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苏格兰折耳猫写的小说致此爱情是你最新阅读

发表时间:2021-01-14 14:12     编辑:极品小说
致此爱情是你

这本《致此爱情是你》小说,是由作者苏格兰折耳猫写的,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致此爱情是你》 小说介绍

《致此爱情是你》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苏格兰折耳猫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顾淮宁下飞机的时候B市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他提着简单的行李向外走去,刚出航站楼,就看见了团部来接的吉普车。坐在驾驶位上的也是一位扛着一对两杠两星肩章的中校,赵乾和,三零二装甲团的参谋长。顾淮宁看了看,

《致此爱情是你》 第2章 免费试读

顾淮宁下飞机的时候B市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他提着简单的行李向外走去,刚出航站楼,就看见了团部来接的吉普车。坐在驾驶位上的也是一位扛着一对两杠两星肩章的中校,赵乾和,三零二装甲团的参谋长。

顾淮宁看了看,把行李放在后排直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你怎么来了?干部学习结束了?”

“今天上午结束的,刚回到团里老周就交给我一任务,接团长同志回团部。这不下了小雨起了小雾估摸着您的航班就得延误么,怕回去没车。”

赵乾和是顾淮宁的发小儿,打小一块儿长大的,用赵乾和的话说是打穿开裆裤那会儿就跟这顾家三小子混,混到现在人都结婚了。又因为顾淮宁结婚的时候赵乾和刚好在干部培养还没结束没能参加他的婚礼,所以现在就不免有些好奇。

“团长同志,您老的脸色看着不对啊,是不是新婚燕尔就被急召回部队有点儿遗憾啊?”

“开车走你的。”顾淮宁瞥了他一眼,他现在没工夫跟他费口舌。飞机餐吃的马马虎虎,一整天下来正正经经吃过的也就那顿早饭了,难怪此刻胃部有些微烧灼的感觉,他有胃病,不允许有这样不规律的饮食习惯。

赵乾和吃吃一笑,启动车子往团部开去。

顾淮宁一直靠着椅背闭目养神,车行至一半的时候忽然听见赵乾和说:“我今天上午回去的时候,看见团部忽然多了好些辆大巴,上面装了不少学生,敢情今年直接到部队里来拉练了?”

“嗯,校方提议的。”要不是为了这个他还不至于提前回来。提起这个,顾淮宁心里有些乱。下飞机到现在,他还没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拿出手机,他看着按键微微皱眉思索。

沉吟片刻,顾淮宁拨了梁和的电话,结果响了好久无人接听。扣下电话,顾淮宁听见身旁赵乾和不怀好意地笑:“没人接?”

团长同志一记冷眼扫过去,赵乾和不敢多嘴了。

没过多久车子开到了京山。

顾淮宁的三零二团所在的T师驻守在京山东郊,车子驶入师部大门,缓缓地向团部大楼开去。

顾淮宁提着行李先下车,而赵乾和则去把车子入库。B市的雨此时还未停,他走了几步,原本干净整洁的军装就被淋成了墨色的绿,顾淮宁一抬头,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撑着伞向他走来。

来人是三零二团的一名女军官。陆时雨,军校毕业,现在三零二团的通信连当连长。陆时雨一头齐耳短发,飒爽的军装穿在身上,一直是这里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回来了?”她笑着与他打招呼。

顾淮宁点了点头,高大的身影向团部大楼走去。

陆时雨打着伞跟了下来,“淮宁!”

原本细软的女音在一片浓雾中听起来有些尖锐,顾淮宁站住,有些莫名其妙地回头看着陆时雨。在男人疏冷的眼神里,陆时雨原本喊住他的勇气渐渐冷却,她笑了笑,“还没祝你新婚愉快。”

顾淮宁挑了挑眉:“谢谢你。”

十几平方米的办公室在搁置了两周之后有些阴冷,不过因为通信员每日都打扫还倒显得干净整洁。

顾淮宁沿着沙发坐下,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雨很大,将他的外套浇透,连带着穿在里面的军衬也湿了一些,穿在身上很不舒服。顾淮宁将外套脱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向办公桌走去。

望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顾淮宁犹豫了一下,再一次拨通了梁和的电话,结果这次连嘟声也没有了,直接有个清亮的女音提醒他——对方已关机。

顾淮宁不禁皱起了眉,这姑娘在搞什么?

