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爆款小说紫晓《寒门宠后》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2-01-14 08:58     编辑:极品小说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紫晓,主角性格讨喜。精彩节选:

作者:紫晓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立即阅读

《寒门宠后》 小说介绍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寒门宠后》,是紫晓所写,书中的精彩故事: 容父做官确有一手,十年间从六品爬到了从四品,前日下了调令,即日调回京师,因是二甲进士出身,做了翰林院学士,无甚实权,但到底比现在外放西南清贵得多。容昭猜测容父是走了侯府路线,继母这些日子趾高气扬,在后院

《寒门宠后》 第2章 免费试读

容父做官确有一手,十年间从六品爬到了从四品,前日下了调令,即日调回京师,因是二甲进士出身,做了翰林院学士,无甚实权,但到底比现在外放西南清贵得多。

容昭猜测容父是走了侯府路线,继母这些日子趾高气扬,在后院里东敲西打,说一不二,连最受宠的青姨娘都避其锋芒,容父也大有默许的架势,这就很说明了问题。

不过,反正后院的妻妾争宠与容昭无关,她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继续扮演心性孤拐冷漠的不受宠前嫡女。

“姑娘,今儿穿得鲜亮点吧,老爷看了,也能和缓些。”女婢手中拿着一件桃粉襦裙道。

容昭瞥了一眼,“不用了,选那件柳黄色襦裙,配两根翠带便罢了,打扮得过分鲜亮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脸上脖子手都涂一层牙黄的粉,所谓一白遮百丑,反之亦然,再配上柳黄色衣裳,简直不能再减色了。

容昭的手头是宽泛的,这也有利于她捣鼓一些遮掩美丽的化妆品。

容昭母亲是商户出身,当年嫁给了身为寒门出身的容父,容昭外祖父母偌大年纪才得了这一点血脉,对独女爱若珍宝,几乎将家底都陪给了这个女儿,指望着她能和清贫的女婿过上琴瑟和鸣的日子,容父在外祖父母还在时,倒也表现得可圈可点,又有了容昭出生,两老人放下心来,安然逝世,容父又与容母恩恩爱爱地过了两年,直到容父遇到了外出游玩的继母,甚至在容母去世的那一刻,她也并不知道她的相公的真面目,对于容母而言,这却是不幸中的幸运。

而容母的嫁妆之所以能完完全全出现在容昭手中,是容父当时急于续弦高门继妻导致一向清白的名声出现了瑕疵,不敢再沾上霸占原配嫁妆的名声,才把放嫁妆的库房钥匙交给了年仅三岁的容昭,却打着孩子太小慢慢哄骗的主意。

偏容昭有个随身空间,装东西再方便不过,她趁人不注意,仗着人小,连续奔波了几个星夜,把库房搬了个干干净净,徒留一些笨重不值钱的大家具,其余如精美的花梨木拔步床,梳妆台,美人榻,紫檀方凳琴凳书案条几,还有古琴古玩字画白玉棋子,各种绫罗绸缎珠宝首饰,最重要的是几箱金银,一沓压箱底的银票地契房契,都被她收入囊中,这些容母的家底,容昭可不想便宜了别人。

待容父与继母反应过来后,只对着空空的库房惊疑不定,他们自然不认为幼小的容昭有问题,只当家里悄无声息地遭了贼,可除了容母的嫁妆,其余地方竟无一损失,因这等毛骨悚然事件,容父和继母心慌之余,连着上了三个月的香,也不敢过分苛待容昭,倒是意外之喜。

容昭一边慢悠悠回忆,一边任玲珑打扮,穿好衣裳,梳好两个包包头,容昭对着镜中人天真灿烂地一笑,顿时,镜中的女童仿佛全身都笼罩在暖洋洋的光芒中,明媚容光直接冲破脂粉的自污,艳绝人寰。

容昭蹙起了眉头,快速地收回笑容,嘴角一敛,大眼睛一垂,配上暗淡的肤色,跃然便生出一副孤拐冷淡的味道。

真是专业级别的变脸!

就是这副容父继母都懒得看的模样,很好,保持住!

“好了,紫竹守着院门,玲珑,咱们走吧。”

玲珑和门外另一名俏丽丫鬟异口同声地道,“是,姑娘。”

容家住在衙门后,地方并不算大,容昭很快便到了正屋,只听里面一阵阵欢声笑语,围着继母郑氏阿谀奉迎不断。

一群大小丫头留在屋外,看到容昭,竟视而不见,兀自嬉笑打闹,交头接耳。

容昭也不以为意,这样的待遇,从郑氏嫁进来那天起就开始了,于她又不痛不痒。

主子低调,玲珑也不是惹事的,也像是看不见那几个丫头,径自上前打开了精美的湘竹帘,一屋子华丽装饰顿时闪耀出来,当中几名穿金戴银衣饰华美的女人和女孩,笑容满面,俱齐齐看向门。

当容昭往门口一站时,满屋的声音仿佛被什么掐断一般,一瞬间,静得几乎令人窒息,那种无声胜有声的厌恶排挤充斥于每一个角落,充斥于屋内大小女人们的眉梢眼角。

可惜,这样日日一次的下马威从来都不被容昭看在眼里,若容昭只是个十二岁小姑娘,怕是要被这明显的冷暴力逼疯了,但她毕竟是成年人,又清楚这些人妒恨自己‘容家唯一嫡脉’的心理,压根就不把她们放在眼里,自然也无所谓被伤害了。

“哟,我当是谁?大姑娘,不是我说你,你来我这正屋,却日日迟到,连比你小六岁的五姑娘都比你来得早,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多不满呢!”

坐在上首的郑氏皮笑肉不笑地开口,她今年二十八岁,正是女人长成熟透水蜜桃的好时光,又容貌艳丽张扬,加上从未生育过,神情中尤存一股少女般的娇憨之态,也难怪容父虽然宠爱青楼出身容貌绝色的青姨娘,却也从来不会越过她去。

对比起容昭模糊的记忆中,容母秀丽温婉如水般的容颜,以及容父与容母相敬如宾的相处,容昭心中也不免暗暗叹息。

郑氏讽刺她不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容昭愣是当做没听见,她不是纯粹的古人,把名声看得天大,纵然外面传遍了于她不好的名声,她顶多就是嫁不出去,倒要看看郑氏面对啃老的她是一副怎样憋屈的嘴脸,而郑氏若有脸把她塞给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到那时,她也完全可以脱离容家自立了。

“见过太太,我那里离这边比较远,想是这个原因方迟了,若太太怪责,不如将女儿换回原来的院子,就在太太院子旁边,想来便不会迟了。”

容昭言辞直白,行动却慢吞吞,给郑氏福了一福,不待郑氏开口便站直了,看着郑氏隐忍怒火的模样,心头暗爽。

第一次容昭对郑氏敷衍时,郑氏罚她在门前跪一晚,那时她才三岁,跪了一个时辰就昏倒了,容父好容易让蒙尘的名声有所回升,自然不敢在这时候让前妻幸存的女儿出事,忙请了大夫,容昭昏迷中哭喊“不要打我,母亲,不要拿针戳我,我不敢了……”,一副被虐待到极致的凄惨模样,让那大夫侧目不已。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
紫晓/著| 古代| 连载中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寒门宠后》,是紫晓所写,书中的精彩故事: 容父和郑氏顶着大夫诡异的目光送走了人,两人吵了一架,最终做出对容昭撒手不管的决定。“姐姐,你怎么能对母亲这般不敬?这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