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有点帅季朵维今最新章节列表_大叔有点帅全文

热门小说 · 2019-02-11 12:10:44 · By · 次点击

推荐精彩小说《大叔有点帅》本文讲述了季朵维今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真的假的……季朵低头笑起来,刚刚那一瞬间她确实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那个叫维今的男人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虽然不是一个世界,但偶尔穿过云层照下来那么一会儿,也挺稀罕。“我就算是喜欢有什么用?”季朵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也许过两天我突然就记不得他了,他换个发型打扮和我走对脸,我可能都认不出来了,还是别害人了。”虽然她在开玩笑,浑身写着不管不顾不在乎,但小秋难得没笑,压低了声音说:“你的病不是已经稳定下来了吗?都多久没犯过了。”“这东西,就是颗埋在地下的炸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呢?”


《大叔有点帅》精彩试读:


“我也觉得……”


这样说着,季朵拐了个弯却突然瞥见一栋不起眼的小洋房,二楼阳台边缘钉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Today钟表工作室。


“啊,好像找到了。”季朵仰头看着,忍不住扬了扬眉,心说这年头真是不管做什么都叫工作室,“我先挂了,晚上见吧。”


在她眼前的是一栋非常小的欧式老洋房,在巨鹿路这一片老洋房区里不算显眼,它的左右都有粗壮的梧桐树,不留意可能都看不到。但是不得不说这栋小房子很有味道,整个二楼在屋顶的大三角形中,两边凸出两块耳朵一样的三角形小阳台,外墙大部分是南法风格的奶油黄,屋顶和边缘都砌着红砖,房屋底部也有一部分红砖露了出来。进门需要先上几级台阶,大门很窄小,是普通的防盗门,但一旁有两扇拱形落地窗,各自都有可以打开的双扇门。所有铁质框架和外面走廊的栏杆上都涂着暗绿色油漆,从斑驳的程度上看年份很久远了。


季朵在上海待了几年了,她很清楚巨鹿路这边的老洋房价值几何。她看着那块很不走心的木牌,越发觉得这完全不像是在做生意。


她到了门前,发现门居然是锁着的。她伸手按了一下门铃,与此同时发现一旁落地窗的门是虚掩着的。她迟疑着走过去,把头贴在玻璃上,光线太强,她抬手遮在眼睛上往里看,果不其然看到了不少钟表。季朵边叫着“有人吗”,边拉开铁艺玻璃门走进了屋内。


虽然外面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进了屋光线却陡然暗了几度。这类房子外表看着大,但里面可利用的空间很小,眼下这个客厅,右手边放着一张巨大的书桌,左手边靠墙有一个不大的沙发,和低矮的茶几,能一眼注意到的家具也就这几样,剩下的壁炉之类的应该是房子本身就有的,但此时它们全都无法吸引季朵的视线。


她的注意力被琳琅满目的钟表狠狠吸住了,根本无法分神。她是个逛家居店都会略过钟表区的人,所以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同时见这么多的钟表。角落有不止一架比她还高的立式钟表,只要能置物的平台上都放着各式各样的座钟,有些是复古的木质外壳,有些则很现代,还有那种所有机件都裸露着,只套一个玻璃壳子的工艺品。而墙上随意地挂着许多的老式挂钟,钟摆整齐地摆动着。甚至,在壁炉上面还悬挂着一整排的怀表。


大大小小的钟表堆满了屋子,发出和谐而又梦幻的走针声,置身其中,多大的躁动都能被平息下来,时间每分每秒的流淌都变得无比清晰。季朵并没有在想什么,她蹑手蹑脚地在屋里转着,感觉像是无意中闯入了一座空无一人的游乐场。


“有什么事吗?”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男声在她的背后响了起来。因为事先完全没听到脚步声,季朵吓了一大跳,尖叫着旋转身体,结果脚跟不稳,失去平衡往后仰倒过去,幸好对面的男人及时伸手抓了她一把,她踉跄了一大步终于站稳了。


季朵拍着胸口,埋怨道:“你吓死我了……”


“你自己进到我屋里,还怪我吓着你了?”男人说话的声音很低,语气里有玩笑的味道,但又太轻了。他手里握着一个细长的玻璃杯,里面的绿茶品相很好,在底部根根立着。他走回书桌前,把杯子放下,抬起眼问季朵,“你真的只是进来参观的?”


“哦,不是!”季朵其实也有点纳闷,自己进了这里之后好像反应都变慢了,她努力让自己清醒,从包里掏出怀表,递给了男人,“我爸的表,我拿来玩玩就不走了,你帮我看看还能修吗?”


