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盈贵妃全文小说全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12-29 18:38     编辑:极品小说
盈贵妃

作者陈盈写的《盈贵妃》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陈盈皇上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作者:陈盈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盈贵妃》 小说介绍

《盈贵妃》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陈盈皇上,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金贵人今日推脱身子不适,不来了。”坤宁宫里,皇后坐在上位,底下的宫女回禀着皇后。“呦,这金贵人可真是个金贵儿人,自从有了身孕,就总是不适。”说话的是一位贵人。“我昨儿还看见她浩浩荡荡带了十几个太监宫女

《盈贵妃》 第5章 免费试读

“金贵人今日推脱身子不适,不来了。”坤宁宫里,皇后坐在上位,底下的宫女回禀着皇后。
“呦,这金贵人可真是个金贵儿人,自从有了身孕,就总是不适。”说话的是一位贵人。
“我昨儿还看见她浩浩荡荡带了十几个太监宫女逛御花园呢,怎么今天要给皇后娘娘问安就不适了。”这是与金贵人同期晋封的彤美人。
“金丙峰早年失了发妻卢氏,这后来的继室家世不过五品官,听说还是上峰意外身故,走了运顶替的,想来规矩是要差些,教养女儿还是得看世家大族。”这也是个爱表现的新美人,不过她得意洋洋说完这番话,自以为讨好了皇后又自抬了身价,却在一众沉默中明白过来,连忙起身给我赔罪:“盈贵妃娘娘,臣妾,臣妾一时口失,只是看不惯那金贵人罔顾规矩,绝没有冒犯娘娘的意思。”
我心里发笑,将军府,陈辟火和我父母亡故,父亲去世前也不过是六品官员,她想要嘲讽金贵人却不想得罪于我。
“哦,你有冒犯我吗?不是你们在说,金贵人吗?还是你们觉得,金贵人与我相似?”此话一出,刚才发过言的都起来给我解释赔罪,我摆摆手,转而向着皇后说道:“皇后娘娘,霁美人深刻反省了自己,平安经都抄完了,还说以后一定谨遵皇后娘娘的教导,再不会冲动做事。”
“霁美人年纪小,性子直爽,本宫倒是很欣赏。”皇后不轻不重地夸了许七七,底下人神色各异,但都知道,皇后娘娘只是不说,并非是没有不满,而我知道,许七七终于要重见天日了。
“我们娘娘真是太美了,不必逢迎谁,皇上对娘娘可是上心得很,不像有的人。”
“翠儿,掌嘴。”我第一次拿出盈贵妃的气势,心里其实是没底的,也不知道翠儿打没打过人,这巴掌万一落不下去,我该怎么收场。
“啪——!”清脆的一声,金贵人、她被打的宫女、许七七、传旨的公公都没反应过来,我心里暗自为翠儿叫了声好,在金贵人张口要发作的时候,拉着许七七走了。
“我说,怎么咱们打了人,咱们还得逃?”许七七赌气地甩开我的手,我忍不住直夸翠儿,“干得漂亮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干脆利落快准狠,看得我太爽了!”
“许七七,你真不该进宫。”我叹了口气,让翠儿去端来两碗红豆汤,点着许七七的脑袋教训道:“为了赌气就进宫,你以为你是谁?没脑子、嘴巴坏、还脾气大……”
“陈盈,你怎么把我说的一文不名……”
“你还不服气,你说说,我哪里说错了?就知道花银子,你嫂子管你是为你好……”
“哎呀,你怎么跟我哥一样,”她抱着脑袋打断我,“知道我偷偷递了名帖,皇上封了封号,他提着剑就来我屋子,说的话跟你一毛一样,我在你们眼里有那么差嘛?”
