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热门小说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楚湘湘京墨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2-05-13 17:43     编辑:极品小说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_非常好看的 ,书里面的情节一点也不拖沓,故事条理清晰,超喜欢这本小说。

作者:潇湘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小说介绍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男女主角(楚湘湘京墨)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潇湘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宿主,你的任务就是按照书里的剧情走,如果你不完成你的任务,等到你的生命值耗尽,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楚湘湘无奈地捶胸顿足,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宿主,第一个任务来了,内容是陷害楚湘云推你落水,奖励生命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第4章 免费试读

宿主,你的任务就是按照书里的剧情走,如果你不完成你的任务,等到你的生命值耗尽,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楚湘湘无奈地捶胸顿足,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宿主,第一个任务来了,内容是陷害楚湘云推你落水,奖励生命值一年,请问你是否要接任务。

楚湘湘苦笑了几声,这哪里由得我选,接了吧虽然和女主作对最终的下场不好,但也比没命强。

好的,宿主,你已接下任务,陷害楚湘云落水,预祝你成功。

等等,我有没有什么金手指?

很遗憾,宿主,你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但是小A已经把整本书记了下来,以备你的不时之需。

这一刻,楚湘湘才知道什么叫做雪上加霜,穿成女配就算了,还得做任务拿生命值,命都不在自己的手里想到这里,楚湘湘无奈地往床上一躺,抱怨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楚湘湘仔细回想着书里的内容,想想有没有空子可以让她钻丞相楚禾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向来只看利益,不注重亲情,当初娶楚湘云的母亲也是因为夏家的兵权。

而楚湘湘这个角色的母亲,正是楚湘云母亲夏泱泱的陪嫁丫头,早在她七岁的时候就死了,楚湘湘也因此投靠了续弦于明月,和她一起陷害楚湘云。

于明月还有一个女儿,名叫楚湘兰,也是这本小说后期的恶毒女配,当然她的结局是全书中最惨的,楚湘湘思考着,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破了这一局最好是做了任务,又不伤害到楚湘云,这样到了大结局的时候,能让她苟活着。

躺了没多久,外头就传来易妈妈的声音,易妈妈走进这屋里,还端着一些吃食和中药,楚湘湘看着那药就摇摇头,但在易妈妈担忧的眼神之下,还是捏住鼻子把那药给喝了。

楚湘湘在心里叹了一句,唉,这年头,演什么戏都不容易啊。

在相府陆陆续续地过了几天,里里外外来了许多几个郎中,吃了好几回苦不拉几的药,她的气色也好了许多,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

春花秋月也时不时地围在她的床头陪她聊天,但是聊的内容都离不开楚湘云。

春花见楚湘湘听得起劲,便压低了声音说道:二小姐你可不知,我听大小姐院子里的人下人说,大小姐自从落水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楚湘湘拿出专业素养,装的一副稀奇的模样,哦?有这事?心里却无奈地说道:这是人家重生了,以后就有你们苦果子吃了。

秋月见楚湘湘感兴趣,接了春花的话,可不是吗?大小姐似乎得了癔症,一醒就嚷嚷着要离开相府,还拿了许多府里贵重的器物,说是要变卖呢!

呃,这和她想的有些不一样,难道不是重生了之后整个人变得更成熟更稳重了么?她在心里低喃道:小A,这是怎么回事?

宿主,我也不知道啊,按理来说这个时间的女主应该是性格更加沉稳阴戾才对

楚湘湘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想多打听一些女主的怪状,除了这些事之外,大姐姐可还有什么异常的吗?

秋月的神色似乎变得有些古怪,支支吾吾了好一会,最终还是说了:大小姐变得视财如命,抠抠搜搜的,一副小门小户的模样,实在是不像咱们世家大族的小姐呢。

听到视财如命、抠抠搜搜这些字眼,楚湘湘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倒霉闺蜜,从小和她一起长大,最大的特点就是爱财,上头的时候和秋月描述的症状一模一样。

楚湘湘心里叹了一句,果然不同的时空总是会凭空冒出一个相似的人来,这道理还真是亘古不变。

虽然心里有很多想法,但是她也不能真和这春花秋月说了,她还是要维护一下楚湘湘矫揉造作的白莲花人设,微嗔道:咱们不要再议论大姐姐了,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若她这事传了出去,我的名声也不好听。

春花秋月两人互看了一眼,恭恭敬敬地说了句,是。

刚安静了没一会,外头就传来了脚步声,楚湘湘应声看去,发现是个平头正脸的小婢女,婢女福了福身,说道:二小姐,咱们夫人有请。

楚湘湘虽然不知道这来人是谁,但是也猜到是于明月手头下的婢女,知道了,有劳了。

宿主,这是于明月手下最得力的婢女,名叫翠湖,她来寻你,说明咱们的任务就要开始了,你可要好好干,好好地陷害女主,让她有苦说不出啊!

楚湘湘瘪了瘪嘴,心里默念道,反正她女主光环强大,就算我真的害了她,吃不了兜着走的人是我唉,我可真是个倒霉蛋。

宿主,一会就看你的发挥了,时刻要记得,不能脱离人设!

话到此处,楚湘湘有些好奇,如果我脱离人设,会有什么结果。

宿主,我劝你不要尝试,如果长期脱离人设,一定会有不可逆的后果,到了那时再后悔,就已经晚了你听我的劝,咱们还是好好活命要紧!

楚湘湘听了这话,心里刚冒出的花火就被浇灭了,对着身旁的春花秋月说道:伺候我更衣吧,咱们要去见嫡母了。

春花秋月从衣柜里拿出了许多花花绿绿的衣裙,楚湘湘差点被这些衣服闪瞎了眼,没想到这白莲花竟然不喜欢白色,净整一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来。

秋月见楚湘湘有些不喜,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咱们穿哪件?