男人把表接到手里,轻轻笑了一下:“这表得有个二十年了吧。”


“差不多吧,好像是我妈送他的,当时可贵了。这要是修不好了,他估计又得跟我断绝父女关系一个月。”虽然这样说着,但季朵看上去倒也不是那么着急,她背着手在屋子里转圈,“这些表都是你的吗?”


“有些是别人寄存的。”


男人回答着,心里想的却是刚刚那个“又”字,暗暗觉得好笑。他又抬头看了一眼正背对着他看墙上钟表的季朵,盛夏时节披散着长发,穿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倒也不像个叛逆少女。


不过……他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不由得有些感慨,默默地摇了摇头。


这种想法并没有妨碍他的行动,他已经坐下来,给左眼戴上寸镜,展开工具包,熟练地找到合适的工具,撬开手表的后盖。很明显是因为缺乏保养产生的老化,发条盘整体都生锈了,不过应该还有救。现在的人爱表的很多,但懂得定期保养的太少了,他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而此时季朵已经转过头来正视着这个伏于案前、眼睛上戴着奇怪东西的男人,不得不说,他的气质很好。不太看得出他的年纪,说二十多岁或是三十多岁都有可能,脸部线条很硬派,鼻子超级高,同时眼眶又内陷,下巴的流线也很清晰,阳光从旁边的落地窗透进来,脸上睫毛和鼻梁的阴影非常明显,显得整张脸刀砍斧剁一般锋利。


他留着较长的头发,也不知是自来卷还是烫过,有些凌乱地垂过耳际,身上穿着一件泛黄的棉麻衬衫,袖口挽到肘部,裤子也是宽松款的,让人觉得很慵懒,又有一股流浪诗人的气质。


季朵身边从没有过这种类型的人,但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有些眼熟,她没有多想,只是象征性问了一句:“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虽然这样问,但她心里半点谱也没有。


“应该……没有吧。”男人抬起头,摘下了寸镜,“你是不是见谁都这样说?”


“别多心,我可不是搭讪。不过我确实经常这样说,说了你可能不信,我这个人脑子有病,很多记忆都没了,遇见人和事很容易有似曾相识感。”


季朵双手撑着桌边,等着男人发笑,但并没有,反倒是她很诧异:“别人听我这样说都会笑的,你怎么都没反应?”


男人愣了一下:“请问笑点在哪里?”


“我说我脑子有病哎!”季朵向前倾了倾身子,“我是说认真的。可我每次说大家都当我是在开玩笑。”


“我相信你是说真的,所以不觉得好笑。”


男人轻描淡写地说着,眼神甚至是冷淡的,可季朵的心里却感受到一阵很稀罕的暖意,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轻轻动了一下。


“那你不害怕吗?万一我精神不可控怎么办?”


她这么一问,男人反而笑了:“我觉得即便你现在发病,我也有把握能赢的。更何况,你看上去面色红润有光泽。”


季朵嘿嘿笑起来,和会说话的人在一起真是令人心情愉悦。


“这个放在我这里吧。”男人朝她摆了摆手上的怀表,“你留个电话号码给我,修好了我叫你来拿。”


说到留电话,季朵稍稍迟疑了一下,倒不是她怕留电话,是她的电话实在是很多,有些陌生电话她都不会接,很容易错过。


但男人很显然误会了她犹豫的原因,改口说:“你不想留也行,那就一个星期左右来看看,不过有可能要白跑一趟。”


季朵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因为工作关系,乱七八糟的电话很多,担心会接不到。这样,你把你的电话也留给我,我记一下。”


男人没有推脱,从抽屉中拿出一本收据写上了一些东西,然后在最下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之后推给了季朵。


“维今。”


在右下角签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季朵笑起来:“这个姓好少见啊。”


“确实。”


季朵没有直接把收据收回包里,而是打开手机日历,在一个星期后的日期上做了“取表”的备忘,同时标记上了维今的姓名电话。虽然维今没有故意偷看,但一晃而过还是看到了她手机上密密麻麻的备忘。


这让维今多了一点兴趣,年轻的女孩子鲜少有这么具备规划性的。


“工作很忙?”他忍不住问。


“防患于未然。”


季朵模棱两可地解释了一句,将收据收进了包里。维今也没再追问,重新坐下把怀表的后盖安回去,拿起之前正在修的一块手表继续。但季朵仍然站在桌前没动,他没抬头,突然听见她问:“能再问你个问题吗?”


“问。”维今抬头看她。


季朵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你生意多吗?只靠修表……赚钱吗?”


