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停止梦游写的小说石头挡着石头番茄小说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1-05-04 17:18     编辑:极品小说
石头挡着石头番茄

小说叫做《石头挡着石头番茄》,是作者停止梦游的小说。本书精彩片段:

作者:停止梦游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石头挡着石头番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石头挡着石头番茄》是作者停止梦游所撰写,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 一个人里都住着每个人心03暗13付爽说服了自己,正视陈维砳不可能喜欢上自己这个事实。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口是心非”,心里想的别人永远看不清,嘴上说的别人又很容易当真。天气变冷后,付爽再也不能穿裙子

《石头挡着石头番茄》 第3章 免费试读

一个人

里都住着

每个人心

03

13

付爽说服了自己,正视陈维砳不可能喜欢上自己这个事实。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口是心非”,心里想的别人永远看不清,嘴上说的别人又很容易当真。

天气变冷后,付爽再也不能穿裙子,不过啦啦队训练时,她们还是统一穿无袖短裙,开着空调练出一身汗。

篮球锦标赛在即,眼看着时间只剩下最后半个月,队里又加强了训练。

晚上其他同学在被窝里煲剧喝奶茶时,付爽就在训练厅和队员们练操,闲暇之余吃点东西果腹,休息没一会儿又被黄然催促着训练。

训练结束,留人下来打扫卫生,今天是付爽和周佳佳打扫。

周佳佳刚擦了几块地板,突然肚子疼了起来,揉着腹部:“付爽,我可能‘大姨妈’来了,肚子好疼。”

付爽在擦地板,看了眼周佳佳突然皱在一块的五官:“那你先回去吧。”

周佳佳扔下抹布去门口穿鞋,临走时跟付爽道谢:“付爽,明儿请你吃饭啊。”

付爽摇摇手,又继续埋头擦地板。

只剩她一个人擦地,付爽忙活了二十分钟才将地板擦得像镜子一样能反光,有点沾沾自喜,拍了张成果图给钱雅兰看。

原本是想等着被夸,钱雅兰却笑眯眯地发来一个表情说:“回家帮妈擦地板。”

付爽立马退出微信聊天框,灰溜溜不回复了。

关上柜式空调,付爽坐门口地上穿鞋,面前的门突然开了,吓她一跳。

付爽抬头,是穿着墨黑毛衣的陈维砳,胳膊里夹了一个旧旧的篮球。

陈维砳在隔壁打球,路过这儿看见了灯,里面没声音,以为是人走了没关灯,没想到一推开,见到了付爽。

“怎么就你一个人?”他朝里望望。

付爽头低着,继续穿自己的鞋,不咸不淡地回他:“打扫卫生,擦地板。”

陈维砳好一阵没跟付爽说过话,那次她被老鼠吓到后,感觉她就很少出现在他视线里了,平时啦啦队训练遇到,也是在远处匆匆看几眼。

付爽收拾着包,从包里掉了半块面包出来,是她排练时吃剩的。

陈维砳看了眼面包,她正准备扔掉。

“你晚上没吃饭?”

“吃了,没吃饱。”付爽突然关了灯,眼前变得漆黑,她背身出来关门,身后就是陈维砳。

陈维砳望了眼这黑漆漆的长廊,后退了几步在那儿等付爽。

付爽锁上训练室的门,转身朝厕所方向走,停在垃圾桶那儿把面包扔了,回头时,陈维砳就在几米之外。

他俩就一起走着,经过器材室门口,陈维砳叫停她:“付爽,等我会儿。”

付爽“哦”了声,靠在走廊墙壁上打开手机刷朋友圈,刷到一条付豪的秀恩爱朋友圈,她大嫂又变了一个人。

付爽不禁低声咒骂:“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似的。”

这话让恰好出来的陈维砳听见了,摸不着头脑地问她:“你在说我?”

付爽茫然地抬头,继而在心里想:你也不差。

“付豪,他发了条秀恩爱的朋友圈。”

陈维砳这回穿上了外套,一件光面的飞行员夹克,嘴里笑着:“怪不得最近找他打游戏半天不吱声。”

付爽好奇:“你还打游戏吗?”

陈维砳点头:“偶尔无聊玩一玩。”

无聊?女朋友在身边还无聊?

两人走出了篮球馆,12月的寒风呼啸吹来,付爽这会儿又饿又冷,想了想转了方向往校园超市走。

陈维砳喊她:“你去哪儿?”

付爽回头:“我好饿,去买桶泡面。”

陈维砳心想:怎么一饿就要吃泡面?

他追上人,拉住她的兜帽:“别吃泡面了,我带你喝粥去。”

付爽“啊”了声:“大晚上喝粥?”

