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我打赌你喜欢我时梧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发表时间:2021-01-11 17:36     编辑:极品小说
我打赌你喜欢我

热门小说《我打赌你喜欢我》是作者时梧所撰写,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

作者:时梧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我打赌你喜欢我》 小说介绍

《我打赌你喜欢我》是时梧写的一部精彩小说。主要讲述了: 被全世界逼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被全世界逼着跟前男友结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以及,被全世界逼着跟分手四年的前男友结婚,还得向世人秀恩爱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木桐正在思考人生。在前往民政局的路上,木桐所在的车内四

《我打赌你喜欢我》 第1章 免费试读

被全世界逼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被全世界逼着跟前男友结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以及,被全世界逼着跟分手四年的前男友结婚,还得向世人秀恩爱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木桐正在思考人生。

在前往民政局的路上,木桐所在的车内四个人,后面的一辆车内五个人。

木桐车内四人分别是:利泽野的经纪人、利泽野、木桐的经纪人、木桐。

后车五人,分别是,利泽野的父母和姐姐,以及木桐的父母。

哦,对了,两辆车子的后视镜都挂了大红花——酒店开业剪彩用的大红花。

木桐捂着额头靠在车窗上,斜着眼向利泽野使眼色。

利泽野的表情很淡定,在贴了反光膜的车内,都维持着人前帅气高冷的影帝形象,不发一言,垂眸闭目养神。

空气里流淌着高雅的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曲。

木桐露出一个嫌恶的表情。

“噗嘶——噗嘶——”木桐用气音小声呼唤利泽野,以此来吸引对方的注意。

利泽野瞥了她一眼,眼睛微微眯起,仍旧面无表情。

木桐向前排高兴得仿佛他们自己结婚了的俩经纪人努了努嘴,做了个手势和口型:“怎么逃?”

利泽野轻轻收回视线,压根儿不搭理她。

木桐气得差点要吐血,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出手机,啪嗒啪嗒给他发了一长串微信,点击发送。

结果,发送失败!!

系统提示:“Liz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想摔手机了哦!木桐捏着手机气得发抖。

她飞快地复制粘贴文字发了短信过去。

“叮——”

利泽野的手机一声响动,他瞥了眼木桐,木桐睁大双眼,急切地催促他看手机。

利泽野打开短信一看。

“你到底怎么想的!我们被赶鸭子上架送去结婚哎,再不快点想个办法我们就要真的结婚了!真的结婚了!你难道想跟我一辈子捆绑在一起吗?大哥!喵喵喵???快点找个理由掉头回家啊!喵喵喵???”

利泽野把手机锁屏,放到一旁,然后继续冷着脸,跷着二郎腿一言不发。

木桐气得双目通红,就差变成狼狗扑上去咬人了。

她立刻又发了条短信过去。

“大哥!我们结婚了的话,你可能会遭遇婚后冷暴力、婚内出轨,以及睡觉的时候被枕边人拿小锤子砸死等等状况!请你三思!”

利泽野瞥了一眼预览短信,仍不搭理她。

木桐继续锲而不舍地发短信:

“利泽野,你浑蛋!我跟你没完!”

“利泽野!你人格分裂!”

“渣男!”

“以后离婚了我要分你一半家产!你等着!”

……

“叮——”

“叮——”

“叮——”

……

“那什么……泽野,你要不要看看手机,好像有人给你发了很多短信啊。”利泽野的经纪人薛凯正开着车,还不忘提醒他。

利泽野总算说了上车以后的第一句话:“嗯,澳门赌场诈骗短信,很吵。”

木桐气得大叫:“啊啊啊啊啊!”

木桐的经纪人姜云一惊,扭头看她:“你发疯了吗,木木?”

“没,车内空气太闷了,我练个声好准备参加下周的音乐节目。”木桐露出一个虚伪的笑容,解释道。

利泽野冷笑:“呵。”

木桐伸手挽住利泽野的胳膊,捏他小臂内侧的嫩肉:“泽野,你笑什么呀?是不是觉得我能拿冠军呢?”