楚湘湘的目光在各色的衣裙里打量,突然停留在一条浅紫色的衣裙上。

看到这个衣裙,她就想到了那个紫衣华贵,爱而不得的男配云泽天,这可是她最喜欢的男配。

楚湘湘手指那条淡紫色的衣裙,说道:就那件吧。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楚湘湘穿上了那条淡紫色的衣裙,看到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

镜中的她,一袭淡紫色立领长衫,上面绣着蝴蝶的图案,下裙是白色马面裙,上面的花朵栩栩如生。她肤若凝脂,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头上轻轻挽着一个发髻,斜插着一支紫色步摇,有几分雍容华贵。

楚湘湘心里啧啧赞叹,真不愧是相府千金,出落的就是美,随便穿一件裙子,就显得如此气派。

秋月见着楚湘湘高兴,连忙溜须拍马道:小姐穿上这身可真是好看,能生生的把几位小姐都压下去呢。

楚湘湘听了这称赞,心里也高兴了起来,面上还要维持着白莲花的人设,我蒲柳之姿,哪里比得过姐姐妹妹们呢走吧,再不去就该迟了。

春花秋月一人一边地扶着楚湘湘,她们主仆三人沿着相府长长的廊道走了许久,才走到了于明月的明月阁。

这一路上看了相府的院子,发觉这个地方和江南园林有些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小巧精致的庭院,蜿蜒曲折的廊道,再配上些池塘,活脱脱的一副江南美景呐。

可楚湘湘没有来得及欣赏这些景色,就被春花秋月扶到了明月阁的大堂中,明月阁不愧是当家主母的院子,一草一木都透露着精致。

刚踏入明月阁的大堂,就见到上座之上坐着的一位六旬老妇人,看起来应该是相府的老夫人,老妇人鹤发鸡皮,目光炯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老妇人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一位中年妇人和一个小姑娘,两人眉眼之间有几分相似之处,看样子是一对母女。

楚湘湘心里也有数了,这对母女应当是相府夫人于明月和她嫡出的三小姐楚湘兰,于明月身着黛蓝色衣裙,有几分侯府千金的模样,生的也算大气。

一旁的楚湘兰,穿一件粉色的衣裙,十二三岁的年纪,显得十分娇俏,大大的眼睛中透露着几分不怀好意,尖尖的下巴搭配上小巧的鼻子,有几分绝代妖姬的味道。

楚湘湘恭恭敬敬地给于明月以及老妇人行了个礼,给母亲请安,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眼里是没有她这个庶女的,但是碍于情面,还是点了点头,温和的说道:二姑娘的身子如何了?虽然说已经是入春了,可是池子里的水也甚是冰凉,没有冻坏你吧?

楚湘湘按照白莲花的人设,娇娇弱弱地回道:多谢祖母关心,孩儿无碍。

老夫人刚想和楚湘湘多聊几句,见听得外头传道:大小姐到!

于明月冷哼了一声,这个让人不省心,总算是来了。

老夫人暼了于明月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

楚湘湘转头望去,想看看这个传说中倾城绝色的女主到底长什么样,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明媚的眼睛,那眼睛似乎有吸引力,让人一瞧就能陷进去一样。

这人身着白色立领长衫,搭配烟灰色大袖衫,腰上系了一个荷包,里头沉甸甸的,看起来装了不少银两。头上简单挽了一个发髻,斜插着一只梅花簪,洁白的脸上不施粉黛,有几分美若天仙的味道。再仔细看,她眉若远山,肌肤胜雪,容颜绝色,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宛如那高岭之花。

楚湘湘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句,真不愧是本书的女主,长的就是非同凡响,和她这副身体的容颜不相上下就是这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像我那闺蜜。

楚湘湘看着楚湘云,可以从她的身上看到林香芸的影子,但是她心里清楚的很,林香芸可没有这般好颜色。

楚湘云缓缓走来,对着堂上的老夫人盈盈一拜,问祖母安。

于明月鼻孔出气冷哼了一声,你就这么不将我放在眼里?

楚湘云抬头看了于明月一眼,眼神之中似乎有电光火石飞逝,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个呼吸,楚湘云才默默行了个礼,女儿的眼神不好,看您穿着这么朴素,一时之间竟然没认出您来,还以为是吴妈妈得了什么新衣裳呢。

你!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仗着你外祖家势大,竟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于明月品出楚湘云话里的含义,敢情她在暗讽她年老色衰呢!这口气,叫她怎么咽得下去!

好了,你也是做人家嫡母的,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老夫人见局势紧张,连忙打了个圆场,训斥完于明月之后,又扭头对着楚湘云厉声道:跪下!

孩儿哪里有错?为何要跪!楚湘云一副不服输的模样,梗着脖子与老夫人顶撞。

楚湘湘见状,心里大呼救命,这真是女主?这未免也太猛了吧!

正当楚湘湘疑惑之际,就见楚湘云突然抚着脑袋,嘴里碎碎念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突然跪下下来,卑微地说道:祖母,孩儿知错。

楚湘湘被眼前这副变故吓得一愣一愣的这楚湘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老夫人十分疼爱楚湘云,基本上是什么事都替她兜着,正因为如此,前期的于明月根本奈何不了楚湘云分毫。

既然你知错了,那便罚你抄十遍《女诫》吧。老夫人见楚湘云突然换了幅嘴脸,也不打算深究,只是顺着她的台阶下了。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潇湘/著| 言情| 连载中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男女主角(楚湘湘京墨)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潇湘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这事也是书里的情节,只不过爆发的更晚一些,是楚湘云拿来扳倒于明月的绝杀招,楚湘湘十分纠结,这么早就将这事拿出来说,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