陈维砳冬天晚上打篮球饿了,经常去校外那家百家粥铺喝粥,回来睡觉时身上又暖又轻松。

“谁说晚上不能喝粥了?冬天吃夜宵就适合喝粥。”陈维砳帽子一掀盖她脑袋上。

付爽视线一黑,心想:不喝白不喝。

百家粥铺里,此时零星坐了几桌人,放眼望去都是小情侣,挨坐着腻歪。付爽和陈维砳面对面坐着,陈维砳把菜单递给她:“你点。”

付爽闻了闻店里的味道,粥香浓郁,一目十行扫光了菜单,指着一处:“生滚牛肉窝蛋粥。”

陈维砳嘴角一弯,又勾了几样东西,递给了老板。

陈维砳倒了一杯热水给付爽,顺带瞧了眼她的脸,好像比之前肉乎了一点儿,怪不得晚上会饿,估计就是吃出来的。

东西上来,付爽鼻子猛嗅了一番,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立马盛了一碗牛肉粥。

牛肉粥里有窝溏心蛋,陈维砳把溏心蛋舀给了她,付爽便不客气,筷子戳破嫩滑的蛋皮,看着黄灿灿的蛋液流到了牛肉和粥上,赶紧舀了一勺塞嘴里。

陈维砳刚想提醒付爽,就见付爽把勺从嘴里撤了出来,吐着舌头做表情:“烫死我了。”

她这模样十分滑稽,陈维砳吹了吹粥:“砂锅的,能不烫吗?”

付爽瘪瘪嘴,吹了好几下才吞了这口粥,粥下肚,又暖又舒适。如陈维砳所说,冬天夜里喝粥,再合适不过了。

陈维砳还点了小汤包和笋丁烧卖,付爽一口一个塞嘴里,认为自己毫无机会后,她彻底不在他面前保持形象了,只专注于吃。喝完一碗粥,付爽又舀了一碗。

见陈维砳盯着她看,她解释:“我晚上吃的北食堂的饺子,但他们偷工减料,里面都是白菜。”

陈维砳忍住笑意点头:“那你多吃点。”

付爽心安理得地又舀了一碗,突然想起包里还有陆余的水卡,翻了翻找了出来递给陈维砳。

“你帮我带给陆余吧。”

陈维砳低头一瞧,怪不得陆余这几天洗澡都征用他的卡。

“他的卡怎么在你这儿?”陈维砳将卡塞进了兜里。

付爽淡定地讲述:“前几天我去洗澡的路上发现水卡丢了,正好碰上陆余,他借我的。”

刚说完,店门被推开了,一阵冷风吹来,付爽舀了口粥望去,心跳忽然一顿。

“陈维砳!”

陈维砳瞧着突然冒出来的严亦芸,她脸色黑得和外头的天一样。

严亦芸刚好路过这儿,隔着玻璃门就看见了陈维砳和一个女孩坐在一块,明目张胆的。

严亦芸坐了过来,胳膊挽着陈维砳的胳膊,扫了眼桌上的砂锅,再看着对面人畜无害的女孩:“你大晚上在跟谁喝粥呢?”

付爽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她赶在陈维砳之前开口:“嫂子好。”

严亦芸蒙了,瞧了眼陈维砳,他淡定地看着她说:“付豪的妹妹。”

严亦芸知道付豪,他5月份来过南城找陈维砳玩,陈维砳那天还带了她一道儿。

严亦芸点着脑袋看向付爽:“你也是南体的学生?”

付爽点头,见严亦芸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那目光饱含着对猎物的警觉性,但凡出现一个能私下和陈维砳接触的人,她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想放过一个。

严亦芸摸摸肚子,跟陈维砳撒娇:“宝宝,我饿了。”

陈维砳头皮发麻,瞧了眼付爽。付爽听见后没忍住差点呛到,低头快速喝完碗里的粥。

不做电灯泡,是识时务也是付爽维护自己的自尊,她立马拎包起身:“我吃饱了,先撤了。”

严亦芸心想:还算有眼力见儿。

付爽背上包,匆匆走出了百家粥铺。后面的情形,她没有再多去望一眼,怕多看了那一眼,平添自己心底的酸涩。

走在风中,付爽更加相信命运这种东西,能拥有的都在范围之内,不能拥有的敬而远之。

14

陈维砳在宿舍撸铁,陆余回来的时候,满面春风得意,一直哼着曲儿。

“你又发什么骚?”陈维砳举着哑铃,胳膊上的肌肉偾张有力。

陆余眉飞色舞,过来捏了捏陈维砳性感的肌肉:“饱汉不知饿汉饥。”

陈维砳立马拍开了:“滚。”

陆余刚才和付爽出去吃饭了,他告诉陈维砳后,陈维砳就变了脸。

陆余舒服地靠在电竞椅上打开电脑登录游戏,依然止不住兴奋,和陈维砳嘚瑟:“我就感觉付爽对我有意思,今天她主动喊我吃饭的。”

陈维砳脱了手套,往桌上一丢,转眼看着陆余的后脑勺:“她主动叫你吃饭?你是不是省略了什么?”