利泽野忍着痛,磁性的声音微微上扬:“哦?你这半吊子水平,不被淘汰就很不错了。”

“承蒙你吉言呢。”木桐手上微微用力——她的确已经被内定淘汰了呢。

薛凯憨傻,呵呵直笑:“你们俩感情可真好,每时每刻都在撒狗粮。”

木桐:喵喵喵?他们明明在互相diss对方,到底哪里撒狗粮了!

木桐在反思为什么陷入这样尴尬两难的境地。

一群人押着她上刑场一样,往民政局而去,而这群人不知道她内心有多么纠结煎熬,反而开开心心、普天同庆一般。

姜云还很兴奋地跟两人提议:“你们办好证后,再站到拍照的地方让我们拍一张,晚上你们找个好点的时间,发微博宣传宣传。”

“干吗啊?给民政局做广告啊?”木桐黑着脸吐槽。

姜云不赞同地瞥她一眼:“啧,好给你们的粉丝和CP粉一个交代啊,大家都盼着这一天呢。而且,《新婚燕尔》节目组正在物色新一季度的嘉宾呢。”

《新婚燕尔》是当下很火爆的一款明星婚恋类真人秀,以跟拍娱乐圈新婚夫妻生活琐事为节目主要内容,笼络了大批粉丝和CP粉。

姜云冲木桐使了个眼色:“知道了吧?”

木桐闭上眼:“我眼瞎。”

“你真的很不乖哦。”

“你第一天认识我哦?”木桐懒得睁眼看她。

姜云不理她了,扭头问利泽野:“泽野,你看……这样可以吗?”

因为咖位不一样,纵然姜云跟利泽野很熟,仍旧对利泽野特别客气恭敬,听得木桐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这一声很微弱,利泽野还是听见了,他面不改色地用余光瞧了她一眼,对姜云点点头:“你跟凯哥商量,可以的话就行。”

“当然好了。”薛凯忙不迭地答应。

“那可以。”

木桐生气地发出噪音:“哇啦哇啦哇啦!”一群唯利是图的小人!

姜云捂住耳朵:“你干吗啊?”

“练声!我要练花舌!唱歌剧!”木桐吼道。

姜云也生气了:“我这就给导演组打电话让你退赛!”

“……”

木桐的心里焦灼不已。

这明明都是利泽野的错,为什么现在变成她要跟利泽野结婚了。

要不是利泽野被人跟拍到跟小模特约会逛街,他们俩会被质疑感情生变吗?会演变成被家里人逼问催婚?

没错,他们俩是分手四年之久了,但是这件事情,除了当事人和木芽,没有人知道。因此,除了他们三人之外,所有人都以为,木桐和利泽野还恩爱如初,一恋就是七年。

为什么不公开分手?

木桐承认自己很贪心。

她贪图利泽野的名声,贪图外界营造的两人恩爱的虚假氛围,贪图捆绑营销后的人气。

她最贪婪的,是人前利泽野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料和充满爱意的眼神。

人前人后,仿佛一梦一醒,恨不得一辈子沉浸在梦中。

浑浑噩噩,在三线开外徘徊了四年,享受着利泽野青梅竹马的女友头衔七年后,这场梦骤然惊醒。

两周前,利泽野和小模特偷偷约会逛街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开来,似乎压根儿没有狗仔来跟利泽野谈价钱,直接就发到了网上。

利泽野头疼得很。

照片凌晨被人发在微博上,木桐那时还趴在被窝里看漫画,微博头条推送到她手里,打开微博一看,她的微博就被人刷爆了。

“木木,你跟影帝怎么了?”

“心疼木桐,最好的七年都被狗吃了。”

“利影帝这是人设崩了吗?”

“当事人没有回应都别随便下结论!”

“我不管,我就是站影帝!”

……

木桐一头雾水地看完头条八卦之后,黑着脸回到自己的主页,发了条微博,瞬间转发评论破万。

木桐-JOY:喵喵喵???

大部分吃瓜群众解读是这样的:“看来利泽野跟小模特有关系,木桐也不知道,心疼。”

大部分粉丝是这样解读的:“看来利泽野跟小模特有关系的谣言,让木桐觉得很可笑,实在太耿直了,可爱!”

以及木桐和利泽野的经纪人是这样解读的:“你不跟我们商量随便发什么微博回应!是不是傻!”