切断了电话,再望向窗外时,雨下的更猛了,外面的天气一团糟,一如他此刻的心情。

C市并没有下雨,不过天气依旧阴霾地泛着冷意。

梁和从上午一直睡到了下午三点,周身只盖了薄薄的一层被子,冻醒之后有些发懵。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她缓了一会儿才想起这是她结完婚后的新房,难怪如此冷清。想起什么,梁和一拍额头去摸手机,按了两下没有动静,想必是电耗尽了自动停机了,她连忙接上电源开机,发现有两个未接来电,来电显示皆是——顾淮宁。

她身体抖了一下,回拨了过去,没过多久那边就接了起来。

“你好。”

“你好。”她说,他沉稳的语气让她也一瞬间镇定的了下来,“我刚刚,我刚刚在睡觉,手机没电了,所以……”

“没事。”顾淮宁很快答道。

“哦。”她应了一声。

“累的话就多休息一会儿吧。”

“好的。”

“嗯,还有事吗?”

“没了,那我去休息了。”

梁和神色恍惚地应答着,直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地挂断声之后才彻底回过神来。就,就这么把电话给挂了?这,这也太利索了吧?梁和扶住脑门,有些不敢相信。

两周假期现在看来有些多余,梁和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提前结束休假,回去上班。

第二天她出现在杂志社的时候,好友兼同事的贺安敏很是吃惊,一把上前抓住这她的手向茶水间走去。

“我说梁和,你不是休婚嫁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算算时间一周都没到。”

“哦,他回部队了,我在家待着没事儿干就干脆来上班了。”

“什么?回部队了?前前后后才几天他就回部队了?”。

“他比较忙。”当兵的就是这样,组织上有需要,自己二话不说就得赶到。梁和取出一次性纸杯泡了杯红茶喝。

贺安敏笑出来:“看不出啊梁和,才当军嫂没几天,就这么有觉悟了。”

听到这话,一口红茶卡在嘴里差点没喷出来,咽下去之后梁和怒瞪了贺安敏一眼,踩着小高跟走出了茶水间。贺安敏见状也忙跟了出去。

“别啊,说你几句就走了,赶紧给我汇报汇报你的新婚感受,不,初夜感受——”

越说越离谱了,梁和揉了揉额迹,刚想给贺安敏一个爆栗子,就有人喊住了她。梁和循声望去,是杂志社人事部的主管,简宁。看着简宁一张冷脸,贺安敏没骨气的打了一个寒颤先闪了人,梁和一头黑线地看着她的背影,转而看向简宁:“有事么,简主管。”

简宁透过厚重的眼镜深深地看了眼前女子一眼,才面无表情地开口道:“你这假直接去主编那里销吧。”

“为什么?”梁和惊讶道。

“主编的意思,你照做就是。”简宁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去。

梁和站在原地愣了几秒,转身就向主编办公室走去。

梁和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就听见里面传来的低沉男声:“进来。”

门咔嚓一声打开,陆承汶从黑色的大理石桌后头抬起头来,直直地看向梁和。他穿着黑色的开司米衫,电脑大开着,桌上还摆了几份摊开的文件,看样子在她敲门之前他在工作。

梁和有些不好意思:“打扰您工作真是抱歉。”

陆承汶一双黑色的眼眸盯着她转了几转,过了一会儿才低声开口道:“没关系,来销假?”

“嗯,是这样的,我之前请了两周的婚假,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我只休了七天,所以我想把假销掉,需要您的签字。”梁和语速极快地说道,面前陆主编的表情明显不虞,赶快说完赶快消失。

她说完之后低着头没看他,而陆承汶也不动声色,良久之后才听得他轻呵一声,道:“多少人还嫌两周的婚假不够呢,像你这样提前来销假的人,还真是不多。”

梁和低着头不说话,陆承汶看着她的样子,也不再为难她,只道:“行了,过一会儿我会给人事部打个电话吧。另外,新婚快乐。”

“嗯,谢谢主编。”

梁和走出去带上门,轻轻呼出一口气,心里顿感轻松不少。继而就有些诧异,难道主编叫她进去,只是为了说一声新婚快乐?梁和顿时又感到受宠若惊。

周末的时候梁和与贺安敏一起去逛街。此时正逢冬季新款上市,价格普遍昂贵,买几件衣服就将这一个月的工资贡献出去了。

视线滑过一排排鲜艳明亮的衣服,服务生站在一旁殷勤至极地讲解着,就差没一件件拽下来往梁和身上套了,可是试了半天梁和还真没一件看上的。感觉不到,还是觉得穿T恤牛仔舒服点儿。

反观贺安敏,手里拎的这几件加上身上试的那一件,足足有四五套了。

走的有些累了,梁和便坐在一旁的卡座里等贺安敏,等着等着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直向她走来。

是顾淮宁的母亲,她的婆婆李琬。

李琬看到梁和也是有些惊讶,上下打量一番道:“来买东西么?”