陆余回头:“哦,她说我借她水卡,谢谢我。不过我觉得,她做这些无非就是希望和我多相处。”

陈维砳看着陆余这张脸,满脸写着“不要脸”三个字,好笑道:“照照镜子去。”

陆余很听话,桌上就是面镜子,拿起来照照,左看右看都觉得帅得不得了,再望自己几眼唯恐要陷进去。

“真帅。”

陈维砳把他网线一拔,踹了他电竞椅一脚:“别玩了,训练去。”

电脑一黑,陆余惨叫一声回头,陈维砳这家伙已经套上衣服出门了,他赶紧揣着手机跟上。

临近比赛日,最近陈维砳晚上都会训练,严亦芸空闲时便会带朋友来篮球馆给他捧场加油。

上半场结束,陈维砳热得脱了外套,严亦芸接过来放到椅子上,瞥见他放在外套里的手机,嚼着口香糖的嘴巴张了张,犹豫了下还是给掏了出来。

她身边的朋友就是上次给她出主意的室友熊佳珏,她捣捣严亦芸的胳膊:“你干吗呢?”

严亦芸拿了件衣服挡着,朝篮球场上全神贯注打球的陈维砳望去:“查岗呗。”

熊佳珏觉得刺激:“你不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严亦芸瞧她一眼:“最好别有。你知道的,他走在路上就能招蜂引蝶,我不隔段时间查一次,不安心。”

严亦芸自上次分手后就没再碰过他手机,收回目光,按亮了屏幕,输密码时居然提示错误,她心里一惊,觉得肯定有鬼。

“换密码了?”

“肯定有秘密。”严亦芸抬头剜一眼不远处的陈维砳。

“你再试试。”

严亦芸左思右想,试了四次都是错误,最后一次机会,她好好想了一番,输了陈维砳的出生年份。

男人还是很好猜的,果然解了锁,她目光盯着微信图标,有几百条未读消息,点进去大致一览,多数是群消息,又排查出了几个不轨的人。

“陈维砳挺乖啊,基本上不理那些女的。”熊佳珏望过去,都是一些套路搭讪。

严亦芸内心还算满意,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对话框置顶,来了一条新微信。

“刚我和我妈打电话,你妈在我家玩,说让你有空多给她打打电话。”

过了几秒,又来了一条:“别不打啊。”

这口气莫名地不对劲啊,两人之间的关系显然不只是认识这么简单。

“付爽是谁啊?”熊佳珏问。

严亦芸咬着牙,她心里就知道那个付豪的妹妹不是什么善茬,大晚上发微信来叫人给自己妈回电话,他妈妈的手机是摆设吗?非要经过她的口转述?

严亦芸瞧了眼场上的陈维砳,擅自给对面的付爽回了消息。

“别多管闲事!”

付爽在敷面膜,瞧见这行字的时候,五脏六腑巨震,立马坐起身揭了面膜暴躁地投入垃圾桶,在床上猛揉身边的抱枕撒气。

罗曼吓一跳:“你怎么刚敷上就扔了?”

付爽喘着粗气:“我闲的。”

付爽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和钱雅兰一星期要通话三四次,电话里可以随便聊。今儿她打电话回家,碰巧陈维砳妈妈在她家,就开了免提一直聊天。三个女人一台戏不假,付爽愣是聊了半个钟头才上床敷面膜。姜阿姨说羡慕钱雅兰有个贴心小棉袄,时不时给她打电话,不像自己家那个,半个月才来一次电话,完成任务似的。钱雅兰说付豪也是半斤八两,彼此彼此,来电话一般就是缺钱。果真儿子都是小没良心的,所以姜阿姨就让付爽训练时看到他带个话,让他长点心。

付爽哪里想多管闲事,她现在对他都是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能不见就不见,可长辈发了话,她就例行公事发一条吧。

她气得把手机一丢,擦干净脸倒头盖上被子就睡了。

严亦芸见对面的付爽许久不回一句话,心里特爽,把她的对话框左移删除了,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手机塞回了陈维砳的衣服口袋里。

15

陈维砳的那条回复还是给了付爽一记沉重打击,连日来,她望见陈维砳扭头就走。可该来的躲不掉,省高校篮球锦标赛就在眼前,付爽和啦啦队队员在训练室化好团体妆后,裹着羽绒服一一排好队上大巴车。

大巴车上,篮球部的队员们已经各自入座,全都竖着耳朵在听教练吩咐,啦啦队上来后,教练才暂停,让她们找位置坐。

周佳佳拉着付爽往后坐,付爽瞧见陆余在对她招手,他边上就是陈维砳,正若无其事地望着她。

看到陈维砳那张脸,她就想到他说的那句别多管闲事,于是从周佳佳手里抽出了胳膊,就近坐在了前排,教练的隔壁。

没人和付爽坐,大家纷纷坐好后,司机师傅才开车出发。

陆余招着的手尴尬地收了回来,摸着后脑勺:“付爽这是怎么了?”

