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情深无悔小说 沈蓝飞蒋演完本阅读

热门小说 · 2020-10-09 11:04:02 · By 沈蓝飞 · 次点击

沈蓝飞看着秦亚茹第一次目光冰冷,没有了恭敬,“安夏肚子里的不是蒋演的种。”

“啪!”

秦亚茹愤怒的瞪着沈蓝飞,“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贱吗?到处勾引男人,我告诉你,安夏肚子里的就是演儿的种,是演儿亲口说的。”

沈蓝飞笑了,蒋演就这么喜欢在头上种草。

“你笑什么,你这个贱人。”

秦亚茹又甩了沈蓝飞一个耳光,紧接着一份离婚协议仍在沈蓝飞脸上,“离婚,马上和我儿子离婚。

我们蒋家不敢要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抢妹妹男朋友,欺负孕妇,导致孕妇流产,沈蓝飞你怎么就这么恶毒?”

离婚协议划过沈蓝飞的脸颊,缓缓的落在地上,沈蓝飞没有去看一眼,只是盯着秦亚茹一字一句的说:“我恶毒?呵呵!当初你们蒋家为什么不娶沈茉莉要娶我。

怎么事情过去了两年你们现在不怕了,就要过河拆桥了。”

“过河拆桥?沈蓝飞你在胡说什么?当初要不是你勾引了演儿,演儿一时鬼迷心窍,茉莉早就嫁进了沈家。”

秦亚茹指着沈蓝飞,“沈蓝飞我告诉你别想赖上我儿子,这个婚你离也得离,不离也的离。

而且离了婚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秦亚茹发泄完气愤的离开了别墅。

秦亚茹离开后,沈蓝飞给医院的人打了电话,得知安夏已经醒了,沈蓝飞收拾一下,去了医院。

晚上,医院门口还围了好多记者,沈蓝飞之前有安排,直接坐VIP电梯去了安夏的病房。

安夏病房里只有安夏的经纪人小纪和安夏,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安夏一脸的泪水,看见沈蓝飞进来,两人脸上均是一惊,小纪连忙站起来挡在安夏前面,“沈小姐,这么晚过来有事?”

沈蓝飞清浅的勾了一下唇,目光嘲弄,“别怕,我不会动她,我今天过来就是有点事想问问安夏。”

“我们安夏什么也不知道,也不会说,沈小姐还是请回吧!”

“小纪,你先出去。”

小纪担忧的看了安夏一眼,见安夏点了点头,又看向沈蓝飞,“沈小姐,我们安夏也是有难言之隐。

她......”“小纪。”

安夏再次叫了小纪,语气比刚才明显严肃了些。

沈蓝飞嗤笑一声,“放心,我不敢动她。”

这句话说得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一时间安夏和小纪的脸都有些挂不住,他们都清楚,这件事沈蓝飞才是受害者。

是安夏陷害了沈蓝飞。

安夏看着沈蓝飞,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沈蓝飞面无表情的坐在小纪刚才坐的地方,目光直视着安夏,“照片是谁给你的。”

安夏咬着下唇,摇着头,“对不起蒋太太,我不能告诉你。”

沈蓝飞笑了一下,那我换一种方式问,“这件事蒋演知不知道?”

安夏垂着眸,不说话。

沈蓝飞冷笑,“沈茉莉知不知情?”

安夏依旧不说话。

沈蓝飞身侧的手微微蜷缩,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问道,“江泽远在这里是什么角色。”

安夏咬着下唇,半晌后才小声道:“和你一样。”

沈蓝飞低头笑了笑,又笑了笑,才站起身说了一声,“谢谢!”

离开医院,沈蓝飞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回到别墅就看见蒋演坐在沙发上正在吸烟,看见沈蓝飞进来,蒋演扯开唇角露出一口的白牙,十分欠揍的开了口,“蒋太太,这两天过的精不精彩?”

沈蓝飞看着蒋演,片刻后忽然扯开唇角笑道:“还好。”

心想倒不如蒋演精彩,绿帽子一下子就戴了两顶。

蒋演邪魅一笑,“沈蓝飞你现在求我,我可以帮你把新闻撤下去。”

沈蓝飞冷眼看他,淡淡的笑道:“怎么求?”