梁和轻轻一笑,“嗯,跟朋友一起的。”

李琬哦了一声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站在里面挑衣服的贺安敏,这姑娘看着眼熟,想必是婚礼那天出现过。

“在这里碰见你也正好,有些事儿想跟你说,也省得打电话了。”

“嗯,您说。”

顾母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淮宁这小子打小事业心就强,以前他在C市的时候一星期我还能见着一两面,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前年他调到B市去了,这一来一去可就远了,倒是苦了你了。”说着李琬拍了拍梁和的手。

“男人当以事业为重。”斟酌了片刻,梁和说出了这么一句。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李琬宽慰地笑笑,“淮宁说,你比他小了七岁,让我好好照顾你,我寻思着,你现在住在新房里,要想照顾也不方便。这样吧,打明儿起你就回顾园住,我让冯湛找几个兵帮你把东西带过来,你看如何?”

梁和没想到李琬会忽然提起这个,犹豫片刻:“我住过去会不会不方便?”

“瞧你说的,这家里的三个孩子啊,哪个孩子都不在我身边,连带着你们这些儿媳妇都跟我生分,要我说啊,这一家子住在一块儿才热闹。”

说着顾母询问梁和的意见,梁和还真是犹豫了。心想,顾淮宁不在家,她住过去算什么啊,每天面对一大家子等同于陌生人的人,铁定犯怵。

想了想,她还是硬着头皮拒绝了:“没事儿的,妈妈。我工作比较忙,总是需要加班,而且,顾园离杂志社比较远,来回不太方便。”

李琬倒没想到印象中不爱吭气儿的姑娘能这么直接地拒绝她,气氛稍微僵硬,过了一会儿,李琬轻笑了一下,道:“那也好,就依你了吧。”

梁和乖巧地笑了笑。

临走前李琬又交代她:“那你在家有什么问题记得要打电话到家里,别一个人硬撑着,知道吗?”

梁和嗯了一声:“谢谢妈。”

送走了李琬,梁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正巧贺安敏扫货结束,两人进了一家火锅店吃晚饭,梁和说起刚刚李琬的建议,贺安敏激动万分:“去啊,干嘛不去?!像这种家庭称不上豪门也算是有身份的人家了吧?住进去享受一把啊!”

梁和斜了她一眼,贺安敏了悟:“哦,越是有身份的人家越是规矩多。”

“这算一个原因。”梁和叹口气,“而且婆媳关系那么复杂,我怕自己处理不好又找麻烦,所以还是自己一个人住吧。”

贺安敏点点头,低头吃饭的时候想起了什么,眼睛忽然一亮:“你自己一个人住的话?你婆婆该不会是……不放心你吧?”

“不放心我?不放心我什么?”梁和不解地停下筷子。

“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呢!”贺安敏冲她挤挤眼,“你想想啊,你老公常年当兵在外,留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在家,你老公他们家能放心吗?不得想着法儿地看住你啊!”

梁和送进嘴里的一口水刚好噎住,咳得脸通红:“我是那种人吗?”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贺安敏递给她一张纸巾,“我这不是说出来给你提个醒么?”

照这么说也有道理,梁和一边用纸巾擦衣服上的水渍一边想。只是,她看顾淮宁离开家时的样子,也不像是担心她。

“和和?”贺安敏喊她一声。

梁和回神,冲她笑了笑:“没事,反正我不做亏心事,没什么好担心的。”

饶是梁和这么理直气壮,隔天在接到顾淮宁电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咯噔了一把。电话是临近下班的时候打来的,梁和关了电脑拎起包向外走。C市天气突变,像贺安敏这样自称为铁人都病了请假在家,她自己一人,晚上没什么节目便只好挤地铁回家。

“在忙?”顾淮宁问。

“没有,刚下班。”她缓缓地向地铁站走去,反正一个人,也不着急,“你呢?”

那头咳嗽了两声,再说话时声音有些嘶哑:“刚从训练场回来,准备开饭了。”

训练场?就是那种爬高爬低打靶射击的地方?

“那很辛苦吧?”

顾淮宁怔了一下,野战部队泡训练场不是常事,哪里谈得上辛苦。他知道她这是没话找话说,索性直接略过,说到正点上:“你昨天拒绝了妈让你回家住的提议?”