陈维砳也不知道。

陆余苦思冥想,以前他俩见到总会打声招呼,难道是他欲擒故纵,让人家感觉他猜不透了?还是她身体不适?

陆余掏出手机给付爽发了一条微信。

付爽靠在软背上休息,耳机里的音乐声中多了提示音,掏出手机一看。

“你身体不舒服?”

付爽回过去:“没有。”

陆余看过一个段子,女生说不要,那就是要;说没有,那就是有;说好,那就是不好;说不好,那一定是不好。

照这种情况来看,付爽一定身体不舒服。

陆余跟陈维砳耳语:“你家严亦芸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你怎么哄啊?”

陈维砳闭目养神间,突然听见陆余问话,立马睁开眼睛瞧他。

陈维砳抿抿嘴,给他支招儿:“多喝热水。”

陆余总感觉这是陷阱,不过还是给付爽发了过去。

付爽看到后,在心里摇头,回了一句谢谢后,不再搭理陆余。

陆余看着这句谢谢,心想完了,拖拖拉拉这么久也没摊牌,她不会对他失望了吧?

陆余正想再问陈维砳女生生气了怎么哄,陈维砳就被教练叫走了。

陈维砳走到教练身边,视线拉近,付爽的身影就在余光里,她头上戴着羽绒服帽子。

他坐在付爽旁边的座位上,听教练说话。

付爽正闭着眼睛听音乐,感觉到有人坐了过来,掀了下帽檐去看,发现是陈维砳,转而又扭回头,把音乐声调大了些。

教练和陈维砳说了一会儿比赛注意事项,陈维砳头脑灵活,临场应变能力强,教练在队里最喜欢的就是他。

付爽沉浸在摇滚音乐里,忽然声音弱了一半下去。她撇头望,自己左耳的耳机被陈维砳抓在手中。

陈维砳瞧着她亮晶晶的眼睛:“你身体不舒服?”

付爽想他大概是看见了陆余和她的聊天,摇摇头。

陈维砳把耳机递给她:“太吵了,调低点。”

这句太吵了杀伤力不亚于多管闲事,里里外外透露着付爽的狗拿耗子行为,以及制造噪音的嫌疑。在陈维砳眼里,她现在一无是处,可能连她的呼吸都让他生理不适。

她按捺自己的脾气,拿回耳机调小了音量,又扭回了头,彻底看着窗外移动的街道,不再看他。

陈维砳也摸不清她这是怎么了,可能是“大姨妈”来了?心情不好摇滚音乐还能解压?他第一次见到听摇滚乐将耳机音量开到最大的,也不怕耳朵受不住。

南城市中心体育馆,各大赛区的代表学校已抵达就位,正在角逐决赛名额。

馆内座无虚席,基本上都是这次参赛队自带的亲友团,每个人手上都有大大小小的横幅。

付爽和队员进馆时,已经有啦啦队在热身,馆内的气氛被啦啦队调动,热闹喧天。

比赛五天才能结束,决赛阶段的队伍有8支,分两组进行单循环。南体比赛的时间就在四点,距离开场不足半小时。

前两支队伍刚比赛完,正在候场区,付爽瞧过去,教练在和对方的教练打招呼,球员之间似乎都相识,私下里没有很仇敌的气氛。

先前在馆内热身的啦啦队伍是南师的,她们结束后,距离开场仅剩十分钟,黄然去了工作人员那儿一趟,回来后拍拍手示意大家起身。

篮球赛场上,篮球队员没有上场前,啦啦队是篮球场上最为瞩目的焦点,她们的存在一方面为比赛助威呐喊,另一方面也为了不让篮球赛馆气氛冷下来。

除了球员和啦啦队员,坐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都裹着大衣羽绒服。付爽脱下羽绒服那刻,汗毛竖起,她摸了摸,紧跟在队员后面小跑去了赛场中央。

黄然为这次比赛设计了好几种新舞,所以上场时,她手里拿了一个篮球顶在指间转圈,花式转球吸引了台上的观众,瞬间口哨声一片。付爽望去,是南体的亲友团,表现力超群。

篮球向上一抛,黄然优雅地转了一个圈,下一位紧接着跟上来用背部滚动篮球,一个接力一个,只见篮球像长了腿似的攀岩在啦啦队员的肩背之上,像波浪般起伏着。

付爽接到球后,用力向上一抛,待篮球落下,从她的指尖沿着肩胛骨滚动到另一处指尖抱住,再小跑在球场之上,朝篮筐的方向奔去,轻盈一跃,精准地投进篮筐之中。

看台上一片鼓掌喝彩声,而赛场上的啦啦队已经重新整合队伍,在瞬息变换的音乐中,从腰间抽出丝带缠于腕间,改变舞蹈风格,加入了高踢腿动作。一时间,馆内中心只见一溜大长腿和反向遨游在空中的丝带。

