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结版潇湘的小说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阅读

发表时间:2022-05-13 17:44     编辑:极品小说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作者潇湘_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_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作者:潇湘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本小说讲述了楚湘湘京墨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这事也是书里的情节,只不过爆发的更晚一些,是楚湘云拿来扳倒于明月的绝杀招,楚湘湘十分纠结,这么早就将这事拿出来说,会不会不太好。 脑海中突然警铃大作,一片嘈杂的声音让楚湘湘不由得捂着了头,系统清脆的声音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第3章 免费试读

这事也是书里的情节,只不过爆发的更晚一些,是楚湘云拿来扳倒于明月的绝杀招,楚湘湘十分纠结,这么早就将这事拿出来说,会不会不太好。

脑海中突然警铃大作,一片嘈杂的声音让楚湘湘不由得捂着了头,系统清脆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飘荡,警告,警告,请宿主不要做出违背人物的决定,不要做出让章节快进的行为。

看来系统已经猜到她要做什么了。

于明月有两个把柄,一个是私放印子钱为谋反集钱,一个是与自己的亲哥有着不伦的情感。夏泱泱就是撞破了前者,才惨遭毒手,若是自己将此事道出,估计也会被于明月暗杀。

若是说出后者那就真真算得上是一下子扳倒于明月,推动章节快进了,如果自己做了这事,估计也会被系统扣生命值,真的是左右为难啊。

楚湘湘灵机一动,就稍微抖搂了一点点,那日我似乎见夫人身旁的婢女拿了家里的地契田庄出去变卖,也许是因为这事,夫人将我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楚禾听了之后大怒,拍桌子说道:你竟然拿府里的东西去补贴娘家!

于明月见楚湘湘也只是知道一点点,心里松了一口气,苦苦说道:夫君,我那妹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嫁了个不如意的人家,天天受欺负,嫁妆也被她男人挥霍光了,如果我不接济她,她就没得活头了。

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用相府的东西去接济,传出去了,旁人会怎么看我相府?还以为我相府落魄到要变卖财物!

楚禾心里有些烦,感觉自己娶了这个夫人之后,就开始事事不顺,偏偏她还爱整一些幺蛾子,败坏楚家的名声。

可不光我,大姑娘这几日也将屋里的东西变卖了,夫君莫要偏心!于明月见话头终于转到变卖财物上,连忙将楚湘云也扯了进来。

夫人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克扣我的月例,我用得着变卖财物吗?那些东西都是我已故的母亲留下的,若不是到了情非得已的时候,谁愿意变卖亡母遗物呢?楚湘湘从这个角度,似乎看到了楚湘云在偷笑,好家伙,原来她在这里等着于明月呢。

看着于明月慌张的模样,楚湘湘不由地在心里为楚湘云竖起来大拇指,心道:女主就是女主,牛哇牛哇,三两句话就能扭转乾坤,还早早地布下了局,真是不愧是女主。

想到这里,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一部分剧情,可不是原著书上的剧情,难道因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于明月稍稍正了正神色,大姑娘还没吃酒呢,怎么就醉了你倒是说说,我何时克扣你的月例!

为何三姑娘的月例活生生地比我多了十几两!楚湘云这话让楚湘湘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暗暗驳道:人家那是亲生的,多给点银钱也不足为过吧?楚湘云这是烧糊涂了?扯这做什么?

那是我用我的嫁妆补贴三姑娘的,这本就是寻常之事,不知道为何大姑娘如此耿耿于怀!于明月见楚湘云也就这点道行,才三两句话就败下了阵来,心里一阵鄙夷。

楚湘湘听到嫁妆这两个字,才知道楚湘云真正的意思,原来是要借这个口子,拿回夏泱泱的嫁妆只可惜这嫁妆,不是那么好拿的。

夫人怕是忘了,我生母嫁进来时,也是有份丰厚的嫁妆可是这些年来,这嫁妆的一星半点,我都没见着。想来父亲也不是那种挥霍亡妻嫁妆的人,那我母亲从将军府带来的那几车嫁妆,究竟落到哪儿去了呢?楚湘云这话中带着无奈,做足了一副可怜模样。

