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飞升五千年以后热门小说(谭欣瑶江薇儿陈宇)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2-06-21 15:05     编辑:极品小说
飞升五千年以后

作者九怜对人物刻画还是很用心,《飞升五千年以后》这本书很好,值得期待。

作者:九怜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飞升五千年以后》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飞升五千年以后》,本小说讲述了谭欣瑶江薇儿陈宇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居然在这种时候出问题? 一个穿着小西装包臀裙的女人焦急中上了车,拿出一张专用卡,在刷卡机上贴了一下。 滴,丙级卡。 大小姐,我出门前真的检查过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车子突然就坏了。保镖

《飞升五千年以后》 第4章 免费试读

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居然在这种时候出问题?

一个穿着小西装包臀裙的女人焦急中上了车,拿出一张专用卡,在刷卡机上贴了一下。

滴,丙级卡。

大小姐,我出门前真的检查过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车子突然就坏了。保镖模样的壮汉紧随其后,背着一位年迈的老爷子也上了车。

女人又拿出两张专用卡,在刷卡机上一一扫过。

都是丙级卡?

这一下,不止司机多留意了几眼,就连陈宇也把目光放到了几人身上。

乌江镇的通行卡也被用来区分通行者的身份。

高低贵贱,按照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天干,分为了十个等级,其中上四级的人,在乌江镇是很少见的。

丙级卡,排在第三位。

直到壮汉身后又跟上来一位青年,也扫了一张丙级卡,司机才瞬间释然,朝那人打了声招呼,周少。

同时车厢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乘客也开始小声议论。

显然很多人都知道这位周少,陈宇也凭借过人的耳力,从那些人的交谈中得知,这人名叫周文殊,是辽城一家古董行的独苗少爷。

不止有钱,人也金贵。

众人纷纷猜测着,那位和周少同行的美女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金贵的周少陪她来坐公交车?

陈宇的目光扫过几人,落在那位昏迷不醒的老人身上,却是微微一怔。

我这里有病人,如果没有特殊乘客要等,现在就发车吧!周文殊帮着保镖把老人扶到座椅上,转身跟司机交谈。

闻听此话,司机立马启动了车子。

周少说的是,您就是特殊乘客,咱这就出发。

说着,司机将公车驶出了车站。

这时靠在座椅上的老人忽然猛烈的咳嗽起来,大口的鲜血从老人的口鼻中喷涌而出。

爷爷!谭欣瑶一惊,赶忙央求司机,停车!停车,我们不去乌江镇了,我要去医院!

司机扫了眼后视镜,见周文殊没做声,便没停车。

谭欣瑶急得眼泪都下来了,周大哥,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我怕我爷爷快不行了!

欣瑶,谭爷的病你又不是不知道,普通医生是治不好的,我们去乌江镇,不就是为了给谭爷治病吗?现在放弃,你到底是想救他,还是想害他?

周文殊说的一本正经,心里却暗骂谭北斗这个老不死的,可千万要坚持到乌江镇,别坏了老子的好事!

谭欣瑶红着一双美眸,眼瞅着爷爷口吐鲜血,命在旦夕,心口顿时一阵绞痛。

这时,陈宇起身,走到几人身旁,问了句,这位老爷子,可是中了七日散的毒?

谭欣瑶一怔,看向来人,茫然道,什么七日散?

周文殊却打断道,你是什么人?谭爷的病,我找名医看过,只是积劳成疾所致,休要在这儿胡说八道!

七日散,又名断魂丹,服之即入五脏,七日内间歇性口鼻出血,时常腹痛难忍,服毒者七日后会死于内脏破裂。

如此说着,陈宇探手沾了些血渍,递到谭欣瑶面前,这种毒本身无色无味,但中毒者的血液会散发出一种甜腻的气味儿。

胡说八道!欣瑶,这人来历不明,你别信他一派胡言!周文殊出言呵斥。

谭欣瑶却神色一惊!

她真的闻到了一股甜到发腻的气味儿!

谭欣瑶抬头看向眼前的年轻人。

二十出头的年纪,生的龙眉凤目,说起话来温润如玉,却又棱角分明,头头是道。

你是医生?忽略了周文殊的呵斥,谭欣瑶十分迫切的询问着。

我叫陈宇,只是个村医。陈宇想了想,回答。

陈大夫,我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的病,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你!

谭欣瑶急切的说着,屈膝就要给陈宇跪下,却被周文殊一把拽住,粗暴的拽了起来。

周文殊怒道,你清醒一下!这人来历不明,八成连行医执照都没有!你要把谭爷的命交到这种人手上?

谭欣瑶也急眼了,一下挣开,哭道,我有什么办法!我爷爷已经快不行了!你有办法,你倒是救他啊!

周文殊被谭欣瑶吼的一愣,随即目露凶光,猛地攥紧了拳头。

只是这一切,谭欣瑶都没看到。

陈宇的目光扫过二人,最后落到口角溢血的老爷子脸上,说道,时间已经不多了,救还是不救?

周文殊冷笑,救?你有那个本事吗?众所周知,七日散堪称绝命剧毒,根本就没有解药,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你拿什么救?

周大哥你早就知道我爷爷中了七日散的毒?谭欣瑶神色一怔。

可周文殊看都没看她一眼。

陈宇淡声道,谁说七日散没有解药?

周文殊讥讽,你这意思是,你有七日散的解药?

正是。陈宇神色坦然的答了句。

此话一出,周文殊忽然笑道,各位,你们听听,这个人说他有七日散的解药。

顿时,原本安静的车厢一下子议论起来,众人都在嘲讽陈宇不知天高地厚。

哎,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周文殊故作夸张的擦了擦眼角,又说,想必大家都知道,当今天下论医道之巅,素有南叶北江之说,南叶传自上古医仙叶菩提一脉,北江指的则是久居辽城的圣手神医,江别森。

这位江神医的医术之高,想必各位也多有耳闻,可就在两个月之前,江家惨遭毒害,除去下落不明的江神医和江家那位痴傻的孙小姐,其余,一门十三口,皆是命丧七日散!

连江神医都解不开的剧毒,这个毛头小子,居然大言不惭,说他有解药?

江家那一门十三口,上至老妪,下累稚子,命绝之日,血溅府门,死状之惨烈,在辽城传得沸沸扬扬。

不必周文殊多加赘述,众人也晓得这七日散到底有多厉害。

那可是连妙手回春的江神医都解不开的剧毒!

几个乘客对着陈宇指指点点。

庸医害命。周文殊摇头冷笑。

谭欣瑶却忽然一把将他推开,气道,周大哥,你到底在干什么?就算就算七日散没有解药!我也愿意让陈大夫试一试,万一,万一还有一线生机呢?

我再说最后一遍,七日散,没有解药!也没有人能解七日散的毒!

飞升五千年以后
飞升五千年以后
九怜/著| 言情| 连载中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飞升五千年以后》,本小说讲述了谭欣瑶江薇儿陈宇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陈、陈大夫, 谭欣瑶安置好爷爷,这才走到陈宇身旁,小心翼翼的喊了声。 她之前哭的眼花,也只觉得陈宇生得龙眉凤目,十分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