南体和南师的球员队伍已经准备入场,入口那儿,陈维砳叉腰看着场上活力四射的啦啦队员们,目光停在付爽身上。先前瞧见她投篮成功,他还被惊到,这会儿看她精气神十足地舞动着身姿,不像半点身体不适的模样。

陆余突然靠过来,胳膊搭在他肩头,紧盯着一处:“陈维砳,等南体这场决赛打赢了,我就开始追付爽。”

陈维砳扭了下肩,陆余的胳膊顺势掉了下来,他再次望向赛场中心,付爽小跑在队伍末尾下了场,裙摆飘动,摄人心魄。

16

这场比赛一个半小时,中场休息十五分钟,中场叫停时,双方球员纷纷回到自家球场位置,窝在一块听教练分析战术。

付爽看得津津有味,无论是从电视上看明星对决,还是学校里的篮球赛,她都全神贯注。她对篮球比赛的喜爱程度仅次于喜欢陈维砳,很大意义上,陈维砳是导致她爱看篮球赛的致命原因。

南师的实力不容小觑,可对方小前锋位置的球员太过急功近利,因为南体的不断压分,南师队内球员开始混乱。付爽望去,对面的教练一直在扶着额头。

这场比赛或许在刚开始时就已经看到了结局,南体毫无疑问以胜出25分的成绩碾压南师。

单循环比赛的原因,南体在明后天还需要对决其他球队,眼前的胜利非最终胜利,球员脸上不见沾沾自喜,更多的是平常心态。

陈维砳下场,教练拍拍他的肩,小小地鼓励了他们一番。

付爽望过去,陈维砳在喝水,高仰着脖子,驼峰一样的喉结一上一下,险些突破表皮,男性魅力在篮球馆内的灯光下夺目抢眼。

他喝得太急,脖子上都是水痕,刚平视转头,付爽赶快移走了目光,定定地看着前方疏散的人群。

经过几轮单循环比赛,最终角逐出4支队伍参加交叉赛分出胜负队。

南体在交叉赛中战胜对方球队,参加决赛角逐一二三名。

决赛当天是新一年的元旦之日,南城的街头巷尾挂满了红色的吉祥之物,恭祝新年伊始。

付爽再次坐上了这辆前往比赛场地的大巴车,一路望着街外喜庆的景色流连忘返。如果今天不用来比赛,她就能和室友们好好逛街,在异地过一个元旦。可转而想到今天非比往常,如果让她选择,她还是会选比赛。

下车时,走在前头的陆余突然转回身,付爽急刹车,抬头看见陆余眼神亮晶晶地看着她。

“付爽,今天比赛完,我有话跟你说。”

走在前面的陈维砳回过头,看见他们一高一低面对面站着,付爽化着精致夺目的妆容,正毫无波澜地点着头。

这场决赛中,南体遇到了南城航空大学的球队竞争一二名,南航的个个身体素质过硬,不亚于南体的体育生。

各支啦啦队下场后,比赛开始。

第一小节比赛中,南体率先获得球权,8号球员陈维砳快攻率先进篮,获得两分。

南体啦啦队齐声高呼加油,付爽也不吝啬,挥着花球给他们喝彩。

陆余是6号,接着在篮板下再次进攻,一跃起跳,又得分。

比赛才刚开始,但南体占领了绝佳时机,在第一小节的比赛中领先比分。十分钟结束后,双方休息,两队球员集合听从教练分析战术,抑或调整战术。

第二小节比赛中,南航球队果真调整了战术。在南体进攻时,南航10号球员在线外三分球进篮,获得半边场地的喝彩。

付爽紧握着拳头,目光锁在南体球员身上,陈维砳向陆余招手,两人眼神交汇后,陆余快速从对方球员手中抢断夺球,快攻进篮。

馆内一下沸腾起来,双方球员更加专注于进攻,终于以陈维砳的再一次进球和罚球命中,拉开了比分差距。

第三小节比赛中,战况胶着,南体球员犯规,南航获得罚球一次,咬紧了比分,在口哨响起之前,追平了比分。

比分被追平,南体的亲友团都为南体捏了一把汗。

付爽望着陈维砳,他依旧那副泰然的表情,好像大难临头也不会怕一下。这是真实的陈维砳,哪怕是面对失败,他也会欣然接受。可付爽心里认知的陈维砳,是不会让自己输掉比赛的。

啦啦队暖场后,付爽再次坐在位置上紧盯战况。

第四小节比赛,是决胜的十分钟。付爽僵直着身子坐在那儿,一会儿看着赛场战况,一会儿看着荧幕的计时表。

白热化的五分钟后,南体将比分差距扩大到安全范围之内,陈维砳大汗淋漓,在上一球中乘胜追击,旋风速度再次灌篮进球,凭一人之力生生攻破对方的防守。

付爽心想他应该很累,教练陆续换了替补上来,却一直没有换他,他不停地在争分夺秒中进球,每一次瞟时间和比分,都是在计算衡量。

南航队内开了短暂的战术会,再进攻时,陈维砳被对方三名球员围住严防死守。付爽心里骂了一句,狠跺了一脚,把边上的周佳佳看愣住了。

“怎么了?”