蒋演冷笑一声,站起身来朝沈蓝飞走了过去,一把抓住沈蓝飞的手臂将沈蓝飞摔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沈蓝飞,仿佛沈蓝飞只不过是一只无足轻重的蝼蚁。

沈蓝飞嗤笑,迎上蒋演阴沉的目光,一字一顿的说:“蒋演,我瞧不起你。”

“你说什么?”

蒋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沈蓝飞的话,倏地掐住了沈蓝飞的脖子,双眸微眯,咬牙切齿,“沈蓝飞你有种再说一遍。”

沈蓝飞呼吸困难,却还是笑的说:“蒋演,我瞧不起你。”

“撕拉”一声,沈蓝飞身上的衣服碎了,沈蓝飞身体一抖,手紧紧握成了拳,却还是故作镇定的说:“蒋演,你就只会这个吗?羞辱女人?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蒋演身体一僵,一股怒火直达脑瓜顶,抓住沈蓝飞衣服的手指一紧,他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也不想这样,他只是太爱她了,受不了她不爱他,更受不了她的背叛。

他其实是想对她好的,只是他不能忍受,她的背叛,更不能忍受她和别的男人在他家门口做亲热的事,他们把他的尊严踩在脚底下,他怎么能允许。

可是就这样他都舍不得和她离婚,只要她和他说一句软化,或者说几句好听的话哄哄他,哪怕是假话都可以,他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她不能漠视他,这种漠视,让他崩溃,让他失去所有的理智。

他不甘心,不甘心她对自己一点感觉没有,不甘心他在她心里一点地位没有,更不甘心她不爱他这个事实。

所以他要让她知道,他才是那个王者,可以在北城呼风唤雨,可以护她,可以给她她想要的一切的人,是他蒋演。

而不是江泽远。

江泽远他不但护不了她沈蓝飞,还会给她带来伤害。

蒋演目光猩红,居高临下的看了沈蓝飞几秒便俯下身狠狠地吻住了她,她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他就是这么没出息。

爱一个女人,爱的这样卑微,爱的这样没有自我。

安夏的新闻出来后,沈蓝飞在北城彻底变成一个恶人,网上骂声一片,还有一些闲着无事的人,专门人肉她的手机号,微信号等社交软件来骂她。

沈蓝飞不用去星移上班,也没有什么社交活动,索性关了手机,窝在家里。

她想她不是什么流量明星,大众不会一直关注她,只要不回应,过几天热度自然就会下来。

第三天,方小谷来了别墅,直接将一张新的电话卡仍在沈蓝飞面前。

“我给你办了一张电话卡。”

沈蓝飞低头看了一眼,拿起电话卡换在了手机上,“谢了。”

方小谷轻哼一声,从茶几上拿了一串葡萄一边吃一边说:“你先给戴一凡回一个电话吧,听着语气挺着急的。”

沈蓝飞怔了一下,事情出的突然,她忘了告诉戴一凡。

手机开了机,沈蓝飞就拨通了戴一凡的号码。

“喂!”

沈蓝飞刚说一个字,就听见戴一凡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蓝飞,北城的新闻我看了,你别担心,我已经找了公关公司,很快就会解决。”

沈蓝飞眉头蹙了一下,声音蓦地变得严肃起来,“我没事,你不要出手。”

她抿了抿唇,“蒋演和沈茉莉一直在关注这件事,咱们现在不能暴露。”

戴一凡那边静默一会,才说道:“美国这边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明天的飞机后天就能到北城。”

沈蓝飞“恩”了一声,想了想又嘱咐道:“我这边的事你不用担心,你那边才重要。”

戴一凡笑了一下,声音满是轻松,他说:“放心都解决了。”

挂电话前戴一凡又不放心的嘱咐道:“最近你先不要出门,等风头过了再出门。”

沈蓝飞乖巧的应了声“好。”

方小谷一边吃葡萄一边说:“这个戴一凡还不错,比蒋演和江泽远要靠谱多了。”

