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结版小说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第2章阅读

发表时间:2022-06-22 14:42     编辑:极品小说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此小说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案情连环紧扣,惊险不断,但是写的太长了!

作者:水蔓青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 小说介绍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讲述了苏轶香谢骁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苏轶香开始做那个专属于她的梦境,梦里一切那么真实,仿佛就是苏轶香亲身经历过得一切。 世人总说人生如梦,在苏轶香的梦里,前十岁是家族规矩、名门望女,后三岁是颠沛流离、怨恨嗔痴。 苏轶香寥寥一生,唯有自己的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 第2章 免费试读

苏轶香开始做那个专属于她的梦境,梦里一切那么真实,仿佛就是苏轶香亲身经历过得一切。

世人总说人生如梦,在苏轶香的梦里,前十岁是家族规矩、名门望女,后三岁是颠沛流离、怨恨嗔痴。

苏轶香寥寥一生,唯有自己的姨娘带给自己几丝温暖。

梦里的苏轶香是浙东玉满楼的嫡亲独女,玉满楼享誉浙江,名传京都,因为当朝以玉为贵、以玉为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三大玉石开采矿中天家掌其中玉石品质、数量最大的一处,位于长安边城山的一处;

另外一处,在于与京都虎视眈眈的西域中间之际,自从被发现后,双方商玉矿归属权屡次失败,由谁开采之事最终不了了之。

第三大玉石矿就在浙东苏家名下的玉满山,玉满楼三字取自玉满山之名,一图采玉经久不衰,二图富贵祥和之意。

说来嘲讽,苏轶香也算八竿子打不着的皇亲国戚了,苏轶香的祖母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女,父亲刚愎自用的性格致使左迁浙东,位于地方官一职。

玉满山正是祖母成亲时,当今太后娘娘赏赐的嫁妆之一。

苏轶香父亲左迁浙东,因了路上盘缠和回归故里不至于过分磕碜,苏家花费不少,家底都去了大半。

在浙东安定下来以后,祖母便将玉满山赠与父亲,本是想将其变卖,又因一农户偶然发现其中之奥妙,苏轶香父亲赶紧凭借略厚的脸皮和弯弯绕绕的裙带关系,拿下了玉矿的开采权。

虽是私家地产,天子以国库空虚为由,命苏家将开采玉石的四成上供朝廷,开采、售卖的六成玉石还需要上缴一定的税收。

哪怕如此,苏家考虑再三,发现其中的利润仍旧十分丰厚,赶忙应承了下来,全权负责玉满山玉石的开采工作,不久之后便正式开始动工。

迄今为止,玉满楼背靠玉满山玉石矿,已开五年有余。

苏轶香的娘亲自小便身亡,旧时久居长安之时,苏父刚愎自用,苏家家底单薄,单就那不亲厚的关系也打不动京城名门望族。倒是有朝廷新贵派人前来问候,多为武将出身。

苏父又满腹牢骚,认为不可与匹夫莽将为伍,续弦之事便不了了之了。

来了浙东以后,前期忙着攀关系、结亲戚,后面忙着玉满山开采,也就耽误了这件事。

玉满楼开业至今,苏父不仅在郡县站稳了脚跟,家产更是翻了一番,于是不少清贵家的女子、遗孀将眼睛放到了苏家人身上。

苏轶香十岁时,苏父新迎娶了富甲一方商户的女子,其女身姿纤细、一双明眸大眼、杨柳细眉更是勾人摄魄,不久便生下一子一女。其子倒是有几分智慧,只是其女苏轶慧刁蛮任性。

苏轶香十一岁时,偶感风寒,问询大夫不见好,甚至又染上了鱼鳞症,容貌尽毁,鱼鳞症更是当时不详人的象征,苏家满门震惊,怕影响了苏家的名誉和气运。

于是乎苏父命苏轶香迁至郊区一庄子,留了房契和几两银子便再不复相见,全当苏家没有这个丫头罢了。

只有苏轶香的亲姨娘一意孤行去照顾,在庄子里苏轶香与姨娘云娘相依为命。

十二岁那年,苏轶香因一小童说,苏父想念她,估计父女情深,苏轶香妄图唤醒苏父内心的亲情,被引诱出门后,竟既不见方才的小童,也不见回家的道路。

苏轶香流落街头多日,更是半分不见女儿家的神态,鱼鳞遍布面颊,蓬头垢面,整日与野狗争食,与乞丐为伍,捡烂菜叶子、泔水剩菜作为吃食,又没熬过冬日的苦寒,香消玉殒。

死后,苏轶香感觉自己魂归故里了,她看见了亲姨娘因为找寻她变卖家产,被苏父新娶的妻子污蔑玉姨是为了自家的财产,打了三十棍,状告衙门,沦为官姬。玉姨不堪折辱,自尽于房间,死不瞑目。