付爽哼了一声。

最后三分钟,南航成功地守住了陈维砳的进攻,多次进球,拉小了比分差距。

陈维砳的呼吸急促,汗咸涩了眼睛,他揪着球衣擦拭了一下,扫过计时表时,望见了座位上的付爽。不知是不是他看错了,付爽的嘴巴微微嗫嚅了两下,很像很多年前,她在学校篮球场台阶上说的加油两字。

他只望了一秒钟,立马进入比赛。在南航队员起跳投篮获得一分后,他迅速冲破多人防守,在线外起跳进了一记三分球。

南航球员抹了把汗,一阵欢呼声中,南体全员高度配合,发挥各自优势,陈维砳仍然被当作主要防守对象,但似乎已经没人能挡住他的进攻,临结束前一秒,他一跃而上,灌篮进球,将比分终止在56比47。

尘埃落定那刻,付爽跟随啦啦队员们欣喜若狂地挥着手边的花球。她就知道陈维砳不会输,她看过他打了那么多场比赛,几乎所向披靡,他是她心中的科比,无人可替代。

颁奖拍照时,付爽转身放下花球,忽然感觉有人在望着她。她斜眼望去,一直坐在观众席前排的严亦芸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目光犀利,仿佛已经洞穿了一切。

付爽收回目光,面不改色地跟着啦啦队站在南体球员后方,照了一张集体大合照。

17

球队获得第一,又正值元旦,教练早就订好了酒店聚餐。

观众席散尽后,南体篮球部的团队才从馆内出来。

馆内灯火通明,馆外却早已夜色如墨,停车场的大巴车亮着车灯,迎面照着他们缓缓走来。

虽然他们打了一下午,但不见疲乏之色,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寒风吹不散,黑夜遮不住。

付爽走在队尾,瞧着前方的陈维砳和严亦芸,严亦芸一直挽着他的胳膊,被教练调侃年轻真好。

队内一片哄笑声,付爽目光四处瞧瞧,不只是他们,队内的几对情侣都手挽手走在一块。她正走神间,陆余突然转身跑了过来,胳膊搭在她肩上。

“付爽,我们赢了。”

付爽笑了笑:“我知道啊。”

陆余很高兴,赢了,他得奖励自己追付爽。

周佳佳招呼付爽过去,付爽便赶紧小跑去了周佳佳身边,留陆余一直看着她,在夜风和灯光中越发得意。

教练订了一个大包厢,能容纳两桌。付爽和周佳佳上来得晚,坐的那一桌里只有啦啦队员。

她下午也耗费了一些体力,一口水没顾上喝,坐上后赶紧喝了两杯水润嗓子。菜上来后,大家没着急忙慌吃,先起立都举了一杯酒庆祝。

付爽回头望去,陈维砳的胳膊搭在严亦芸肩上,那感觉像是新郎和新娘在敬酒,她瞧了眼又扭回了头,一口干了杯里的酒。

周佳佳夸她好酒量,但她没好肚量,喝了两杯后,忙下桌去洗手间。

严亦芸瞧着付爽出了包厢,也跟了出去,看见付爽进了洗手间后,她便也进去,在付爽隔壁间开始打电话。

于是付爽就听见一阵耳熟的声音从隔壁传来,刚开始还很正常,忽然话锋一转,听得付爽屏息静神。

“……他打完比赛后,好多女的来找他要微信,不过我在他身边,他直接说有女朋友,真的非常乖。虽然他乖吧,但也架不住有些女的居心不良。你问我谁啊?多着呢,我都一个个看在眼里,她们也不照照镜子瞧瞧自己几斤几两重,敢惦记陈维砳?她们其实也算不上威胁,因为陈维砳压根儿瞧不上她们。以前不会,以后也更加不会。”

以前不会,以后也更加不会,时间可以证明论证,付爽觉得此刻身处在这里的自己,已经毫无颜面存在。

严亦芸的话声又再次响起:“晚上不回宿舍,我要和他过个甜蜜的元旦夜。”

严亦芸挂完电话后,朝鸦雀无声的隔壁翻了一个白眼,冲马桶推门出了洗手间。

付爽低着头,颤抖着叹出胸腔内的郁气,她何来难过一说。冲完马桶,她安然地走出来,像任何事都没发生过那样,洗干净手回了包厢。

严亦芸一直注意着付爽的一举一动,却在她脸上瞧不出一丝端倪。

聚餐结束,回学校的都纷纷上了大巴车,不回校过节的手挽手走了,只剩下四个人站在酒店外。

陆余把付爽堵住:“付爽,咱们再去看个电影吧。”

付爽疑惑:“这会儿还有票吗?”

陆余点头:“有,我先前已经买了,看喜剧怎么样?”