你你母亲的嫁妆,总归不在我这!于明月被这一问,问的有些心虚,说话也支支吾吾了起来了。

楚湘云见状,趁热打铁般地说道:父亲,这嫁妆丢失事小,咱们府里的名声事大我如今的衣食住行,样样都比不上三妹妹,若来个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生母的嫁妆被您贪了去呢。

她这话有些重,但是也有几分打蛇打七寸的味道,明知道楚禾最在意名声,偏偏拿这一点来说事。

楚禾沉思了一会,你说的不错,爹爹答应你,以后咱们一府五个姑娘,都按照三姑娘的月例来,不可厚此薄彼,坏了府里的名声。

夫君于明月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平衡,刚想向楚禾说些什么,就被他打断了。

好了,你也别多说了,本就是你的不是我早就说过,不要因为三姑娘是你亲生的就厚待她,你倒是不听,传出去像什么样子!楚禾摆了摆手,不想再听了。

一旁的老夫人看了许久的戏,终于开口说道:主君这话说的不错,一切就按照主君的意思办吧这大姑娘的嫁妆就由我代为保管,等到大姑娘嫁人那日,再把嫁妆完璧归赵。

于明月被这话打懵了,愣了好几个呼吸,这才反应过来,是母亲。

楚湘湘见这事兜了一个大圈,最后变成了楚家人亏待楚湘云,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心里嘀咕了句,果然反派给女主设的陷阱,都是让女主用来反击的。

老夫人见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既然无事,那就散了吧,大姑娘和二姑娘刚病好,不易吹风。

母亲,您忘了,大姑娘推二姑娘落水一事,还没个定论呢于明月见此事又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心里有些不平,又再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事。

对啊,夫人你变卖家里的财产补贴娘家的事,也还没个定论呢!楚湘云见于明月还想要纠缠,连忙搬出于明月的错事,堵的于明月哑口无言。

大姑娘和二姑娘落水一事,谁都说不清楚是意外还是人为,念她们小病初愈,就不多加惩戒了倒是你,竟然胆大包天变卖府里财物,就罚你到楚家祠堂里抄上十遍《女诫》以儆效尤。老夫人的声音有些冰冷,顺势处置了于明月。

母亲我,我这也是情有可原再说了,大姑娘也变卖府里财务,你为什么不罚她!于明月一下子慌了神,没想到这次没能治楚湘云的罪,还不小心把自己给搭了进去,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心里暗骂老夫人偏心。

大姑娘只是将她母亲留给她的东西换成了银子,并不算变卖府里财务再说了,她正值豆蔻年华,正是要打扮的时候,你给她送去的那些衣裳和胭脂水粉,哪个不是过了季的说到底还是因为你的薄待才惹出的这些!要罚,也是要罚你才对!老夫人再怎么说也在后院里活了几十年,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了,一针见血的把事情揭穿,让于明月脸面上有些难看。

母亲,我我于明月想反驳,可是也反驳不出什么话来。

莫要再说了,我有些乏了,你且去祠堂吧!老夫人摇了摇手,不想听于明月再说下去。

于明月恶狠狠地蹬了楚湘云一眼,像是要把怒气都发泄在她的身上,楚湘兰见了这个场面,话也不敢多说,生怕说了什么话得罪老夫人,连累她也一起受罚。

楚湘兰见现下收拾不了楚湘云,气的牙痒痒,只得忍了下去,搀扶着于明月往祠堂的方向走,娘,我陪你去吧。

于明月走到半路,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转头看向楚湘湘,正好和楚湘湘的视线对上了,楚湘湘从于明月那双眼中,读到了冰冷的杀意,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楚湘湘心里叹了句,唉,拿着女配的剧本,承受着女主的压力,也是没谁了。

楚禾见事情已经解决了,连忙起身向老夫人告退,母亲,儿子先告退了。

老夫人微微颔首,你们都下去吧大姑娘和二姑娘也下去歇息吧。

楚湘湘和楚湘云异口同声地说了句,是。两人就各自回院子了,走在路上,楚湘湘情不自禁地想,这楚湘云对她到底是什么看法,究竟能不能和她结盟呢?