利泽野深夜的时候给木桐发了条微信,没错,那个时候利泽野还没有删掉木桐。

Liz:“你先别着急回应,我跟凯哥商量一下。”

饭桶:“可是……我已经发了回应微博了。”

利泽野大概是去微博看了一下,回来发了串省略号给木桐。

饭桶:“不行吗?”

Liz:“你没有别的想法吗?”

木桐看着这条消息,忍不住气笑了。

饭桶:“我应该有什么想法?你是我的前男友,不是我的现男友。看着前男友跟小模特约会逛街,我还应该像个歇斯底里的怨妇一样不高兴地找你理论吗?我哪里有资格啊。”

话说得很酸,利泽野看得眉头紧锁,心里不舒服极了。

Liz:“首先,我跟Kate没有那方面的关系,就是工作上来往;其次,别人不知道我们俩分手了,你保持无所谓的态度,吃亏的是你。”

木桐觉得很委屈,分手四年,利泽野身边一直没有别的女人。除了她这个对外公开的女友,利泽野一直没有别的花边新闻出现。这一次突然爆出这样一条绯闻,木桐心里很害怕。

她怕这个Kate对利泽野来说,比她在利泽野心中还要特殊。

这个可能性,让木桐很害怕。

利泽野说得有道理。利泽野是戛纳影帝出身,国内金鸡百花双料影帝傍身,不仅仅是国内,国际上都粉丝无数,口碑人气都无敌,咖位可高了。若跟利泽野分手的事情公开了,对木桐百害而无一利。

Liz:“还有,你别老是提我们俩分手的事,把微信删了,被人发现了不好。”

“谁会看你微信哦?女朋友?”木桐心里不舒服地戗他。

Liz:“没有。以防万一。”

这条一再强调没有女友的信息让木桐心里好受不少。

饭桶:“嘁!”后面附了一个小鲜肉翻白眼的表情。

木桐虽然对利泽野的话很不满意,但她犹豫了五秒钟,还是乖乖地删掉了关于分手的聊天记录,想了想,顺手把小鲜肉的表情也删了。

要是被别人发现了自己发这小鲜肉的表情……大概会被他粉丝给黑到回家哭着喊妈妈。

Liz:“把历川游的表情包都删了。”历川游就是这个小鲜肉。

饭桶:“我删了聊天记录了。”

Liz:“下载的表情包也删了。听话。”

饭桶:“我傻啊,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Liz:“历川游现在跟我同剧组拍戏,他是男二。”

饭桶:“……”

Liz:“他今天还夸你漂亮。”

饭桶:“我删。”

饭桶:“给我他的微信,我要请他吃饭。”

Liz:“想都别想。”

“垃圾。”木桐撇着嘴轻蔑地发了个语音过去,然后乖乖地删了历川游的表情包。

接着,她扭头就换了个微信号,跑利泽野职业黑粉群里发消息:“有没有建国的表情包!快发我一个!”

“建国”是利泽野的别称,利泽野,十月一日出生,别称“李建国”。

这个容纳了两百号人的利泽野职业黑粉群,只要关于利泽野的黑料,一抓一大把,就是没有一条是关于他们俩分手了的黑料,木桐深深地觉得这群黑子太不专业了。

有时候,她都想自己编一条“实锤”爆料发出来,让这群黑子看看他们俩分手的内幕。

偏偏黑粉群里有个公认的态度:“李建国虽然虚伪做作还自恋,但是对木桐很好,对恋人来说是个好男人。”

啊呸!木桐觉得这群黑子大概都是粉到深处自然黑,因为得不到利泽野而黑!

现在木桐也就是求表情包的时候才会来这群里蹦跶了。果然,求表情包消息一发,半分钟后,利泽野各种表情包顿时挤满了屏幕,木桐收表情包收得手软,忙不迭地道谢。

她觉得,黑粉群还是很有用的,不能因为他们不知道连经纪人都不知道的绝密黑料,就diss他们不专业。

于是出于愧疚,木桐发了个十块钱的随机红包,限十个人收。

很快,她就被人骂抠门。

木桐心满意足地切换回原先的微信号,发现姜云给她发了十几条微信了。

木桐见她着急,急忙打电话给她。

姜云立刻接起来,说道:“我跟薛凯商量过了,也搞清楚情况了,木木你跟泽野有沟通过吗?没吵架吧?”