“嗯,我确实觉得不方便。”梁和不禁想笑,昨晚才拒绝李琬今天就能接到顾淮宁的电话,莫非他也想让她住到顾园去?

按理来说是不可能的。

果然,顾淮宁笑了笑说:“没关系,我会跟妈说清楚。”

“嗯,谢谢你。”

挂掉电话之后梁和还想,顾淮宁还算个不错的人,没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按照贺安敏的说法,梁和吧,你别看她安安静静地像只小兔子一样,可是一旦被逼急了,她可就变成犬儿了,藏獒谈不上,最起码是个小京巴儿吧。虽然这话说得不伦不类,但是梁和想,真要住到顾园去,万一起点小摩擦,到时候人家家里就绝对是一致对外了。想了想,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挺对的。

想通之后的梁和一身轻松。可身在B市的顾淮宁就没那么舒服了。

今天师部来电话,说是这两天军区里顾政委会下来检查。为了迎接领导莅临视察,团里又是一阵忙,晚上临时要加个会。

吃过晚饭,顾淮宁和赵乾和并肩向团部大楼走去。

“师部打电话说这回又是谁下来?”赵乾和问。

“军区顾长明顾政委。”

“哦,顾政委。”赵乾和了然的点点头,又猛然抬起头,“这不是你二叔么?”

团长同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赵乾和立马做了一个拉上嘴巴拉链的手势。可没走多远,嘴巴又不安分了。

“说真的顾老三,你瞒这个干吗?你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啊!”

“昭告天下有好处么?”

这倒没有。

赵乾和嘀咕着,跟着顾淮宁走进办公室。

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除了应付上级领导检查之外还有就是为即将到来的考核制定方案,基层连队的干部都已经将以往的考核方案烂熟于心,每季每年都按这一套来搞,不仅激发不了战士们的热情,干部们也有了厌倦情绪。

顾淮宁来三零二的第一年就感觉到这种模式的弊端,所以把今年的考核方案改了不少。时间,考核方式,以及考核内容都是随机确定。

有干部因此发表意见:“这么做万一影响到战士们的水平发挥怎么办?这岂不是不公平了?”

顾淮宁头也没抬:“这么做是为了贴近实战,战场上讲公平吗?”

于是考核方案就这么定了下来。

往后几天考核陆陆续续展开,与顾淮宁想的一样,战士们当中肯定有怨言,但这也不能成为墨守成规的理由。

军区领导来的时候顾淮宁正坐在一辆敞篷吉普里跟着坦克车队向考核地域开进,从三零二通往考核地域的地形比较复杂,而且这一路事先又设下了埋伏,时不时有小股敌人袭扰,甚至逼得车队不得不向上级请求火力支援,这一路推进,还真有点儿演习的架势。

军区领导的车就跟在后面,与顾长明一路随行过来的军区副参谋长看见外面的情形不由得笑了:“别说,这顾家三小子在作训这一方面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什么阴招都想得出来。”

顾长明也跟着笑了下,看着前面那辆在尘土中疾驰而去的吉普车若有所思。

顾淮宁在规定的集结地域等待着车队的到来,都全员到齐后以营为单位展开了考核。整个过程当中顾淮宁一直在用望远镜细致入微的观察着考核情况,在心里对考核结果有了个大概的估计。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走了他手中的望远镜,顾淮宁侧目望去,是一副若无其事状的二叔和向他和煦微笑的军区副参谋长。

顾淮宁在心里笑了下,立刻站直向两位首长敬了个礼:“首长好。”

顾长明看了他一眼,将望远镜递给了副参谋长就转过身向别处走去,顾淮宁顿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这方案是你搞的?”

“是。”顾淮宁毫不犹豫地答,“我认为这种考核结果更具说服力。”

顾长明瞅他一眼:“你倒是挺有主意。”

顾淮宁没说话,可军姿依旧站得笔直。

“行了,稍息。我有话跟你说。”

顾淮宁放松下来:“怎么?”

“你妈昨天跟我提了把你调回C市的事儿,你是怎么个意思?”

“为什么回去?我在这儿干得挺好的。”顾淮宁微哂。

“不是离家远么,你妈又爱操你的心。”

顾淮宁皱皱眉,没说话。

“你好好想想。”顾长明拍了他一下。

“不用想了,我这几年就准备在这儿好好干了。您回去就这么回老太太。”

顾长明也拿他没辙,转念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那梁和呢,她在C市你在B市,这样也行?”

