外表,还要对她温柔再温柔,常常陪伴她。

短信发出去,徐行马上飞吻回来,沈黛笑了,见陆迟还在举着手机,她想了想,登录微博小号。

“去送姐姐,偶遇一位几年前的点头之交,还得当回免费司机。”

文字后面配三只可爱的小柴犬doge。

用了五年的小号,已经有了两万多粉丝,微博一发,立即有人点赞,评论也跳出了几条。

沈黛专拣眼熟的看。

家有呆宝:能者多劳,注意安全。

这是徐行。

沈黛笑眼弯弯,见又有五条评论出来,随手点开。

狗咬吕洞宾99:对方帅,是你走运;对方丑,是你活该。

这是她唯一的脑残黑粉,大多时候只是点赞或丢便便,一旦她秀恩爱,对方肯定会出现,专门说些难听的话恶心她。第一次出现昵称是“狗咬吕洞宾”,她拉黑一次他就重新建个小号,拉黑九十八次后,沈黛懒得理他了,他的昵称就停在了“狗咬吕洞宾99”……

好心情没了,沈黛嘟着嘴收起手机,抬头,看见陆迟沉着脸走了过来。

遇到什么麻烦了?

沈黛无聊地猜想,可陆迟的事与她有什么关系?

不满陆迟让她等了这么久,沈黛也不怎么客气地出了大厅。

黛色正浓
黛色正浓
笑佳人/著| 言情| 连载中
《黛色正浓》是作家笑佳人创作。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书中精彩内容: 八月初的北京,阳光灿烂,天气炎热。沈黛刚参加完一场面试,穿了一身浅蓝色ol连衣裙,高级雪纺面料,质地柔软轻薄飘逸,完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