见我要说话,她赶紧拿起勺子塞我嘴里,苦着小脸嘟囔道,“我这不是,也为了我哥嘛……”
我说不出话来,两个人相看一眼,又同时叹了口气,哎。
金贵人果然拿这件事到皇上那里去告状,只不过她不知道,皇上早就被我一碗十圆汤收买了,听说气得在院子里砸玉器,真不知道这么大气性,生出来的孩子是不是也霸道。
没过几日,金贵人又升为金嫔了,她晋升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寻我。
“盈贵妃娘娘,臣妾身子不便……”
“既然身子不便就回去休息吧,徐公公,送客。”
我毫不客气打断了她的矫情,身子不便也不必坐下,直接出门右转不送即可。她咬住下嘴唇,一副受委屈的模样,我见犹怜,可我不是皇上,我甚至不是男人。
“金嫔这是作甚?脸色如此不好,我看你额头隐隐发青,似有凶兆,你还是快些回宫,让皇上找钦天监给你瞧瞧。”
“娘娘,我从未得罪与你,你为何如此刻薄?”
“……”我好无语,转头问翠儿,“我刻薄吗?”
翠儿:“昨个儿皇后娘娘才夸了您大方友善,热情好客。”
我又转头去问小徐公公,“你说呢?”
小徐公公挺了挺背,对着下面的金嫔故意说道:“也是昨个儿,皇上托乐公公送来西域进贡的葡萄,皇上说娘娘经营饕餮亭辛苦了,虽然一次也没有邀请朕,”小徐公公顿了一下,转头向我,“娘娘,乐公公说,皇上这是跟您撒娇呢。”
“哈哈哈哈哈哈,翠儿,你看见了吗,金嫔那个脸,哈哈哈哈哈哈。”我在软塌上笑得四仰八叉,随手揪了颗葡萄送入口中,“这皇上的话可是咬着牙说的,硬是被小徐说成撒娇了,你不知道,你说他撒娇的时候,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说曹操,曹操便到。
晚膳我多吃了半碗粥,皇上眯起眼睛,问翠儿,“娘娘今日胃口很好?”
前几日,皇上下令停了我屋子里的用冰,中午暑气太盛,我又春乏秋困,一整天胃口都不好,今日实在是出了口气,便感觉有些饿了。
“臣妾今儿个真高兴。皇上,你也多吃点,赶明儿我拿葡萄做了点心,给你送一份儿。”人嘛,该苟的时候,就要苟一点,他是皇上,我不丢人。
“笑得像狐狸,你准没干好事儿。”皇上嘴上不饶人,眉眼却舒展开来,作为一个勤政的年轻皇帝,每日里的事情还真不少,何况朝堂势力复杂,各方平衡也是个费心力的事儿。
吃完饭,我和皇上下起了棋。
“怎么又悔棋?”
“皇上,你说我可以悔两次的。”
“你这是第三次了。”
“上次不算,上次是我手抽筋,不小心放错了。”
“朕听说陈辟火教你下棋,他的棋艺你竟是没有学到一丝半点,怎么做到的?”
“啊,”我手叉腰,转过脸嘟起嘴假装生气,“皇上的嘴巴真厉害,嘲讽起臣妾不留情。”
“怎么,”皇上没生气,反而挑起眉毛,手指轻轻敲着桌子,“阿盈想朕留情?”
他的指节分明,手指修长,我忍不住余光看去,他靠着窗,一身明黄色的衣裳在初升月光下少了犀利,多了抹温柔,我的心不知怎么就随着他敲桌子的节奏跳动起来。屋子里只有乐公公在门口此后,气氛暧昧,他的眼睛望向我,我还插着腰,却不知该怎么收场。
门轻轻开了一下,正当我有些尴尬的时候,乐公公走过来欲言又止。
“说。”
“皇上,金嫔那边说肚子不太舒服,想请皇上过去看看。”
我假装没听见,把手放下来捏起一枚棋子,扣扣上面的“帅”字,假装看棋局。
“朕又不是太医,有病找太医。”
皇上果然是宫中第一毒舌,我差点笑出声。
“皇上……”乐公公感觉要憋出内伤,还是劝了一句。
皇上磨磨蹭蹭,哼哼唧唧,还是赶去了金嫔那里。