付爽心想:买了还问怎么样?马后炮呢?

付爽点头:“好。”

另一对。

严亦芸滑着手机问陈维砳:“我们走吧。”

陈维砳扬扬眉:“去干吗?”

严亦芸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今天元旦哎,我想让你陪我过节。”

陈维砳答应她:“那我也陪你看电影吧。”

陆余回头,推了下陈维砳:“你俩该干吗干吗去。”

陈维砳给了他一脚踹屁股上:“滚蛋。”

严亦芸瞧了眼付爽,她正看着前方,对他们的交谈置若罔闻。

“看什么电影啊,让你陪也不陪!”严亦芸甩了他胳膊。

他下午刚打完比赛,现在最想做的其实就是回去睡觉。

陈维砳只好追上来哄她:“今天太累了。”

严亦芸妥协了。

赶在电影售票截止前,陈维砳也买了两张。

元旦看电影,形同沸水锅里下饺子,电影院出来一批,又进去一批。

他们买的位置都不好,在最边上的前后两排。付爽拿着爆米花和可乐,一来就找到了位置,坐在了里面,让陆余坐在宽敞的外座。

他们正后方两个座位上是陈维砳和严亦芸,相同的方位坐着。

刚坐下,电影就开始了。

喜剧片的好处,就是几乎都在欢笑声中度过,付爽和陆余分着一桶爆米花,笑声不断地从他们口中冒出,在电影院里尤为突出。

付爽赶紧捂上嘴巴,静静地观赏电影。

严亦芸坐在后方,她身旁的陈维砳一言不发,打篮球专注不在意她,看电影还是默不作声,连笑点都不在同一高度上。

她笑时,他不笑;他笑时,她压根儿不想笑。

陈维砳揉了揉酸胀的脖子,目光稍低,看清了黑暗中的付爽。她的侧脸安安静静,隔一会儿才捏一粒爆米花塞嘴里,看到好笑的片段时,眯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那束光中尤为清晰地颤抖着。

陆余拍拍付爽,付爽便扭头看着他。

“我可乐喝完了。”

付爽一愣,见他伸着手:“你的给我喝吧。”

付爽这会儿才觉得口渴,但陆余已经拿走可乐将吸管塞进了嘴里,感觉到不对劲。

“付爽,你怎么把吸管嚼得稀巴烂?”陆余震惊。

付爽龇着牙,跟陆余说:“要不你换你的吸管吧。”

陆余本来想撩一把,结果闹出了事故,被咬得稀巴烂的吸管根本吸不到可乐,他只好插上自己那根。

陈维砳将这幕尽收眼底,笑了笑收回目光,继续看电影。

严亦芸从头到尾观察着陈维砳,她心里的怒火可以燎原,手心捏碎了爆米花,盯着前方的付爽眼冒冷箭。

18

打车回学校,陆余坐到了前座,严亦芸特地坐在中间,隔着付爽和陈维砳。

冬夜里凉,司机师傅开了空调,付爽靠在左侧滑着手机玩,完全无视旁边的严亦芸。

严亦芸靠在陈维砳胸膛上,挠着他:“我冷。”

陈维砳都快热出汗了,她居然冷,于是搂紧了点。

付爽突然接到了刘敏的语音电话,赶紧戴耳机接通。

安静的车厢内,响起付爽的声音:“我才看完电影,现在打车回学校。”

刘敏也才刚回宿舍,好奇地问她:“跟谁出去的啊?”

付爽如实说:“陆余、陈维砳,还有他的女朋友。”

严亦芸听见,稍稍回过头看着付爽。

刘敏“啊”了一声:“你找虐呢?”

付爽耳朵深受其害,还得忍着,笑说:“电影还不错,推荐你看。”

刘敏心想:读什么新闻,读表演专业算了。

“那个陆余和你发展到哪步了?”

付爽暗自头疼:“我下个月才期末考,还早呢。”

刘敏哈哈大笑:“你逗死我了,我知道了。”

付爽快速跟她结束了通话,拔下耳机后,她朝身边看一眼。

严亦芸正望着付爽,她靠在陈维砳怀中,脸上的表情透露着她的得意与炫耀。

付爽淡淡地回正目光,缠着耳机线塞进了包中。

下车后,陆余和付爽走在最前方,严亦芸和陈维砳跟在身后。

路过凉亭时,陆余拉住付爽,拽到了凉亭里。

凉亭没灯光,付爽四处望望,遍布草木灌丛,冬风吹在脚底,掀起一片凉意。

陈维砳朝凉亭看去,付爽正仰头看着陆余,他只能看得到轮廓。

严亦芸拉他走了,行至宿舍门口时,严亦芸甩了他胳膊:“陈维砳,说你爱我。”

陈维砳咳嗽了声,望着严亦芸严肃的脸,听话地说:“我爱你。”

严亦芸听在耳里,觉得像喝一杯凉白开那样毫无惊喜。她心里的怒火快要爆发了,朝他吼着:“你根本不爱我!”