苏轶香又回到了苏家大院,听到了她的鱼鳞症全因后娘的缘故。

后娘将得过鱼鳞症病的奴仆用过的手帕放到了苏轶香的枕头下面,苏轶香便此感染上鱼鳞之症。只因为她无意间得罪了自己的妹妹苏轶慧,就被小肚鸡肠的后娘记在了心中,加之想霸占苏轶香娘亲家的嫁妆,便毒害了苏轶香。

苏父新娶了妻子后,一对儿女龙凤呈祥,对苏轶香这个女儿就觉得可有可无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后娘不停歇的小动作。

哪怕发现了后娘间接致使女儿毁容,染上了恶疾,苏父为了家族的荣誉,不愿将家门丑事传出去,便只骂了几句后娘不在吭气了。

苏家后娘更是变本加厉,用一幼童骗出苏轶香出庄子,引至别地,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玉姨温暖的怀抱。

苏轶香甚至痛恨自己,为何还思念父亲那不切实际的温暖和虚无缥缈的父爱,害了自己,害了玉姨。

苏轶香心中悲痛万分,悔不当初,每每念起自责万分,有一次甚至心痛的窒息了一会。

苏轶香以为自己死了。但是她仿佛又闻到一阵阵苦涩的药味,微微有一点刺鼻,辛辣中带点臭味。

甚至不一会苏轶香感觉有人把自己扶起来了,她依偎在谁的身上,有人把她的嘴巴撑开,往里面灌刚刚闻到的药味,她用力的撇开头,不想喝下去这刺激的药汤。

殊不知,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别人看来不过轻轻的摆头而已。

药汤使劲的灌进去,苏轶香不小心猛喝几口,辛辣的药汤灌进了苏轶香的口腔、鼻腔,引来一阵剧烈的咳嗽。随后,那人又把苏轶香放到了床铺上,几声脚步过后,暂时归于平静。

房间里,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又回到苏家的大宅中,苏轶香躺在床上,胸口剧烈的喘息,好像一不小心,就要再次咽气似的,她使劲的呼吸,大口的喘气,甚至想挣扎的醒来。

徒然无功,苏轶香再次陷入深深的睡眠里。

她又感觉刚才的脚步声响起,又是那人扶起苏轶香,喂了些药汤,便离开了。

苏轶香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房间只有自己一个人,艰难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发现现在房间正是苏家大院中自己的闺阁。

一切和梦中的一样,桌子上摆着茶具,整个房间也就一个琉璃花樽摆件,清贫的不像一家的嫡女,连那青玉花瓷都衬托的黯淡无光。

没一会,一个嬷嬷进门,她惊叫一声:大小姐醒了,大小姐醒了。

苏轶香看见那熟悉的面庞,正是前世自己家的奴仆。

便忍不住叫住那嬷嬷:今夕,是什么时候?

那嬷嬷看着苏轶香迷茫的眼神,心想,坏了,别是傻了吧,今天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了,本就得了鱼鳞病,还傻了脑子。

面上还毕恭毕敬对苏轶香说道:小姐忘了,今是元玺是三年啊,小姐您刚刚过了十一岁生辰。

苏轶香一惊,自己竟然回到了十一岁的时候,受后娘迫害刚刚得上鱼鳞之症,还没有被赶出苏家,玉姨还没有离开。

苏轶香忍不住怆然泪下,幸好!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苏家,后娘孟婉贤,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玉姨,我会找到你,不再让你为我熬红双眼,更不会让你因为我含冤而死。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
水蔓青/著| 言情| 连载中
重生不小心成了团宠女主讲述了苏轶香谢骁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回到闺房,苏轶香细细思考自己今后的人生,拿着手指摩擦着自己的玉坠,突见自己脖子闪了闪,转眼自己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苏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