“娘娘,这皇上不想去,为何还非要去?”翠儿不解,在她看来,“有病找太医”是非常正确的选择,金嫔明显是想霸占皇上才故意这样,若是真的腹痛肯定早就找太医了,我笑笑没说话,月上柳梢头,我已经想好怎么处理这些葡萄了。
“娘娘,娘娘,新鲜的瓜!”翠儿兴奋地跑进来,吓得我一激灵。
“大清早的,你干嘛!吓得我魂儿的没了。”起床气都给吓没了,我揉了揉眼睛,没好气地问:“是什么瓜?先放在小厨房的仓储屋吧。”
“是金嫔,昨夜皇上去看了,结果硬是没留宿回了御书房,半夜的时候,金嫔宫里吵得不行,竟然真的肚子疼了,娘娘,你说这是不是自个儿咒自己。”翠儿很是兴奋,她倒是爱憎分明。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不关咱的事儿,走,跟我去小厨房。”
因为饕餮亭的缘故,我又磨着皇上,从御厨里挑了两个擅长甜点和汤品的大厨,宫中妃子爱养生,又要保持曼妙身材,所以这吃食上不仅得味道好,还得有营养不长胖。和三位大厨讨论了一下如何处理葡萄,最终决定了三道菜品:
水晶葡萄羹、葡萄馅饼和蜂蜜葡萄冻。
金嫔最终得到了皇上一顿不重不痒的训斥,大概是叫她爱惜身体,凡事以子嗣为重,又送了不少金银珠宝,哄得她老实了几天,转眼就到了皇家秋猎。
所谓秋猎,原本是展示国力尤其是武力的集会活动,所以每年应邀的不仅是宗室子弟,官宦子弟,还有一些地方的世家大族也会派人前来参加。
来吧,展示,威武雄壮的贵族汉子,和满眼冒星星的闺阁女子。
为了秋猎,我最近都忙疯了——大概或许可能是后宫最忙的人?
我和三位御厨敲定了秋猎特供的点心,便让小徐公公去递话,请皇上过来坐坐,尝尝今年新酿的桂花酒。
“朕默许你在宫里做点心,已是仁至义尽,历朝历代,哪有宫妃热衷灶台的?”
“皇上这话就不对了,人人都有爱好,臣妾的爱好还能满足别人的口腹之欲,多崇高啊。”
皇上忽然起身凑近我,我瞬间屏住呼吸,“你只需要伺候好朕,别人?口腹之欲?需要你?”
我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持久战,却没想到,他速战速决了。
这句话我讲给许七七的时候,她一口汤喷了出来,“阿盈,我真的没想歪。”
我没好气地捶了下桌子,“他就是嫌我丢人!”
“好啦,你别气了,秋猎可是大日子,不仅是宫里宫外,就连周边的小国也都盯着皇上,他也是怕出什么岔子。”
“许七七,你把烧饼给我放下!”
我从叛徒许七七手里夺走了糖心烧饼,还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嘟囔一句“反正吃得差不多了”,趁我不注意又拿起桌上的一串葡萄,一边往嘴里丢葡萄,一边跟我说:“葡萄冻难做吧?我听说皇上停了你宫里的冰,嘿嘿,你若是答应不要我银子,让我吃白食,我就借你冰用用。”
“吃白食这种事儿也能理直气壮说出来的,也就你许七七了。”
“我可是小将军的妹妹!这有什么,吃你陈盈的白食,不算白吃!”
“这话怎么这么……怪呢。”翠儿实在忍不住多了句嘴,我和许七七相视一愣,忽然大笑起来。“许七七,你就是个白痴……”
“话说,最近敏贵人没来你这里了?”许七七笑够了,问我道。
“我怎么觉得,你是不是吃醋了?哎呀,你是我亲妹,敏贵人是朋友嘛。”
许七七“切”了一声,“我才不吃醋,我只是觉得她,怪怪的。你说她喜欢美食,可每次我来见她也并没多吃什么,而且我听说,”许七七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她是自己要求进宫的。”
“你不也是吗?就许你家有嫂子,不许人家也进宫?”