沈蓝飞笑笑没有说话。

方小谷又说道:“我听一个做媒体的朋友说,江泽远正在想办法帮你把新闻压下去呢!不过这次有当红小生,有点困难。

你也知道媒体就是靠新闻赚钱的,特别是这种涉及豪门和顶级流量小生的新闻。”

方小谷看着沈蓝飞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听说江泽远四处求人,姿态放的很低。”

她啧啧了两声,“又是个瘸子,好多人都看了笑话,再这样下去,不用你的新闻,他自己都成了北城的最火爆的笑料。”

沈蓝飞身侧的手微微蜷缩,整颗心都难受的揪在一起,想到江泽远拄着拐杖或者划着轮椅求人的画面,心就酸的厉害。

她已经告诉江泽远不用麻烦,没想到他还是四处求了人。

方小谷走后,沈蓝飞给江泽远打了电话,“你不用为我的事,再去求人了。

江泽远,不值得。”

我不值得你这样付出,更不值得你如此委曲求全。

江泽远低声笑了笑,笑声温润,“我觉得值得。”

“为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值得。”

沈蓝飞痛苦的闭上眼睛,“不要再做了。”

江泽远:“沈蓝飞对你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回应,更不要心里有负担。”

沈蓝飞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我心里已经有了负担。”

江泽远的声音轻了一些,“对不起。

不过这些事都是我自愿的,和你没有关系。”

“江泽远你不要在做这样无谓的事了,我已经结婚了。”

“可是,他对你不好。

蓝飞,如果他对你好,我一定站着远远的祝福你,但他对你不好,我就不能站在远远的看着,我心疼。”

江泽远最后三个字,说的很轻,却像重石般狠狠地砸在沈蓝飞心上,一时间本就残破不堪的心,更加支离破碎。

甜蜜、酸涩、懊悔、纠结、疼痛,沈蓝飞的一颗心五味杂陈。

呼吸不由一紧,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她抿了抿唇,极力控制住情绪,才哽咽的说道:“不要再去求人了,拜托你,不要为了我去求人。”

吸了一下鼻子,“我不是什么流量明星,这个新闻热度过几天就会淡。”

声音越说也低,带着一股祈求的韵味,“江泽远拜托你,不要再去求人。”

江泽远坐在书房的老板椅上,手里捏着电话,目光却落在一张沈蓝飞的照片上,是沈蓝飞高中时的照片,扎着马尾,脸上带着婴儿肥,肌肤白皙,看起来特别清纯漂亮。

不得不说,沈蓝飞的长相很讨男人喜欢。

目光缓缓向下移动,是一张沈蓝飞和江泽远的合影。

也是高中时照的,看着照片的背景应该是郊游时拍的。

照片上江泽远站在沈蓝飞身后比了一个兔子耳朵,脸上的笑特别像地主家的傻儿子,唇角不由的一勾发出一抹冷笑,那个时候江泽远应该是很喜欢很喜欢沈蓝飞的吧!目光微微移动落在照片上的沈蓝飞脸上,明媚的阳光青青的绿草,沈蓝飞脸上挂着清浅的笑,手指不由的抚上照片上沈蓝飞上扬的唇角,心底微微一动,想到上次在办公室里,手指抚上沈蓝飞柔嫩的唇,那种触感,让他胸腔内燃起一股邪火,真想一把拉过沈蓝飞狠狠地吻她。

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心底的欲念压制住,他不能心动,他怎么能对那个狠毒虚荣的女人心动。

蒋演从那天狼狈的逃离别墅,就没有再回去过,这三天他不是和唐家乐他们鬼混,就是在公司加班,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底的青色也很浓。

王浩看着蒋演疲惫的捏着额头,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怕死的问了一句,“蒋总这份资料有问题吗?”

这份资料蒋演前前后后的看了三遍,昨天又打电话让他把江泽远的住院记录调出来。

蒋演敲击桌面的手顿了一下,缓缓的抬起头瞥了王浩一眼,片刻后才垂下眸子继续看桌子上的资料。

王浩暗暗的抹了一把冷汗,这几天蒋演极其易怒,秘书室的几个小姑娘天天叫苦连天,就连他也是每天如履薄冰的伺候着,生怕哪句话说错了,踩了老虎尾巴。

“江泽远在美国入院的档案,调出来了吗?”