木桐疑惑:“啊?”

姜云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你啊什么啊,我说泽野跟Kate照片的事情。”

“哦……我跟他微信有聊过啊。”木桐慢悠悠地说道。

“你们没吵架吧?”

木桐笑道:“有什么好吵架的啊,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嘛。”

又不是真男女朋友,有什么好吃醋的。

木桐皱着眉想。

姜云松了口气:“你们解释清楚就好。薛凯也跟我说了,他们是工作上的联系,没什么别的关系,让你别想多。我觉得泽野也不是那种人。”

木桐心说“他太是这种人了”,嘴上却说:“我不多想,你们相信他就好。”她可不相信。

姜云:“嗯嗯,过会儿泽野会发解释的微博,你转发一下,发表一下态度,别用你那‘喵喵喵’的非人类语言,知道吗?”

木桐问:“咯咯咯可以吗?”

姜云反问:“你觉得呢?”

木桐撇了撇嘴:“好啦,那我就说人话啦。”

总算让不着调的三线小艺人听话了,姜云狠狠松了口气,安慰了几句:“辛苦你了,都快一点钟了还没睡觉,为这事忙到这么晚。”

“不辛苦不辛苦,姜姐最辛苦。”木桐虚伪地溜须拍马,一点都不提她这么迟还没睡觉是因为刚才在收割“李建国”表情包。

姜云实在困得不得了,没聊两句就挂了电话。

木桐精神倍儿足,发了一会儿呆,又趴回被窝里看她的漫画本子。

她才看了十页漫画,微博头条推送又跳了出来——“利泽野对模特约会照片做出回应!”

木桐翻了个白眼,碎碎念道:“这么积极,真爱蹭热度哦。”

说着,她打开微博,心不在焉地飞快转发了利泽野刚发的回应微博,用嫌弃的表情,撇着嘴飞快地打字,嘴里读着:“爱心爱心爱心么么哒。”

“噫——恶心。”她翻了个白眼,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切回漫画继续看。

以至于,她第二天才知道利泽野那条微博到底发了什么内容,在看到自己微博被转发了五十多万的时候,她差点把手机掉入水槽里蘸牙膏沫。

利泽野:关于今天媒体爆出来的照片,我本不愿意解释。因为这本来是瞒着她的,但是怕她想多,我还是解释一下,我跟Kate是去物色一件很珍贵的东西,Kate在这方面眼光很好,所以我才请她带我去。给大家添麻烦了,抱歉。

木桐皱着眉思索了半天都没想明白前面这两个“她”是谁,以及“很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她发了个黑人问号的表情给利泽野。

利泽野在拍戏,没有回她。

木桐就翻了一下评论,顿时惊掉了下巴。

“啊啊啊啊啊啊!牧野夫妇终于要结婚了!”

“是去挑钻戒的吧?是去挑钻戒的吧?是吧?是啊?”

“容我下楼跑三圈。”

“有生之年!”

“木桐已经承认了,天哪,终于要看到最爱的牧野夫妇结婚了!我要烧家书给我太爷爷看!”

……

木桐半张着嘴,感觉自己像个智障。

为什么评论里的每个字她都认得,就是不懂到底是几个意思?

她跑“我敬爱的李建国”黑粉群里发了个“李建国”问号表情包,问:“昨天晚上,又发生了什么?”

黑粉们回答得很快:“建国又来卖深情好男人人设咯,不过我感觉这次他洗白可能是真的,拍到他们的背景刚好是一家高级定制钻戒的门店。”

木桐抽了抽嘴角,刚好有黑粉发了照片,圈出了门店的招牌给木桐解释,木桐才明白过来。

“垃圾李建国!”木桐把牙刷往水槽里一扔,愤恨地说道。

居然顺水推舟这么麻溜儿!张嘴就满口胡话,让大众自己猜测出一场求婚好戏码来。到时候过几个月被问到怎么还不求婚,他又可以说,自己并不是去买钻戒求婚啊,根本没承认过啊之类的。

呵呵,好有心机的男人!幸好他们俩早就分手了!