“这不是一回事儿,我是觉得,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看她一上来就招皇上不喜欢,然后也没有啥才艺,还喜欢吃……”
“许七七,你什么时候也在背后说人闲话啦?”我站起来敲了敲她的头,对着窗外纷纷落下的桂花感慨道:“真想跟皇上请假,不去秋猎,趁你们都不在我好好在宫里造作一番。”
请假,是不可能请假的,不仅如此,皇上还特别吩咐了乐公公,让他派人手看住我。乐公公嘴巴抹了蜜,圆滑地苍蝇都站不住脚:“皇上这是心里惦记娘娘,毕竟那围猎场上箭不看人眼,娘娘只需在阴凉处等着皇上给您猎兔子就行。”
今年的围猎场重新整修后加了一个高高的看台,直直面向赛马的区域,整个围猎场背靠茂林,据说里面有不少动物,甚至还有狼。只有成年男子才能进入茂林挑战自我,其他人等只在圈养的兽场活动。陈辟火和许未都参加了茂林猎兽,他们是带着政治任务必须给皇上献上狼的,西北望,射天狼,这个寓意就不必多言了。
宫妃和诰命夫人们早早坐下,准备欣赏男儿们矫健的英姿,几位年龄颇大的夫人窃窃私语,顺便物色一下适龄好汉,或许可以捉回去作女婿。我再三坚持换上了骑装,翠儿无语,小徐公公又出汗了:“娘娘呦,皇上可能或许大概不是很希望您特立独行。”
“笑话,我可是陈辟火的妹妹,”我学着许七七的口吻,“再说了,秋猎不穿骑装,穿那些个拖拖拉拉的裙子,又不是来郊游的,我大雍好汉当然要穿骑装,骑高头大马。”
“娘娘,骑马就不必了,”小徐公公欲言又止,“秋猎很久以前,就没有宫妃骑马了。”
“猎马向风飞,雕弓白锦衣”,看到皇上一身月光白的骑服乘风飞马,我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这句诗。出乎所有人意料,皇上的马没停下,竟朝着我踏步而来。
“阿盈可会骑马?”他居高临下,意气风发,风险些迷了我的眼,我清脆开口回到:“当然,我哥哥教过的。”
话音刚落,就有太监牵来了一匹枣红色的大马,看品相该是今年北朝进贡的宝马。我毫不客气,翻身上马,惊得昭淑妃吸了口气,我一边安抚马儿,一边还不忘扭过头给淑妃抛了个媚眼。
“陈辟火教得不错,就是不知道你这马跑起来,会不会露怯。”皇上眼前一亮,说出的话却是挑衅的。
“这马不错,宝马配英雄,臣妾虽不是英雄,但是臣妾不惧一试。”说罢,我便拉着缰绳来到围场边缘,抬头骄傲地示意了皇上,哼,挑衅,我接招便是。
皇上挑了挑眉,来到我身旁,马飞出去前,我听见风夹着他的声音:“别逞强,朕又不在乎输赢。”
皇上不在乎,可我在乎,他小瞧了我,四舍五入就是小瞧了女子。我拉着马飞奔出去,整个身体都与马儿保持平行,围场是大圈,拐弯的地方比较缓,若是想要抢下时间,便需要提前适应速度然后压低身体带着马儿转弯。随着马的飞驰,我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骑马,当时父母刚去世不久,哥哥为了带我散心,才问上峰家借了一匹小马驹,说教我骑马。郊外的天气特别好,空气里都是草香,我有些害怕,陈辟火摸摸我的头,半跪着对我说:“哥哥在,不怕。”他坚持让我自己上马,不肯抱我,他说马要自己上,路要自己走。
那天直到暮色四合时分,我才终于颤颤巍巍上了马,陈辟火牵着马跑了几圈,回来的路上他给我揉着脚踝,说囡囡不要哭,爹娘在天上保佑我们,哥哥永远为你牵马。
皇上的一声“驾”,把我从回忆里拉回来,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比起我们家的大英雄陈辟火,这皇上怎么看都差点意思,我不管,我哥就是最流弊的!
皇上的马头路过我的时候一脸复杂,我猜他可能是没想到,盈贵妃娘娘居然骑术了得,竟然在出发的时候领先一个马头,哈哈哈哈哈,心里美滋滋,手里又收紧了缰绳,管他什么天王老子,我哥在场下看着呢,我要赢!