蒋演没有抬头,一直看着桌子上江泽远的资料,略有所思的问。

“调出来了。”

王浩一边说,一边伸手将靠左边的档案袋递给蒋演。

蒋演接过,打开档案袋,一目十行的看了里面的内容。

江泽远在美国治疗的档案和前一段时间王浩调查出来的内容分毫不差。

可就是这样才更引人怀疑。

蒋演垂着眸,目光落在江泽远的档案上,好半晌才嗤笑一声,他不相信江泽远真的失忆了,可是又找不到他假装失忆的证据,还有一点特别令他费解的就是,江泽远失忆好像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好处。

至少在沈蓝飞这里,有些感情牌他打不了。

如果是为了博取同情,那么一条腿足够了。

蒋演疲惫的揉着额头,他实在弄不懂江泽远失忆的目的。

半晌后,蒋演抬头问王浩,“江泽远还在搞小动作吗?”

“是的,今天早晨还约了东媒的董总。”

蒋演嗤笑一声,冷声道:“不自量力。”

王浩没有说话,屏住呼吸站在蒋演身侧,片刻后小心翼翼看了蒋演一眼,才试探的说:“太太这次的新闻应该是有人带节奏。”

三天了新闻热度居高不下,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可不正常。

沈蓝飞又不是什么名人,就说阿华正当红,可远不止于此,江泽远找媒体爆了好几个大咖的绯闻,哪一个叫出来都比这条新闻劲爆,可热度却不及沈蓝飞新闻的三分之一。

要说没有人带节奏,鬼都不信。

“蒋总,要不要把太太的新闻压下去。”

蒋演沉默了一会,沉声道:“不用。”

想了一下又问道:“安夏那边查出来什么了吗?”

王浩垂下头,“还没有,出事后安夏除了和她的经纪人再没有接触过任何人。”

蒋演闻声面无表情的敲击的桌面,“她还是一口咬定是沈蓝飞约的她吗?”

“是,她说是太太约的她,向她询问沈茉莉的事。”

蒋演冷笑一声,深邃的眼眸看不出情绪,片刻后他又问,“这几天沈蓝飞那边有动静吗?”

“太太那边一直没有出门。”

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倒是戴一凡买了回国的机票,后天到北城。”

蒋演闻言眼皮动了一下,而后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冷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王浩:“是。”

王浩出去后,蒋演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点燃,而后慢慢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脑袋里却闪现沈蓝飞娇羞的攀上他脖子的画面。

他想她了,三天没见他就想的不行。

深深的吐了一口烟圈,深邃明亮的黑眸染上了一丝嘲讽,以前他也经常三五天看不见沈蓝飞,那时也是想的,可却没有现在想的紧。

嘲讽的勾起唇角,大概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以前他们那个婚姻形同虚设,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去,但至少在身体上,他们比以前更像正常夫妻。

沈蓝飞在别墅窝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换了一套运动装带着一顶棒球帽,坐方小谷的车去了机场。

接到戴一凡后,三个人去了淮南路那边的一家私房菜,到了包厢方小谷便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

戴一凡的目光便落在沈蓝飞的脸上,打量了会,才略带心疼的说道:“你瘦了。”

沈蓝飞摸了摸脸,浅浅一笑,转移了话题,“伯母在美国还适应吗?”

戴一凡略微滞带一下,“还好。”

盯着沈蓝飞看了一会,“我找到那家医院时,沈蓝航刚被转移。”

文章推荐:

火热新书国运兵王林霄秦婉秋章节完整版阅读

宋璐厉风行宋璐厉风行佘云怡小说(完整版)阅读

看透世俗势要成王章节目录林云黄梦怡菲菲小说阅读

重生:夫人,席爷又吃醋了!免费小说_安之恬席堇寒钟晴全文阅读

全本免费小说乔思许泽寻林丽温浅陆柏年阅读

穿越成乡下土媳妇宋岚顾凌桓林丽 (全本小说) 温浅陆柏年全文免费阅读

主人公是齐牧寒任潇潇的小说-撩你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叶夕颜泽王泽王的重生医妃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