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作者为夜夜熬鹰的小说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2-01-13 16:00     编辑:极品小说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

夜夜熬鹰_写的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_这本书,看的感人至深,人物描写贴近现实,文笔细腻,结尾差点热泪盈眶,非常喜欢的一本书。

作者:夜夜熬鹰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 小说介绍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男女主角(铁军铁花)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夜夜熬鹰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第16章研究半天,卸车装车,遗撒的煤块很少,很多还都被车或者人碾碎,铁军终于绝望的叹了口气。“唉!这要捡满不纯属扯淡吗?”“咳咳咳,小伙子,家里困难咋地?年纪轻轻,跟我们这些老骨头抢个什么劲啊!”一个老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 第3章 免费试读

第16章

研究半天,卸车装车,遗撒的煤块很少,很多还都被车或者人碾碎,铁军终于绝望的叹了口气。

“唉!这要捡满不纯属扯淡吗?”

“咳咳咳,小伙子,家里困难咋地?年纪轻轻,跟我们这些老骨头抢个什么劲啊!”

一个老头咳嗽着蹲到铁军面前,没有门牙的嘴,看着黑乎乎的挺吓人,铁军不由往后躲了躲。

看来,这些老头老太太也有组织啊,新人入场,还得通过审查才行,难怪大壮不愿意来呢!

“家住哪呀,小伙?”

“重机厂家属院!”

“哦,那你得管我叫爹!”

“呵呵,那行,你不怕降辈啊?”

“降辈?老子才45,降屁辈!”

铁军差点没坐地上,45岁的心,70岁的身体,这尼玛是不是也算种穿越?

“老子也是重机的,吊车上掉下来了,啪叽,摔床子上了,满口牙干掉一半,这玩意也短一截!”

老头拍拍左腿,铁军跟着看过去,才发现老头的左腿至膝盖以下是空的,敢情人家是单腿蹲着和他说话呢!

“爹,你起来吧,别蹲着了,坐我筐上,放心,一会我匀你半筐!”

铁军表现的很会来事,扶起45岁的老头,请他进筐,老头摆摆手。

“哈哈哈,逗你玩呢,我可不敢当研究生的爹,你是铁家老大吧?”

“嗯,你认识我爸?”

“这不废话嘛,你爹是咱重机的一杆旗,不认识厂长不新鲜,不认识老铁肯定不是咱重机的人!”

老爹有这么大的名头,铁军有点意外,实在没法想象,老头说的是自己那个像炸药包的暴躁老爹。

“那我叫你叔吧!叔,你贵姓啊?”

“咋地,回家跟你爹汇报去啊?”

“没,我没那么欠,再说了,他也管不着你啊!”

“哈哈哈,还是年轻,你不了解我们这代人啊!小子,飞的再远,也别忘了家乡,忘了咱重机!”

老头起身,蹦着去了卸煤的车皮边,没人撵他,好几锹煤块子冲他扔了过来,老头跪下磕了个头,开始往筐里划拉煤。

“车走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群立即成扇形扑了过去,夹子、棍子、铲子,有的手脚并用,二丫蹲在一个小煤堆上往筐里划拉,小脸兴奋的像中了五百万。

“那边也卸车了!”

有人喊了一声,外围十几个人瞬间冲到另一个站台上,人分流了,筐里的煤块明显见涨。

又一拨战斗结束,二丫抱着筐冲铁军笑,黑黢黢的脸上露出一排小白牙,铁军拢起袖子给妹妹擦脸。

“哥,不擦,等干完活再擦!”

“喂,快看,金老板来了!”

铁军和二丫跟着抬头看,“哥,能早回家了!”二丫很兴奋,铁军没明白。

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人一跳,上了一卷钢板上,举起手喊道:“大爷,大娘,大门外,快捡了回家吧!”

“谢谢金老板!”

“好人好报,金老板长命百岁!”

......

“谢谢叔叔!”

二丫拉着铁军过去,笑着喊了一声,这人看见二丫,跳下钢板。

“呦,铁梅姑娘,考到哪去了?”

“人大!”

“呦,重点啊,叔恭喜你了,这位是?”

“叔,这是我大哥,在北京读研呢!”

“哦,你好你好,我叫金满堂,在热电上班!”

“你好金叔,我叫铁军。”

“嗯,真难为你们这俩大学生了,唉!行了,先去装煤,一会再唠!”

金满堂拍拍铁军的肩膀,往大门外指了指。

哥俩背着筐往外面走去,等离的远了,铁军问道:“二丫,你跟这人很熟吗?”

“来这捡煤的跟他都熟,差不多一个星期能见到一次,哥,一会再说,先捡煤!”

铁军没再问,因为前面打起来了,铁军是唯一的年轻男人,赶忙跑过去拉架。

别看铁军瘦,劲可不小,两个扭打在一起的老头,被他一把就拉开了。

“这俩老东西不要脸,专挑金老板来时候抢煤,看他俩,占了多大一堆。”

两个老头脚下是一堆煤,旁边还有几个大麻袋和大板锹,装备都和别人不一样。

铁军第一次来,不好直接批谁不批谁,正好那个45的叔也在,铁军拿眼看向他。

“本来都是苦命人,好心人施恩大家都有份,可他俩却是站前旅社和浴池的老板,这就两说了。”

老头叔开口了,原来知道那俩老头的底细,看来早引起了捡煤团的关注。

“别胡说,我俩是车站后面,那片土房的困难户......”

“我呸,还要脸不要,我在那住了十多年了,咋没见过你,你可真敢说!”

“就是,谁都不好意思说你俩,还越来越不要脸了,你俩看看有人占煤吗?”

“看,这个老东西把我挠的!”

