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之皇全文阅读目录

最新小说 · 2018-11-25

破天之皇全文阅读目录

《破天之皇》小说简介:宇文辰是一个修行者,在游荡中寻求机遇,寻求一点点突破的豁口。在机缘巧合下遇到了一个祭坛,这个祭坛很明显有着五个很强势的鬼魄。只要能够炼化这个祭坛,就能够控制这几个魂魄。这样的话他在修行的道路上就能迈出去很好的一步。但努力很久都无法炼化,最后准备放弃离去时,一个叫董倩倩的女子出来了,助他一臂之力,终于将其收服。从此他平凡的生活将不再平凡。

下面是小说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节分享:

第27章 以退为进

马大元没有让宇文辰久等,第二天,北州的军队,开出小萌关,在葭萌关下摆开阵势,百般挑衅,而同时,司州马大龙的的军队,也到达了葭萌关附近,对葭萌关造成威慑。

面对北州叛军挑衅,宇文辰出动三万通州军,一战斩杀北州五万兵马,北州军大惊,连忙退回小萌关。

通州军一战,激扬了葭萌关守军士气。

翌日,北州军转攻魏兰轩驻守的高山寨,魏兰轩死守不出。

再一日,司州军攻张曼的联丰城,张曼死守,不得破。

一天又一天过去,每一日,葭萌关为中心的七座关隘,都受到北州和司州叛军的攻击,大战拉开序幕。

而同时,通州和元州方向,白中书带领的连州军,也和叛军展开了厮杀。

连州大地几乎无一日不战,连州百姓在大战来临之际,接连逃亡。

一个月后,连州后侧,金马堂马大风率先攻克凉州,从后侧包抄而来,随即,鄂州和渝州接连失手。

连州陷入了三面包围之中,情势对大雍王朝越发不利。

“碰。”葭萌关,宇文辰将最新战报扔在桌子上。

“诸位,如今连州已经陷入重围,大雍其他各地的的援军尚未到达,为今之计,只有后撤,撤出连州,再做防御。”

宇文辰的话,让所有将领都大惊失色。

“宇文将军,不能撤,连州失陷,京师在望啊。”三皇子连忙说道。

如今的大雍是真正的内忧外困,打量军队被邻国牵制,导致凉州三州彻底落入金马堂之手,如今金马堂夹七州兵力,共同攻击连州,连州如何抵挡。

宇文辰看了曹文尚一眼,曹文尚站了起来。

“三皇子,如今金马堂大势已成,我等只有先后撤,保存有生力量,才有反击的机会,这些天我们七州联军驻守七出关隘,兵力分散,难有作为,将军的意思是,干脆放弃关隘,集中力量,破敌于一战。”

曹文尚知道宇文辰想要的是什么局面,而现在连州的局面,早已经在宇文辰的计划之中。

甚至,曹文尚知道,这本就是宇文辰的计划。

三皇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以为可以抵抗的住,结果,还是要退。

“我已经传信白中书将军,相信他会理解的。”宇文辰看了一眼在这个月中艰苦作战的将领们,走出大厅。

金马堂大势已成,该是解决的时候了。

回到卧室,莺歌随即出现。

这一个月,莺歌充当着传话筒的作用,将金马堂的讯息传达给宇文辰,也将宇文辰想要传递的信息,传递了出去。

可以说,如今连州的局势,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宇文辰。

“十三少主,需要我做什么?”莺歌欢快的道,这半个月的相处,让她看到了宇文辰的果断和心狠手辣,若非宇文辰充当内应,连州的白中书,绝对不会打的这么辛苦。

“你告诉马大风他们,暂缓攻击,三日之内,连州就是他们的了,然后,我会设法让白中书和我一到驻守在天井门,让他们配合我行事,争取一举击溃大雍所有军队。”宇文辰冷酷的道。

“莺歌明白。”莺歌欢快的走了。

“金马堂大势已成,所有杂鱼也该出来了,是时候了。”宇文辰心中暗道。

他所作的布局,都是为了这一天,以大雍的底蕴,如何会让凉州等三州轻易失守,这里面,只因为i,宇文辰需要者三州失守。

“只是苦了连州军了,不过,为了大业,也只能有所牺牲了。”宇文辰心中暗道。

金马堂是大雍王朝最大的毒瘤,这次叛乱,是五百年来最大的一次,也是最彻底的一次。

从通州事变,到如今已经半年多过去了,大雍王朝,该准备的,也该准备好了。

“就让这一战彻底结束吧。”