维今微微蹙了蹙眉头,他倒是没有生气,就只是对一个不太熟的人会直接问出这个问题感到些许诧异,不过转念想,或许现在的孩子就是这个个性。他耸了耸肩,不甚在意地说:“反正……还不至于明天就消失。”


“那你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呢?”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别那么小气嘛!”季朵弯腰趴在桌子上单手托着腮,盯着维今的眼睛,“你就当外面太热,我想多蹭会儿空调。”


维今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东西,双手捧着水杯对着她说:“我喜欢钟表。钟表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寓意层面,都很有意思。”


“可是你不能不承认现在人们对于表的需求已经不像从前一样大了,它不是必需品了。”


“或许吧,你可以用手机看时间,好像更方便。但是先不说手机的时间准不准,一个手机你会用多久呢?一年两年你就换了,五六年就不能用了,你丢掉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可惜。但一块好的手表,可以走几十年甚至更长,当你拥有一块表,你会更具象地感受到时间。钟表或许真的不再是必需品,但时间赋予它的仪式感却一直存在,它是人类发明的东西里距离永恒最近的。”


他俩一直对视着,几乎是平视的状态,中间也就隔着半臂的距离。当维今认真去看季朵的眼睛时,就知道她完全没听进去,她那双画着粉色眼妆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孩子专有的好奇与迷茫。维今忽然自嘲地笑了一声,向后靠在了椅背上:“简单来说呢,就是我年纪大了,比较念旧。”


季朵歪头枕着自己的手,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对。她噘了噘嘴说:“你不是念旧,相反,你是喜欢掌控未来的那种人。”


不得不说,那一瞬间维今下意识地挺直了背,正色起来。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女孩会说出这种话,但单看季朵说话的状态又无法确定她究竟是认真思考了,还是出于本能地随口一说。


“那你呢?”他问。


“我啊!”季朵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我最在意的是今天,就是现在这一分一秒。永恒什么的我不在乎,我只要此时此刻。走啦,拜!”


说完她转身从进来时的玻璃门出去了,维今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居然站起来跟她走到了门口,抱着臂站在落地窗前。落地窗外有一条窄窄的走廊,连接着大门口的台阶,季朵背靠着栏杆上半身拼命向后仰,抬手指着上面,轻快地朝他叫着:“所以,我喜欢你的招牌!”


然后她迅速地跑走了。


维今从门内只能看到她的一点点背影,很快就消失了。维今也走出去,站在同样的位置向上看了一会儿,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信奉及时行乐啊!他走回屋内,锁上了这扇落地窗的门——不过这个丫头现在能这么生龙活虎,也算福大命大了,想要及时行乐也是可以理解的。


重新沏了一杯茶,维今坐回桌前,戴上寸镜开始修表,用最小号的镊子将一根只有头发丝粗细的微小零件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干净的布上。每每这个时候他的思绪很快就会沉静下来,连呼吸似乎都变得很轻很轻,像是怕惊扰什么。


屋内只有钟表发出心跳一般的声音,一旦静下心来也根本听不到,维今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如同待在一颗水晶球里,根本感受不到时间在走,但却经常一抬头发现屋外已然暮色四合。


傍晚的时候,一阵邪风突然将云层刮来,迅速将太阳遮蔽,风里面裹着潮湿的味道,是从海那边吹来的。在远处肆虐的台风终于开始转移阵地,街上的一些广播开始播放台风预警。然而从维今的钟表工作室离开后,季朵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直奔老地方——闺密小秋开的酒吧。


西藏南路上的一个小院子,里面是酒吧,院子里能撸串。在上海的这几年,季朵在这里度过了无数的晚上。小秋是她的初中同学,不过初中毕业后就没联系了,没想到后来会在上海遇见。两个人都不是彼此记忆里的样子了,却发现甚是投缘,小秋和曾经的她一样是那种不管不顾的女孩,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后果也自己承担。这个酒吧原本是小秋和当时的男朋友合开的,两人分手时男的想用一点钱把她赶出去,那时候小秋砸锅卖铁把周围人借了个遍,硬是一个人把酒吧买了下来,然后找了新的合伙人。有一段日子她穷得两天吃一顿饭,但好在终于苦尽甘来,新合伙人变成了新男友,还是个外国小鲜肉。


“亲爱的,还记得我吗?”季朵正坐在吧台前喝没什么度数的酒精饮料,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突然走过来,搭住了她的肩膀,坐在了她的旁边,“上次你可是说了,再遇见请我喝酒的。”


季朵抖了抖肩膀,微笑着把他的手甩了下去,眯着眼睛看了他的脸半天,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男孩拿过她的酒杯就喝,挑衅似的抖着眉毛:“别开玩笑了,统共没过几天,咱俩聊了一晚上,你现在翻脸不认人啊?”


