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全文小说姜阮慕容澜目录

发表时间:2022-06-22 11:01     编辑:极品小说
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

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全本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作者:闲人有鱼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 小说介绍

小说《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是作者闲人有鱼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姜阮慕容澜,讲述了... 随后姜阮就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推开,准备起身出门,这主子看起来翩翩有礼,怎么这做奴才的就好生的无礼! 在出门之前姜阮还在想明明自己也是一个将军,怎么老被别人拿着剑指着真的是窝囊。 还有这个老拿着刀指着自

《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 第3章 免费试读

随后姜阮就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推开,准备起身出门,这主子看起来翩翩有礼,怎么这做奴才的就好生的无礼!

在出门之前姜阮还在想明明自己也是一个将军,怎么老被别人拿着剑指着真的是窝囊。

还有这个老拿着刀指着自己的侍卫,真的是讨厌至极!要不是顾及在恩公的面前要顾及自己的形象,她怕是早就要胖揍他了。

床上的男子看见女子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竟然有了一丝的笑意,也就是因为这一抹笑意苍梧差一点没有拿稳自己手上的剑。

他刚刚看见了什么?自家的主子笑了?而且还是因为飞凤将军?

姜阮出了竹屋的门一路狂奔,跑了许久她停下来喘着粗气。

只怕她再走的慢一点那个凶神恶煞的侍卫就要追出来把自己砍了。

可为什么自己跑了那么久都还没有回到自己一开始在的那个竹屋?明明记得老伯带自己过来的时候也没有几步路啊。

随后她转身看自己的后方,哪里还有什么竹屋桃林?都是大大的一片林子,她这是在哪里?

姜阮在林子里面绕了一圈,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桃园分入口,仿佛自己刚刚经历的就和不存在一般,随后她的衣衫刮动树枝一支羽箭射了过来。

这时姜阮才意识到桃林是有机关的,自己应该是触动了机关。真是流年不利!

随后她忙着躲避有触碰到了其他的机关,意识之下各种机关齐发,姜阮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她的运气是真不好竟然遇上了陷阱全家桶。

好在原主虽然离去但是她的内力和武功还在,有了这些姜阮到也不是很吃力。

可是随着机关被触发的越开越多,姜阮渐渐的有了吃不消的趋势。

而正在熬药的老者看见有人触动了自己的护山大阵只是扬起啦自己的嘴角。

这大阵是祖师爷留给自己看家的,这些个无知小辈胆敢来这里擅闯这次定叫他们有来无回,不然这些宵小老以为天医谷没人了。

而后山竹屋里面的主仆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苍梧看自家的主子脸色不好才慌忙解释说自己急着赶来这边可能处理的并不是很干净。

最后看着自家主子愈加阴沉的脸,苍梧最终还是跪下来请罪,他很清楚自己没有肃清这些余孽意味着什么,可眼下有这护山的大阵的确是不用担心,可为什么主子的脸色还是那么的阴沉?

而慕容澜可不这样想,他总觉得护山大阵的启动和那个女人脱不了关系,那女人走的时候冒冒失失到也不是没有启动护山大阵的可能,遭了!

她刚刚是从什么方向跑出去的?

被自家主子这样一问苍梧觉得自己的耳朵坏了,一时之间既然没有反应过来。

属下,属下不知。苍梧有一点忐忑,甚至不敢抬头看自己的主子,说实话他挺想让姜阮吃教训的,反正传言飞凤将军武功极高,就算是晚一点去救她大阵应该也伤不到她分毫。

废物!你当这天医谷的护山大阵是什么东西?慕容澜低吼。

随后苍梧觉得自己的身边有一阵风飞过,在一看上一秒还躺在床上的主子早已就已经没有了身影。

苍梧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后追着自家主子说:主子,等等我!您身上还有伤,不能这样的奔波啊!

而竹屋的厨房里老者对自己刚刚煲好的药膳显然是十分满意,正当他准备端出去给小丫头和臭小子好好品尝的时候一道快如疾风的身影冲过来撞翻了他手里的药膳。

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查看自己被药膳烫伤的地方就已经被眼前的白衣男子提起。

把护山大阵给我关了!眼前的男人双目猩红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疯子,没有任何的理智而言。

老者显然是被他这幅模样吓着了,他瑟瑟发抖一副害怕极了的模样。

这护山大阵一旦启动除非阵里的人死,不然没有关闭的道理,等等,你的意思是那丫头入了护山大阵?

此刻天医只觉得自己头晕目眩,这混小子居然不看紧小丫头,小丫头要是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就这玩意这模样不是要把自己杀了啊。

快给我想,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男子再一次出言警告。

跟随过来的苍梧看见自家主子失控分模样心里也是一惊,他鲜少看见自家主子暴怒成这个样子,大多数的时候主子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走在人前。

为了避免天医再一次被自家凶神恶煞的主子恐吓,他决定上前打一个圆场。

却没有想到他刚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准备说话,自家主子就把老头往自己的面前一丢,自己果断的入了阵法。

主子!

小子!