等等……他们俩分手了,那利泽野去珠宝店做什么?真的要买钻戒?给谁?

一想到这里,木桐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般不舒服了。

“这个薛凯跟我说了,但是你嘴巴把不牢,还是不跟你说了。”姜云回答木桐关于珠宝店的问题。

木桐腹诽着,她跟利泽野分手四年都没被人知道,她嘴巴还不牢靠?

“哼,没兴趣,反正又不是真给我买钻戒。”木桐翘着下巴气闷。

在去录制综艺的路上,车内都是自己人,姜云就实话实说了:“有给你买啊。”

“什么?!”木桐震惊了。

“嗯,薛凯说,泽野的确是给你买钻戒去了,10克拉的,厉害吧。”姜云笑眯眯地说道。

“啊?干吗给我买啊?居然给我买10克拉的,太便宜了吧!”木桐张口就diss利泽野。

姜云黑着脸:“你知道多少钱吗?”

“咦?不知道。”

“一千两百万。”

“能直接打我卡里吗?”

“……”

木桐有些受不了了,吼道:“不是啊,为什么给我买钻戒啊?我不要这东西啊,还不如给我买一箱漫画!”

姜云说:“人家想向你求婚不行啊!”

木桐:“?”

空气里一阵尴尬的沉默。

在前排缩着肩膀瑟瑟发抖的小助理一句话都不敢吭声。

末了,木桐才问道:“哎?为什么……他真跟你这么说?”

“那没有。”姜云说道,“要不是这样,他买这么大一颗钻戒做什么?”

木桐讷讷地问:“拿来当迪斯科球?”

“……”姜云抽了抽嘴角,黑着脸。

姜云说道:“泽野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喜欢你?”

木桐笑眯眯地耸肩回答:“什么样的锅盖配什么样的茶杯咯。”

“啥?”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

“拜托哦,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刚成年,你都不说他老牛吃嫩草。”

“可是你那时候成年了啊。”

木桐拿鼻孔对着她:“谁告诉你他拱我的时候我就一定成年了。”

姜云问:“所以那时候你成年了吗?”

“成年了。”木桐痛心疾首,还是她倒追的利泽野。

姜云:“……”

缩在副驾驶的助理小周,发现听到了太多秘辛,整个人战战兢兢。

木桐不管三七二十一,下定结论:“利泽野肯定不会跟我求婚的啦。”

姜云问:“要是真求婚了怎么办?”

木桐撇撇嘴,转了转眼珠子:“那我就答应喽!”反正那家伙不可能求婚,他们俩都分手四年了哎。

姜云出声:“小周。”

助理小周急忙应道:“在……在。”

“你作为见证者了哦,还有石司机。”姜云对两人说完,又回头对木桐说,“你不准反悔哦。”

木桐拍拍胸脯:“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木桐参加了一档音乐竞演综艺节目,她只排了两期。也就是说,无论她唱得好坏,她都得在第二期节目中被立刻淘汰。

木桐作为偶像少女组合JOY的主唱,当初主打的就是唱功和门面担当。本来木桐的个子不算高,还做不了门面担当的设定,但利泽野的姐姐利泽晴特别疼木桐,她还是达利集团的总经理,达利集团持有木桐所在的经纪公司陆世传媒20%的股权。于是,她给木桐开了后门,练习生都没怎么做,就直接空降成为JOY的主唱。

当然,陆世传媒的老板没有那么傻,木桐的唱功的确很不错,他才会拍板决定。

木桐在JOY解散后,就全身心投入演戏中,足足三年没有在镜头前开嗓了。这一次参加音乐节目她很开心,不过只有两期,她特别不甘心。

“到时候多半说我唱功不好之类的把我淘汰啦,好气哦。”木桐彩排的时候,在后台不住地吐槽。

姜云翻着白眼给她整理耳返:“拉倒吧你,跟你同台竞演的,资历最嫩的都拿过金曲奖,你算哪根葱?”