“你说对了,我真的不认人。”季朵敲了敲吧台,对酒保笑:“给我罐可乐。”


那个搭讪的男孩有点急,赤白了脸,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小秋已经从里面绕出来,默默地给负责看场子的人递了个眼神,男孩就被劝走了。


“怎么,心情不好?”小秋顶着烈焰红唇,坐在季朵旁边。


“没有,你知道我的,我实话实说,他那样的脸不在我的存储范围里。”


小秋大笑两声:“人家长得还挺周正的,你还想要什么样的啊?”


季朵接过酒保递过来的可乐,倒进杯子里用吸管嘬着喝,为健康着想,她不能喝太多酒,所以也算是酒吧里的奇葩了。她轻轻晃着酒杯,视线始终盯在上面,心里想着其他人也许会当作是红酒,随口说:“你别说,下午我遇见的那个修表的大叔,还挺帅的。”


“大叔?多大岁数啊?”


“三十左右?”


“那你就叫人家大叔啊,叫哥好不好?”小秋架着她的肩膀,抛了个媚眼,“说说,什么样的,你嘴里说帅的人可是凤毛棱角。”


“不好说。他是那种……我们身边没有的类型,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季朵小口抿着可乐,气泡稍稍弱掉就甜得吓人,她微微皱了皱眉,“他身上有一种离世俗很远的气质,让人感觉很不真实,很轻很淡,但是又很亮。


她的五根手指捏合着,又突然分开,做了个绽放的动作:“像星星,你明白吗?”


小秋盯着季朵的眼睛,煞有介事地点头:“明白!特别明白!你看上他了!”


季朵愣了一下,随后用肩膀撞了撞小秋:“呸!胡说八道。”


“我胡说?我就应该给你摆个镜子,让你自己看看刚才你那眼神。还星星?你眼睛都快亮成星星了!”


真的假的……季朵低头笑起来,刚刚那一瞬间她确实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那个叫维今的男人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虽然不是一个世界,但偶尔穿过云层照下来那么一会儿,也挺稀罕。


“我就算是喜欢有什么用?”季朵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也许过两天我突然就记不得他了,他换个发型打扮和我走对脸,我可能都认不出来了,还是别害人了。”


虽然她在开玩笑,浑身写着不管不顾不在乎,但小秋难得没笑,压低了声音说:“你的病不是已经稳定下来了吗?都多久没犯过了。”


“这东西,就是颗埋在地下的炸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呢?”


季朵摇了摇头,表示不想再说这件事。


也就没再提男人的事,两个女孩聊了聊生意、房价、新口红色号,门外忽然就乱起来,隐约听到有人喊打雷了。季朵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跳下了高脚凳:“我先回去了,明天得去和厂商谈点事。”


“行,早点回去吧,等会儿可能有大雨。用我找人开车送你吗?”


“不用!”季朵夸张地摆了摆手,“我要是时刻需要别人照顾,才真的是生无可恋了。放心,我自己都没问题。”


季朵很快打上了车,窝进后座之后,困意开始扯动她的眼皮,但回去之后还有事情要做,她使劲儿睁着眼睛,想让自己清醒起来。于是她开始胡思乱想,看着玻璃窗上自己模糊的轮廓,努力去回想一些人和事情。可是该想起的仍旧是想不起,她的记忆丢掉了一大段,以至于她再去回忆更久远的事情也觉得不太真实了,不仅如此,因为时间的断层,导致她对周围人的印象通通对不上号,她对人的记忆变得非常差,常常会不记得刚刚认识的人。如果硬要季朵形容她活着的感受,她会觉得世界和她一定有一个不是真的,她看世界如同隔着一层雨水打湿的玻璃,世界看她大概会以为她只是在水晶球里旋转的木偶吧。


突然间,季朵想起了维今。似乎有一些什么在眼前晃动,可她捕捉不到。季朵从随身的包里掏出记事本,拔下上面插着的笔,开始尝试在空白页上画维今的脸。


文章推荐:

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陆钰苏韵锦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天价交易总裁婚情告急商臻封行焱小说全文完结版阅读

初夏盛恋沈瑾瑄和慕煜城全文免费读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顾北曜林漪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若爱深埋于岁月沈知夏季凉川免费小说全章节阅读

你是我要的爱情池音慕寒卿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宠婚总裁在上作者花好简汐陆墨宸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春风不及你深情谢颖林宇城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