两道声音齐喝。

慕容澜走进阵法就看见嘴角还有血丝的姜阮,她头发凌乱白衣已经沾染上了灰尘,但眼里的求生欲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困住的小兽。

远处又有一直箭矢往这边飞来。

躲开!与此同时慕容澜飞快的走到姜阮面前用自己的手握住飞来的箭。

鲜血顺着慕容澜的手腕一滴一滴的滴到了地上,而这一刻姜阮也是不耐烦到了极点。

在不把这个阵法给破了,她和这个公子怕是都要死在这里。

这个该死的阵法,看老子灭了你!姜阮忍不住开口大骂,随后她就往漩涡的中心走去。

慕容澜看着往阵法中间走的女子心里面想的却是她不要命了么?虽然说自己进来的初衷是要带她出去可是对于想要自寻死路的人慕容澜是不会救的。

而且这阵法依着五行八卦所生就算是他也没有完全破阵的把握,而姜阮的这种做法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但姜阮却不这样想,她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写了天气之间阴阳万物都是依着五行所生,所谓水克金,金克木就是这个道理,看似无懈可击的阵法一定有着它致命的弱点。

而外面春光明媚这里面却是风沙阵阵,而且这些暗器就是利用人在风沙里面看不清才能更好的伤人。

是了,风沙!

若是把风沙给解决岂不是那些暗器就可以无处藏身!

领悟了这个道理以后姜阮的内心大喜,什么护山大阵也就不过如此。

而慕容澜就这样看着女子渐渐的走入阵法的中心,她觉得有一瞬间女子的容颜就像是深深分烙进了自己的脑海一般。

少女的脸明媚且张扬,面对着这似乎要把自己吞噬的风沙她的脸上丝毫没有畏惧更多的是坚韧,忽然她回头看着正盯着自己看的公子浅笑嫣然。

慕容澜觉得自己的瞳孔就像是被什么震了一下,这一刻他觉得这个笑容甚美!

公子,我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女子笑盈盈的盯着自己眼前的俊美的男子。

阵外的苍梧听见姜阮这样问自家的主子险些把自己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她居然不知道自家的主子叫什么名字,她怎么能不知道自家的主子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飞凤将军又是在耍让自己主子喜欢上自己的花招。,传言这飞凤将军喜好男子美色,看来是为色所迷咯。

见男子一就是一副不理会自己的样子,姜阮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遗憾,她虽然知道原主与他之间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也知道他的名字,可那些事情毕竟不是她姜阮做的,她只是想要和他重新认识,从名字开始而已。

不告诉也没有关系,我记得你的名字,恩公,若是我可以活着出来,有缘再见。随后女子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阵法里。

而天医却一下子暴躁起来:不好,她怕是要以身献阵!澜小子,快拦住那丫头!

听到天医的这句话苍梧只是觉得自己的脑子嗡嗡的。

虽说自己的主子生的的确是不错可是还没有倒要让飞凤将军以身相许的地步吧,苍梧总觉得这件事情另有转机。

苍梧的心思,天医又怎么能不知道,只不过这世人都是小看了这天医谷的护山大阵!

这护山大阵是我的师傅留给我的,阵不可以被破,否则天医谷百年的基业将会毁于一旦,慕容澜还不赶紧拦住她!

少女似乎是已经察觉到慕容澜想要阻止自己破阵,她快速转身纵身一跃跳入阵眼,而本来还在观望的慕容澜看见少女跳的那么决绝,也跟着一起进去。

阵眼里面狂沙乱飞,阴风阵阵,简直不知道要比外面恐怖多少倍,姜阮摸了摸被风沙吹疼的脸,稳住了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

就在姜阮觉得自己快要被大风吹走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

少年也是一袭白衣,饶是抓着姜阮很吃力但他依旧是不放手。

他怎么也跟着自己走进来了?难道他就不怕死么?

喂,你快出去,这里不需要你!快走啊!

可饶是姜阮如何的喊打男子都是无动于衷。

本君的命还轮不到一个小小的女子来救!

但姜阮却是知道阵法变化万千要是再不破阵就来不及了。她摔开了慕容澜,成功走到了阵眼的旁边。

苍梧看着变化万千的阵法直接瘫在地上,要是主子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就不用活了。

而在阵法变动的最后关头,姜阮狠心的往自己的心口一点哇的一声心头血吐到了阵法口,就在这一瞬间风沙停了。

可风沙停了一后并不代表机关就会结束,姜阮撑着自己的精神踢了几个石子堵住了机械口,而这个时候天医也找到了控制阵法的开关。

慕容澜看了看自己面前羸弱的女子,收回了自己想要去扶她的手最后冷冷的说了一句:竟以命相搏,愚不可及。

置之死地而后生,君上熟读兵书竟然不知道这个道理?终究,你还是让我这小小女子救了。

而天医看见从阵法里面走出来的男女,显然也是一脸的担忧。

尤其是姜阮的脸已经变得煞白没有丝毫分血色,最终天医还是于心不忍过去扶了她一把并且关怀了一句。

你这丫头实在是太过于大胆,居然往自己的心口捶,这要是出了什么好歹可怎么办?

望着这个和自己爷爷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天医姜阮的心里都是暖意,随后姜阮安慰天医说自己无事,可是没走几步姜阮又呕出一口鲜血。

最后,还是慕容澜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
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
闲人有鱼/著| 言情| 连载中
小说《快穿之傲娇夫君轻点宠》是作者闲人有鱼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姜阮慕容澜,讲述了... 随后姜阮就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推开,准备起身出门,这主子看起来翩翩有礼,怎么这做奴才的就好生的无礼! 在出门之前姜阮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