“前超人气偶像少女组合JOY的主唱?”木桐回答。

姜云翻白眼:“别丢人现眼了。”

木桐瘪了瘪嘴。

排练唱了遍晚上要录制的歌曲后,木桐还嘟囔着:“喉咙好紧。”

“我教你怎么开嗓吧?”讲话的人就是所谓的资历最嫩的金曲奖得主张扬。

他跟木桐同龄,同年十七岁出道,只不过人家一直坚持在音乐的道路上,木桐则是一出道就开始跑偏了——毕竟她并不是为了唱歌才进入娱乐圈的。

他们俩私交不错,偶尔还会一起玩“狼人杀”。

“不要哦,我怕跟你学了一下午,我唱歌都带台湾腔了呢。”木桐吐槽道。

张扬故作生气:“你怎么这样!”张嘴就台湾偶像剧的腔调。

木桐在一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嘛!”张扬继续用他浓重的台湾口音说着偶像剧台词。

木桐快笑趴在地上了。

“这不是你自己演过的偶像剧的台词吗?”张扬拍她的肩膀。

木桐立刻收起笑容,轻咳一声,白了他一眼:“我有演过吗?”

“有啊,你刚出道的时候,你们JOY三个人都演了呢,插曲还是我唱的呢。”

木桐面无表情:“那你大概来自平行空间。”

姜云从一旁拿着木桐的手机过来递给她,肃着一张脸:“看看手机,跟我过来。”

木桐收起笑容,被姜云严肃的表情吓到了,急忙对张扬说声抱歉就跟着姜云到了后台角落,走路过程中顺带瞥了一下手机屏幕。

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她都要奓毛了。

娱乐记者小王子:#周一见#来了,利影帝女友,小花旦木桐今日被拍到在女性友人的陪同下逛幼婴服装店,难道是喜讯将近?结合昨晚利影帝的声明,大胆地猜测一下,或许是奉子成婚?

微博还配了三张静态偷拍照,一张动态图。

照片就是上周木桐跟木芽逛街时,进幼婴服装店拍的。木桐逛街不怎么变装,墨镜、口罩、鸭舌帽三件套都没戴。

木桐把手机往姜云怀里一塞,气急败坏:“什么毛病啊!这个王子怎么还没退圈啊!每周都搞什么周一见,烦死人了!”

娱乐记者小王子算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狗仔,每个月都能整一出大新闻大八卦,每周一都放几条小八卦。木桐不知道这条八卦在他那二算哪个级别的,不过她知道,多半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她身后还有个“李建国”影帝。

“拜托啊,那是木芽陪我给金晨小宝宝挑衣服去的啊!我怀疑他们脑子有问题,还大胆地猜测一下,他们怎么不大胆地跳楼一下!奉子成婚,奉你……”

姜云意识到木桐要口无遮拦地爆粗,急忙瞪了她一眼,直瞪得木桐闭上了嘴。

“哦。”木桐怏怏地瘪了瘪嘴。

姜云说:“你别装了。”

木桐一愣:“咦?”

姜云眼底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副老妈子看自家媳妇一样,捏了捏木桐瘦小的胳膊,笑道:“瞧你,耳根子都红了。”

木桐:“???”她这是气红的呀。

“我会装作不知道的,你也装作不知道,等着好消息。”姜云说完,轻笑一声,小跑着离开了。

木桐目瞪口呆:“我……什么好消息?喵喵喵?”

录完节目,姜云从头到尾都一副“我家乖女儿要出嫁了”的诡异表情盯着木桐。

木桐被盯得浑身发寒,她忍不住打开话题,想转移姜云的注意力:“下午那照片,我要怎么回应?”

姜云微笑着说:“你跟泽野商量着就好。”

“我……”MMP!

木桐紧紧闭上嘴,瞥了眼副驾驶上侧着头小心翼翼盯着她的小周。

小周急忙摇头:“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知道做这行最要紧的是口风严实。

“你知道什么啊?”木桐无语。

被姜云用慈祥的眼神送下车,木桐上楼的时候两条腿都是虚浮的。

出了电梯门,她先踹了一脚隔壁邻居的门,然后才长舒一口气掏钥匙。

结果找出钥匙卡正想插进卡槽里,隔壁门就被人打开了。

门内露出一张英俊却冷淡的帅脸,深邃的双眸里深不可测,他顶着一头湿发,看到来人后,打开门,靠在门框上,双手环胸,双腿交叉着,以一个拍摄时尚芭莎杂志封面型男造型的Pose对着木桐。如果忽略他肩膀上的毛巾的话。

“踹门做什么?”他冷冰冰地问道。

木桐没想到利泽野会在家,眨了眨眼:“啧,你不是在拍戏吗?”