一堆老头开始声讨,惹起众怒这事就不好办了,都是上了年纪的,铁军还真没法出头,再说了,自己算那根葱啊!

“小伙子,你帮我们看着他俩,你那筐我们负责装满!”

一个老太太呸了一口,开始给铁军安排任务,没等铁军表态,金满堂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你们放心装,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要脸!”

金满堂还没走过来,那两个老头撒丫子就跑,板锹也不要了,人群立刻欢呼起来,笑声一片。

铁军回头瞅瞅,金满堂笑着停下脚步,远远冲大家摆摆手,示意赶紧装煤。

“哥,干活吧!”

二丫说完,冲到煤堆边上,伸手帮那两个奶奶装,咯咯咯的笑声传出去老远。

金满堂听见二丫的笑声,脸上同样浮现笑容,远远看着二丫忙碌的身影,喃喃自语。

“儿子,好眼光,爸爸这关过了,多好的姑娘啊,不娶进咱金家,瞅你妈咋收拾你!”

单纯而又善良的二丫不知道,眼前这个金叔,是热电巨头,而他的独子,却是自己的班主任金晖。

金晖24岁,教语文,年轻帅气,写得一手漂亮的粉笔字,磁性的声音,更迷倒了不知多少怀春少女的心。

而他,却无法自拔的爱上了自己的学生,铁梅,说起来很可笑,拨动金晖的心,就因为高一的一场大雨。

那年金晖22,九中最年轻的班主任,最骄傲的电台**播音,提起《夜雨知心》,没人能忘记那温暖的解心人。

那年铁梅17,蹦蹦跳跳的洋娃娃,惹了祸会抽着鼻子,甜甜糯糯的说声对不起哦,我错了。

那天,铁梅坐在窗边,突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从天而降,门口卖冰棍的老太太吓傻了,任凭大雨把自己浇透。

同学们幸灾乐祸的调侃着老太太,铁梅拿起雨伞就冲了出去,一头撞翻,抱着卷子刚进教室的金晖。

莫名其妙的金晖很恼火,自己的光辉形象,就这么被这个疯丫头撞的稀碎,暴怒之下起身就追了出去。

下冒烟的大雨,金晖还是第一次见到,站在教学楼门口,他害怕了,不敢往外跑。

铁梅把伞给了老太太,自己蹲在地上,抢救那些用纸包起来的冰棍,老太太拉不动倔强的铁梅,徒劳的抹着眼泪。

直到小车推进锅炉房,铁梅才咧嘴笑了,而远处金晖的怒火,也被崩起的雨点浇灭,他脸红了,冲进雨中,冲进锅炉房。

“老师,对不起哦,把你撞倒了!”

铁梅很害怕这个年轻的班主任,尤其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看多了,就会做不好的梦。

就这么简单,铁梅钻进了金晖的心,生根发芽。越偷偷观察铁梅,金晖越是心伤,刺痛,和一声声午夜叹息!

师生恋,在这个年代,还不能被社会接受,金晖把爱藏在心里,懵懂的二丫只知道金晖对她好,回报就是更加用功。

拿到二丫录取通知书这天,金家先举行了升学宴,就仨人,金家三口,金晖变回了无助的幼童,哭着说要去北京。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暮暮朝朝?儿子,不经历离合,不尝尽思念的苦,你不会知道什么是刻骨铭心!”

同样是教师的金母,轻轻说了一句话,金晖不说话,走到墙边,摘下小提琴,拉起了《梁祝》。

今天,铁梅要去学校取通知书,现在,还在这抢煤。

半小时后,一车煤被分的干干净净,二丫坐在满筐煤上,铁军帮他那45岁的叔装车。

“大刘,这个也给你,俺老光棍一个,烧不了多少。”

一个鼓溜溜的破袋子扔上车,一个老头拍了大刘一下,扭头走了,铁军也知道这个叔叔姓刘了。

“刘叔,你这三轮车挺洋气的,不便宜吧?”

“那当然,众工牌的,全国独一份,看这接口,再看这钢板,纯手工的!”

铁军低头看了看,心里明白了,也不点破,用绳子帮他捆好车,和另外两个老头把他推上路。

“今天早啊,回去还能帮媳妇出摊,老哥几个,晚上上我那喝酒!”

“行啊,一人一个菜,酒你管,北大仓就行!”

“没毛病,再让你们弟妹摊几张煎饼,多放辣椒,哈哈哈!”

笑声中,大刘迎着朝阳摇动了三轮车,铁军能感觉到他的笑声是那么纯粹,那么幸福!

直到三轮融入朝阳,铁军才回身来找妹妹。

“二丫啊,我跟刘奶奶轮班给你织了件坎肩,送你的大学礼物!”

“李奶奶,我......我......”

李奶奶从一个布袋子里,拿出一个布包,二丫要上手推,被刘奶奶拦下。

“手太黑了,回家再看,我们老姐俩也没钱,好东西送不起。”

“奶奶,我收下就是了,你别哭啊,看我也没法给你擦!”

看到老太太哭了,二丫黑黑的小手拿着布包,有点不知所措,铁军站在一边不忍心打扰他们。

“奶奶高兴呢,你看你这孩子,画火车道呢,呵呵呵!”

二丫亮亮的大眼睛流下两行泪,冲开脸上的煤灰,还真像平行的铁轨。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
夜夜熬鹰/著| 都市生活| 已完结
重生1990之家和万事兴男女主角(铁军铁花)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夜夜熬鹰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铁军是个好人,也挺窝囊,挺硬气一名字,愣怂了一辈子。家里穷,孩子多,铁军又是老大,秉承长子如父的传统,操了一辈子心,却没落下半点好。看铁军重生1990,如何改变窝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