上上上届、上上届、上一届秋猎的优胜者分别是身为太子的皇上和皇上本皇,然而这一届皇上怕是拿不了大满贯了。下场的时候,皇上脸色不好,却还想维持大气风度过来接我下马,我却行云流水地下马落地,稳得一批,忽略他一脸错愕的表情和僵在半空中的手,我对着看台上星星眼的诸位贵女比划了个大大的爱心。
“半个马头,有意思。”靖王爷是贵太妃的儿子,皇上的弟弟,注意到他的视线,我便朝他看去,他的目光让我感觉有些侵犯性,但定眼去看又看不出什么。
我抱拳对着皇上一句“承让了”,转头就看见昭淑妃小脸透红,看见我看向她,又扭头咬唇吩咐身旁的侍女拿来笔墨,我有些好奇,她难不成是被我的英姿飒爽迷住,要当场为我写诗?
许七七在看台上张牙舞爪地大喊一声“漂亮!”还冲我挤眉弄眼,惹得身旁的宫女急得像热锅蚂蚁,尴尬地四处看着,生怕别人注意到自家娘娘的跳脱。
敏贵人低着头,于贵嫔冲我点点头,微微一笑,她身边的金嫔嫉妒地簪子都歪了,看台突出,各个宫妃的表情和心思一览无余,我忽然看向皇后娘娘,她面上带笑只是这笑竟有些苦涩,似乎不是对我,又似乎是透过了我。
“盈贵妃娘娘真是飒爽英姿,骑术一流,当属我大雍女子楷模!”
忽然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侧目,我也循着声音看到了一位身穿骑服的贵女,她五官秀气,眉眼还未舒展开,身形少女,在一众华衣贵服端坐的贵女中尤为显眼。我和她四目相对,她笑盈盈的,还有两个可爱的梨涡。旁边的夫人有些无所适从地捂住她的嘴巴,又觉得不合适放下手,拍拍她的胳膊。
“皇上、盈贵妃娘娘见谅,小女未曾见识过如此盛大的场面,一时失言……”一个穿着三品官服的小胡子出来告罪,皇上却摆摆手:“赵爱卿的嫡次女,倒是性情率真可爱,盈贵妃不愧是大将军的妹妹,我大雍男儿女儿都要身强力健,意气风发。”听懂了皇上的称赞,那个女孩竟然偷偷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刚好一阵风吹落桂花香满头,皇上转眼看着我发愣,半晌伸出手,摘掉了我鬓角的桂花瓣,低低叹了口气,“阿盈……”
我没等他说完便侧过了身,人前秀恩爱这种事不适合我。倒是坐在看台最旁边的一位女子,引起了我的注意,若我没记错,这是新晋的悦贵人,她是北朝女子嫁进皇宫,和不断搞事情也不断晋升的金嫔相比,显得格外淡定从容。我是同情她的,远离故土嫁来比自己国家更强大的国家,名为联姻,实则是示弱,不然也不会只封了一个贵人。比起大雍女子,北朝女儿更适合骑装,可她穿着宫妃的简便衣服,似乎不想引人瞩目。
“阿盈,你刚才太帅了!不偏不倚地说,皇上还真不如你帅。”许七七凑到我耳边小声说着,她似乎兴致勃勃,“你不知道,刚才这些妃子们都看呆了,哈哈哈哈,尤其是你纵马超人,越过皇上一个马头的时候,她们都感慨不愧是陈辟火的亲妹,”她支起身子,从上到下打量
我,又凑过来:“这身骑装真好看,尤其是飞马奔腾,更显青春活力呀!”
“许七七,你这拍马屁的功夫,但凡用在你嫂子身上,也不至于没钱买糖人吃。”我心里是得意的,但我不说,已经赢了皇上——虽然我谦虚了一下,说了句“承让”,但我可不觉得他有让我。
有了皇上突然兴起的赛马,整个场子也活跃起来,皇上特许贵女们可以在安全的地带走动,我身边一下围过来好几位贵女,其中就有刚才赵大人家的嫡次女。她先是行了礼,看样子又准备开口夸我,忽然,人群爆发一阵惊呼,原来是一众贵族子弟出场了。
领头的是靖王爷,然后是其他几位王爷,亲侯之子,我一眼就看到了威风凛凛的陈辟火。和前面的官僚子弟、宗室子弟不同,陈辟火和许未气场淡然却不容忽视,虽然马匹差不多,但人和马的精气神是可以看得出差别的,他们俩的健硕体格也显得格格不入。
秋猎这种活动,不是大将军的主场,我一眼认出陈辟火的马不是他心爱的坐骑“风驰”,那是一匹汗血宝马,日行千里,跟着陈辟火上过战场,并多次带着他斩敌人大将于马下,甚至在陈辟火陷入戈壁狼群时英勇上前,一人一马挑战生死极限。
许七七吹了个口哨,她哥哥许未看了过来,旁边的宫女推了一下笑得东倒西歪的许七七,我也忍不住提醒她:“你别太放肆,这么多人盯着呢。”
围场的小太监上前跟皇上请示,又转过身,面对着看台和诸位贵人,宣布了本次秋猎的彩头:
第一个从茂林出来,并猎到雪狼的人,可以对皇上提一个要求。
茂林里竟然有雪狼?这种满口尖牙利器,一匹狼可以单挑一个村的存在,实在是有些危险。然而诸位猎手却是兴奋了起来,这个彩头的诱惑非比寻常,提一个要求,加官进爵?还是美女妻妾?