“要转场,回家休息两天。”

木桐说:“您大忙人,通告满到爆,怎么还需要休息呢,您应该是无休的陀螺满世界转才对呀。”

“说人话,别阴阳怪气。”利泽野眼里闪过一丝无奈,语气带着满满的不悦。

“你最好死在外面。”木桐乖巧地说人话,将画外音告诉利泽野。

“你真不怕有狗仔录音。”利泽野算是看出来了,木桐这是在自暴自弃。

木桐说:“高级公寓,顶级安保,要是被录音了,你们达利集团趁早破产吧。”

这套号称十万一平方米的顶级豪华公寓就是利泽野家开发的。

利泽野声音波澜不惊,透着无力感:“你这张嘴,闭上的时候多可爱。”

“没想到你是恋嘴癖。”木桐见缝插针地吐槽。

“木桐。”利泽野垂下头,认真地喊她。

四年来,利泽野很少在人后以这么认真温柔的声音叫她名字了,或者说,他们明明就住在隔壁,却极少碰面。木桐听见了,就算再不甘心,心下还是“咯噔”一声,漏跳了一拍,紧接着就是满满的酸涩。

“叫……我干吗?”她闪躲着眼神。

利泽野叹了口气,问道:“明天有空吗?”

“我十八线小明星,做二休五,闲得很。”木桐强撑着底气继续戗。

“好好讲话。”

“有空。”木桐眼睛滴溜转了一圈,看似轻蔑,实则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跟我回一趟家。”利泽野说道。

“你家我家?”

“不都一样吗?”利泽野反问一句。

木桐被噎得没话说。

他们俩家就住隔壁,真没差。

“家长们说有话要跟我们说,让我带你回家聊聊。”利泽野说道。

木桐问:“聊……什么?”她心有惶惶,总觉得是场鸿门宴。

利泽野没回答,转移了话题:“过会儿回应一下微博,解释一下。”

“……”这就转移话题了?真生硬!

木桐懒得跟利泽野继续聊下去,翻了个白眼,插卡刷卡,打开了门:“知道啦,真是浪费我时间,被蚊子咬死了。”

她嘟囔着,进了屋子,门在她身后关上了,也隔绝了她碎碎念的声音。

走廊里重新归为安静,只能听到电梯井里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

利泽野仍旧靠在门框上,垂着眼沉默,侧耳倾听着什么,许久,似乎听到隔壁客厅传来的电视声音,他才轻笑一声。

入秋了,夜晚的空气略带寒气,25楼的公寓,能飞到这么高的楼层,在这个季节还活着的蚊子势必是硕大的蚊子精。

利泽野穿着单衣家居裤,湿漉漉的头发在充满凉意的空气里渐渐吸走他的体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轻叹了一声,进了屋内,将门关上了。

走廊里,一切安静,仿佛刚才的拌嘴从没有发生过。

当夜,木桐发了一条微博解释那几张照片。

木桐-JOY:喵喵喵???你们是不知道我的小姐姐@金晨-JOY生宝宝了吗?我这么可爱,当然要再浪几年呀,我还没红呀才不要生宝宝呢。

利泽野看了后失笑,木桐果然很搞怪。

他顺手翻了翻底下的评论,果然一大堆的“哈哈哈”“23333”,以及“对你就是这么可爱”。

木桐不红吗?