一回到楚湘湘的潇湘阁,秋月就松了一口气,吓死奴婢了,方才夫人把苗头直指小姐,我还以为要被罚去跪祠堂了呢!

一旁的春花也连忙搭腔,可不是嘛!小姐你以后就别顶撞夫人了,再过几年你就及笄了,婚嫁大权还捏在夫人手里呢,说起来怪慎人的。

楚湘湘沉默不语,分析着春花秋月的话和她们的立场。按理说春花秋月是于明月送过来的丫鬟,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于明月的人,这话里话外虽然是字字句句为她着想,可实际上是在劝她向于明月求饶甚是劝她和于明月同流合污。

我这个人胆子小,没什么主意,听你们这一说,我便有数了。虽然楚湘湘心里想了许多,但是明面上还装出一副任人拿捏的模样,让春花秋月安心。

回到房间里,春花秋月一个给她看茶,一个给她捏肩捶腿,可楚湘湘并没有心情享受,没捏几下就把春花秋月打发出去。

她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并且如何在这相府立足。

楚湘湘把繁琐的衣裳换了下来,只着一身中衣,抱膝坐在床上思考该如何逆风翻盘。

这本书是一本复仇宅斗爽文,里面的阴谋诡计数不胜数,更要命的是,书里的内容随着她的到来而发生了改变,并不是一五一十地按照书本里的内容写。

也就是说,她来到这个世界,成为了一个变数,可以在完成任务的同时给自己找一条活路,让自己能够平安无事地在这个世界生活。

可是如今的局势,怕是既得罪了于明月,又在楚湘云那里不讨好,局势有些两难,而且系统颁发的任务都是陷害楚湘云,试问谁会相信一个陷害过自己的人呢?

除非她和楚湘云结盟,表面上是害楚湘云,实际上成为楚湘云的暗线,在最紧要的关头,帮上楚湘云一把。

可是怎么才能让楚湘云相信她呢?前世的楚湘云经历过众叛亲离,经历过爱人的反击,家族的欺骗,今世的楚湘云还能信她?

想到这里,楚湘湘无奈地挠了挠头,该怎么做,才能取得楚湘云的信任呢?这也太难了吧!

况且相府里的生活举步艰难,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一没银钱,二没心腹,三没宠爱,四没权势,五没后台真的算得上凄凄惨惨戚戚。

楚湘湘朝着床旁边的珠宝首饰看了一眼,起身收拾了一下首饰和月例银子,唉,就这么点,哪里够培养心腹!

虽然楚湘湘先前是个爱美的女明星,但她更在意自己的性命,她深知在这大宅院里头,如果没有一个心腹,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她依依不舍地将首饰挑挑拣拣,拣了几件合眼缘的留下,剩下的打算全部都卖了,首饰啊首饰,等老娘有钱了,再把你们赎回来。

解决了资金的问题,她的心里总于松下了一口气,小A小A,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清脆的声音在楚湘湘脑海里响起,宿主,按照接下来的剧情是,你们的病养好了以后,就要去圣贤堂读书,京中所有的官家小姐和京城少爷都会在圣贤堂读书,你的任务有两个。

说来听听?

任务A,在女主上学堂的时候陷害女主回答夫子的问题,达成女主反击的爽点,生命值加一个月。

不是吧,这种招人记恨的事,生命值居然只加一个月?我估计干了这事,皮都要被女主拔掉,你能不能给我多加点生命值?和系统讨价还价这一招,也是楚湘湘方才想到的,没办法人要活命,总是要厚脸皮一些。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
潇湘/著| 言情| 连载中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穿书之炮灰女配不想做系统任务》,本小说讲述了楚湘湘京墨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这事也是书里的情节,只不过爆发的更晚一些,是楚湘云拿来扳倒于明月的绝杀招,楚湘湘十分纠结,这么早就将这事拿出来说,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