她吼得上方的宿舍纷纷关上窗户,陈维砳抬头瞧了眼,又低头看着她,分外平静:“你怎么了?”

他不想吵架。

以往她对他吼,他很少这样平静,她觉得还不如吵一架。

“陈维砳,不要把我当傻子。”

“你有话就直说。”陈维砳手插兜里。

严亦芸冷笑了声:“你当我不知道?你心思游离的时候,别人发现不了,我能发现。我让你发誓,离那个付爽远点,顺便把联系方式都删了。”

她咄咄逼人,让陈维砳很无语,直接递手机给她:“你想删谁就删谁吧,但我告诉你,我还是会加回来。”

“为什么?”她叫着。

“我为什么要删她?”陈维砳振振有词。

严亦芸的胸口急促地起伏着:“因为我不喜欢她。你要是在乎我,就自己删了她,你要是不删,我就跟你分手。”

又是这套。

陈维砳知道她多疑,他主动把手机调到微信界面递给她看:“我跟她不常联系,就是偶尔会在训练场碰到,你自己看。”

陈维砳上下滑了几次也没发现付爽的微信框,正疑惑时,严亦芸一把抢过了手机。

“男人想出轨时,千方百计掩藏。陈维砳,我要你当面删光她的所有联系方式。”她字句铿锵有力,又将手机递给他。

陈维砳已经不想说话,他对于严亦芸在恋爱中几次三番地怀疑已经疲乏,此时他机械地当着她的面将付爽的所有联系方式删光了。

严亦芸露出了得逞恣意的笑容,还想上来抱他。

可陈维砳后退了一步:“你高兴了?严亦芸,你要是不相信我,打一开始就别招惹我,不会有下一次了。”

他扭头走了,消失在黑夜中,严亦芸望去,仿佛他背影都带着怒火,隐隐烧着这片黑暗。

付爽打了一个喷嚏,见陆余在漆黑中开口:“付爽,咱俩也认识小半年了。”

付爽点头,大概知道陆余要干吗。

“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陆余笑了笑。

付爽错愕的脸藏在黑夜里,原来陆余认为她喜欢他啊,她不禁有点想笑,扯着嘴安静地笑着。

“咱俩第一次看电影,我就觉得你很有趣,和你聊天很舒服,而且你长得也挺漂亮。”

付爽挠挠额头:“你很阳光,人缘也好,陆余,我其实……”

陆余打断她:“我知道,你其实一直忍着不告诉我你喜欢我,这种事肯定要让男生做,又不是人人都是陈维砳,你说对吧?”

她竟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他是否对,迟疑了会儿,陆余突然抱住她:“付爽,是我迟疑得久了点,你以后不用找借口接近我,咱俩以后正大光明地交往。”

付爽满头问号砸来,再次发觉陆余这个直男简直如钢铁一般,如假包换。

付爽推开他的怀抱,抬头望着他,真心地说:“陆余,我没有找过借口接近你,我和你相处一直都是正大光明的。”

陆余点头:“对,我们早该在一起。”

付爽扶额,咳嗽声低了头:“我觉得大家还是做朋友吧。”

陆余“啊”了声,咽了口口水怀疑自己听错了。

“付爽,你不喜欢我啊?”

付爽点头:“陆余,我们相处的时候,我感觉更像是朋友之间的快乐。你觉得呢?”

陆余低头思索,他心里小鹿乱撞基本上是因为看到付爽跳啦啦舞的模样,而从相处来看,他的确跟她之间处得像朋友那样舒适,除了搭肩之外,只有刚才那个拥抱比较越线。

“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我。”陆余丧气。

付爽笑了笑:“你挺招人喜欢的,我说不定以后会喜欢你。”

陆余尴尬地笑着:“那你别告诉别人,不然我会特没面子。”

付爽左顾右盼,一个人都没有,这事只会烂肚子里,点头答应了他。

陆余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连夜打了一把游戏又变精神了。他晚上仔细想了一番,真正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

陈维砳躺在床上,他脑中空白,睡着后,只有记忆深处的时光回荡在脑海,貌似只有做小孩子才会无忧无虑。

付爽腰酸背疼地躺在床上,她叹了一声气在夜里显得绵长蜿蜒,她觉得自己太笨了,接受陆余,去尝试将心底的人置换,可能才是她的唯一出路。

谁知道呢?她累了,倒头就睡着了。

梦里,重回了那一年,付豪带朋友回家玩,她盯着眼前长得漂亮到让人惊愕的小男孩呆住了,从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石头挡着石头番茄
石头挡着石头番茄
停止梦游/著| 言情| 连载中
热门小说《石头挡着石头番茄》是作者停止梦游所撰写,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 一个人里都住着每个人心03暗13付爽说服了自己,正视陈维砳不可能喜欢上自己这个事实。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口是心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