顾淮宁静了一瞬,笑了:“这个您就更不用操心了。”从上一次通电话的情况来看,梁和有他没他都是一样。

顾长明不知顾淮宁内心所想,听完他一席话的唯一感觉就是这对小夫妻有点儿怪。

其实也不能说怪,就是两地分居互不干扰各干各的事业。

比如说顾淮宁还在B市如火如荼的开展着考核,另一边的梁和也在为工作焦头烂额。原本应该由她接手的采访任务不知为何给了另外一个同样是初出茅庐的新记者,她拿着自己准备好的稿子去找记者部的李韶李主管。

李韶听梁和说了原委,突然想起什么似地一拍脑门道:“瞧瞧我这记性,昨天陆主编还交代了的,今个儿我就忘了。是这样的,梁和,你知道叶赞叶将军吧?”

梁和虽不明就里,但还是点了点头。叶赞叶老将军,梁和还是知道一些的,因为,她和顾淮宁结婚那天,就是叶老做的证婚人。叶老参加过中越自卫反击战,战场之上甚为勇猛,立了大功,九十年代的时候被授予了上将军衔。现在叶老虽七十多岁了,但身体依然硬朗,看上去精神不错。

李韶见状便递给她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梁和翻出来一看,是下半年的采访计划,叶老的名字赫然在列。

“这是下个月咱们杂志社的重点专访人物,其他的人都还挺好说,但是叶赞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一般是不接受采访的。”

听到这儿梁和算是明白了:“打算派我去?可我在社里还算个新人,没有什么资历能接这种采访?”

李韶笑:“我这可不是落井下石啊,更何况,是陆主编点名让你去的,咱能说不么?”

梁和想了想,这差事干好了是本分,指不定还能靠这个挪挪位置,可要干不好就是你能力有问题了。她结婚的事儿社里的人是都知道的,可是结婚对象是谁,恐怕连贺安敏都知道的不太多,想必陆承汶就更不可能了。可是她怎么觉得,这工作安排的怎么这么有针对性呢,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思及此,梁和抿唇一笑,答:“好,那我只有惟命是从了。”

晚上下班回家,梁和就急急忙忙拨了冯湛的电话,可别看冯湛才二十岁出头,跟在顾长志身边做警卫员已有三年了,深得老爷子的欢心。而且人小伙子脑子也活络,估计能帮上忙。嗯,就按顾淮宁说的,有需要,找冯湛。

嘟声过后那头传来冯湛不太肯定的声音:“嫂子?”

梁和顿了一下,说:“是我,梁和。”

冯湛在那头爽朗一笑,明显没有注意到梁和因为那一声嫂子而略显僵硬的声线:“有事么,嫂子,你可是头一回给我打电话啊。”

“你忙么?”

“唔,现在有空,怎么了?”

梁和紧着给冯湛具体描述了一下情况,那边听了之后,沉吟片刻:“据我所知,上一次想要采访叶老将军的人是xx日报的,前后好像有半年时间呢,嫂子你不是吧?”

“半年?”梁和眉头蹙起,她能等,陆承汶能等吗?

“哎,嫂子你别急啊。”冯湛听这头有些不对,慌忙安慰道,“叶老不是还当了你跟团长的证婚人了么,我估计您有戏。”

“只见一面而已。”

“放心吧,嫂子。团长跟叶赞老将军熟着呢,他铁定忘不了团长的媳妇您呐,不行了您问问咱们团长,他一准知道!”

顾淮宁。

提及他的时候梁和顿了一顿,过了一会儿对冯湛说,“行,我再想想办法吧。挂了吧。”

“哎,嫂子再见。”

倒也不是没有想到顾淮宁,只是梁和下意识地不想拿这点事儿去麻烦他。

实在不行再说吧,也只有这样了。梁和揉揉自己的脸,火速行动起来。

第二天,梁和打电话给叶赞将军的府邸,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意图,并未提及顾淮宁,只单单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对方倒是没有直接拒绝她,只是说,叶老将军最近的身体不太好,话里话外的意思,双方大抵也都清楚。

梁和也不气馁,只是觉得,这样一来,自己便可多了一个理由拜访叶老将军。

美其名曰:探病!

致此爱情是你
致此爱情是你
苏格兰折耳猫/著| 言情| 连载中
《致此爱情是你》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苏格兰折耳猫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顾淮宁下飞机的时候B市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他提着简单的行李向外走去,刚出航站楼,就看见了团部来接的吉普车。坐在驾驶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