当然红了。

她从出道开始,就以陆世传媒重金打造的偶像组合主唱为卖点吸引了一大批宅男粉丝。没过一年,木桐又大胆任性地不顾当时的组合经纪人阻止,公开了她跟利泽野的恋人关系。当时,遭到了利泽野粉丝的疯狂谩骂和抵制,几乎到了全网黑的地步。她丝毫不退缩,靠自己的毅力和耐心,渐渐获得了利泽野粉丝的认可,并且收获了更多的CP粉。

她的微博粉丝已经三千多万。

虽然公开恋情三年后他们俩就分手了,不过木桐很聪明,选择隐瞒分手的事实。做戏做全套,甚至连经纪人和父母都不知道,木桐只告诉了跟她同龄的小堂妹木芽一个人。

木桐的娱乐圈生涯,充满争议和戏剧性。

她没有多少演技,甚至可以说只能作为花瓶存在于各大影视剧当中。但是她综艺感很强,性格开朗、语言幽默,靠着各种综艺,也吸引到了广大粉丝。再加上从出道以来就跟利泽野捆绑CP营销,她一直都是话题榜上的常客。

虽然木桐一直嘲笑自己是三线小明星,实际上她上头条的频率和流量热度,已经是超一线的水平了。只不过她一直很有自知之明,电影电视剧片酬都是拿的三线演员的水平,不敢要天价,她知道担不起那个价格。

而且,她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

她的微博就跟段子手的微博一样,利泽野有时候也喜欢去翻看一下她发的段子。再结合一下木桐生活中的样子,他觉得木桐不适合当花瓶演员。

她应该去讲相声或者脱口秀。

应该比现在要红。

可是,利泽野觉得,她开心就好。

木桐发完微博就把手机放一边了。

桌案上放着本接下来要拍的剧本,下个月进组。因为是讲宋金之争的古装偶像剧,有一部分剧情是在草原上拍的,木桐早早地整理了一堆草原生活必需品放在箱子里。

她拿着支笔,仔细阅读着剧本。她是女三号,副CP,戏份也挺多,而且很讨喜。

这个角色没什么挑战性,但是以木桐的水平,也演不了什么挑战性的角色。

虽然是一个很平的角色,木桐还是在剧本扉页写了一张详细的人物小传,以便更好地剖析人物。

有句话说得好,演员分两种。

一种是天才型演员,另一种是勤奋型演员。

木桐属于第三种——

勤奋了也没用的蠢材型演员。

她对演戏特别认真敬业,拍戏前就能把剧本倒背如流,可是她演技是天生的烂,台词背得再好,功力还是不行。

这一点,木桐承认,她输给了李建国。

背了一个镜头的台词,她就满脑子纷纷扰扰的思绪,乱得不行,揉乱了头发,气馁不已。

“啊!利泽野怎么可以演得这么好,我真是太笨了!”

“明天到底要聊什么啊,太好奇了啊!”

往桌子上一磕脑袋,她邀请了木芽视频聊天。

木芽还在读研三,深更半夜在宿舍里生怕打扰室友睡眠,她跑出来接起视频,郁闷道:“这么晚,还不睡觉?”

“我问你,明天,我爸妈和利泽野爸妈要见我们俩,你说会是什么事?”木桐趴在桌子上,毫不顾及形象地看着手机屏幕里,戴着副黑框眼镜不修边幅的木芽。

两人半斤八两,果然好姐妹。

“呃……桐桐呀,我从我妈那儿听到一个消息哦。”木芽小心翼翼地说道。

木桐好奇地问:“嗯?说。”

木芽说:“呃……我妈说啊,大伯家要办喜事了。”

木桐在脑袋里转了好几个弯。

大伯=木芽爸爸的哥哥=木桐叔叔的哥哥=木桐她爹。

“喵喵喵?”她家要办喜事她怎么不知道?

“大概是看你们俩最近的微博,炒得火热,大伯和利伯伯家觉得,你们俩要结婚了吧。”木芽小心翼翼地说,“毕竟……利泽野好歹也三十岁了。”

“他五十岁了也不关我事。”木桐黑了脸。

她……这是要被家人逼着跟前男友结婚了?

重点是,她的经纪人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我打赌你喜欢我
我打赌你喜欢我
时梧/著| 言情| 连载中
《我打赌你喜欢我》是时梧写的一部精彩小说。主要讲述了: 高口碑高人气的影帝利泽野跟小他五岁的青梅竹马小女友木桐结婚了!这条消息迅速发酵,成为整整一个月的国民话题。两人从公开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