不等我胡思乱想,我听见一声鹰隼的叫声,是“电掣”!
“哥哥把追风也带来了?!”我太诧异了,电掣是陈辟火一年前捡到的雏鹰,他不忍心看见一只鹰隼废掉,便悉心照料,养大后,鹰隼知恩,盘旋不去,我哥无奈只能给它起了名字“电掣”,追风很黏我哥,在将军府的时候,我总是要和它较劲吃醋,没想到秋猎还能看到它。
“我哥不会认真了吧?”
想到刚才太监公布的秋猎彩头,我有理由怀疑他是真的想跟皇上提个要求。
出乎所有人意料,一向有“谪仙”美名的户部尚书之子钟永韬一骑绝尘首先进了茂林。
“听说这位主儿几个月前才学的骑马,”小徐公公太有眼力见了,见我面露惊讶便道出自己听到的八卦,“尚书夫人左劝右劝都不听,非要参加这次秋猎,甚至跪到了老太太跟前,尚书夫人没辙,才答应了,没想到一介书生也能有如此勇气。”
“佩服,佩服。”
我和许七七听得感慨,默契地双双拱手以示钦佩,皇后娘娘侧目,见我们俩滑稽的表情和动作,笑了出来,我看见她嘱咐身边的宫女,接着宫女就走了过来。
“请盈贵妃娘娘一叙。”
坐在皇后身边,我终于像个贵妃了。只不过这糕点有些眼熟,我试探地问:“娘娘,这马蹄糕?”
“是皇上特意吩咐御膳房准备的。”
心里一动,这马蹄糕是我小厨房的头牌点心之一,皇上这个死傲娇,嘴上说不行,暗地里却让人做了点心。
“户部尚书家的独苗性情温和,文采斐然,却因自小体弱不善武功,他方才有勇气第一个进入茂林,实属不易,盈贵妃觉得如何?”
“臣妾以为,这位公子想必是有所期待,所以才能苦练骑技和弓箭,为的就是秋猎这天得偿所愿吧。”皇后娘娘但笑不语,拿起一块马蹄糕放在嘴边,大块的荸荠脆脆甜甜,我忍住了给她讲解这美味的冲动,听见她又说:“期待啊,年轻真好。”
这话就奇怪了,皇后娘娘年不过25,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我没有接话,只也拿起一块马蹄糕,这个季节的荸荠真好吃。
勇敢的男儿们依次进了茂林,陈辟火竟是最后一个,他进去前还回头往看台这边望了一眼,大概是在找我,我坐在皇后身边不能自在,也没有给他挥手示意。皇后娘娘似乎知道我的心意,称自己有些乏累便让我退下。
“哎”,我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便看见许七七不住的叹气。
“你干嘛呢?”
“不知道我哥带够干粮没有,我刚才听太监说,今年的秋猎之所以皇上敢开出这么诱惑人的彩头,就是因为雪狼不止一匹!而且,前些天下大雨,山上的松石有些滑落,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碰上迷路。”
许七七不是个爱操心的人,但此时的她特别像她的嫂子。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人,人心都不怕,难道还怕雪狼吗?”

盈贵妃
盈贵妃
陈盈/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盈贵妃》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陈盈皇上,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我叫陈盈,是骠骑大将军陈辟火的亲妹妹,如今的盈贵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