当夜,宇文辰让霍达等各处关隘同时突袭敌营,一击得手,立刻后撤,打乱了金马堂的部署,安全退回出了连州。

半个月后,宇文辰带着七州剩余的十多万将士,来到了惊天门。

惊天门是连州背后,通往京师的最后一道门户。

惊天门是大雍第一雄关,依托连云山脉而建,整条地势先要的山脉形成一道天堑,将连州以北的九个州挡在京城以北,是京城北方最后的一道屏障。

惊天门中,白中书已经带着部下先一步到来,此时的白中书,脸色憔悴,连州近三十万万兵马,也只剩十多万了。

不但白将军显得憔悴,太子和其他将领也都一个个沉着脸,眼前的败局,让他们难以接受。

这一个月中,他们费尽心思,却终究没有挡住叛军。

宇文辰走入议事大厅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群没有精神的败将。

“诸位,这是怎么了,莫非丢了连州,就不知道如何打仗了吗?”宇文辰径直走到白中书旁,拍了下桌子。

只有他知道,这些人败的冤枉,也败得有价值。

“宇文将军,如今金马堂大势已成,我大雍遭遇内忧外困,难道你还有破敌之策?”白中书苦涩的道。

凉州等三州,本来是可以不破的,毕竟大雍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却因为各种原因,还是破了,破的没有征兆。

“我没有什么良策,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若是未战便先怕了,那这仗也不用打了,大家就等着被金马堂砍头吧。”宇文辰看着众将,冷声说道。

“我们是丢了连州,但还有惊天门在,只要惊天门还在我们的手中,叛军势大又如何,再说,就算连惊天门都丢了,难道我大雍就会灭亡吗,惊天门后是京城不错,但是除了京城,我大雍还有十州在手,也未必没有重整山河的能力,所以诸位,将你们的沮丧收起来吧,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

啪啪,一声掌声从大门外传来。

所有人转身看去,只见一个披肩带甲的将军,步伐从容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脸型坚毅,双眼如电。

“好,不愧是宇文辰,不愧是打出我通州赫赫威名的宇文辰。”来人大笑道。

“梁将军,你怎么来了?”白中书很是意外,不止是他,太子,三皇子,其他诸将,莫不惊讶的很。

“将军,你的身体,没事了?”黄涛等通州旧部一个个都激动异常。

梁溪元,可是他们原来的主将,带着他们守卫边疆数十年。

“见过太子殿下,三皇子殿下,诸位将军,宇文将军说的没错,北州通州司州元州凉州鄂州渝州乃至连州丢了,我们还有惊天门,惊天门丢

了,我们还有京州乃至十大州,就算连这些也丢了,我们还有心中的信念,只要我们心中大雍不灭,大雍就永远不会灭,所以,收起你们的

沮丧,抛开你们的烦恼,这场战争,我们未必就输定了。”梁溪元洪亮的声音,犹如注入一道巨大的力量,让所有人的精神陡然一震。

“不错,我们未必就输定了。”白中书哈哈大笑,一扫之前的颓靡。

“为了大雍,死而无憾。”魏兰轩怒吼。

“死而无憾。”其他将领莫不激愤。

他们中有许多人部下都拼光了,仍然坚持着战斗,每一个人,可都是从血肉堆中爬起来的。

“好,众志成城,不愁金马堂不破,太子殿下,我带来了皇上的密旨,白将军,宇文将军,请随我来。”梁溪元略带歉意的看了三皇子和诸将一眼,道。皇帝的密旨?三皇子和诸将有些疑惑,这个时候,为何还要以密旨的形式下旨。

宇文辰跟随白中书,太子和梁溪元进了一间密室,留下众将等待。

半个时辰后,四人面色平静的走了出来,脸上都没有什么异样。

“诸位,惊天门的防务还需要大家多多费心,各自散去吧。”白中书挥挥手,并不多做透露。

不过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此时的白中书,已经恢复了以往的镇定,锋芒再次显露出来。

众将散去,太子和白中书看向宇文辰的眼神,多了一丝凝重。

“好了,白将军,宇文将军,此地就交给你了,我老梁还有其他任务,就不在这里碍着你的眼了。”梁溪元抱抱拳,告辞而去。

“大哥,父皇他有何旨意?”三皇子跟上太子,有些不满的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他这个三皇子的。

太子听了下来,认真的看了自己的这个弟弟一眼,三皇子会皇位有所窥视,这点,满朝皆知,不过如今大雍内忧外困,倒是收敛了很多。

“三弟,该是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知道,不用多问,此外,不要说大哥没提醒过你,不要找宇文辰的麻烦。”

三皇子有些莫名其妙,想要再问,可是太子已经走了。

“不要找宇文辰的麻烦?我哪里找过他的麻烦了?”

夜晚,莺歌准时来到了宇文辰的住所,虽然惊天门中有供奉团的修仙者驻守,不过对于莺歌来说,并不是问题。

莺歌的战力不高,但是各种诡异的秘术却是层出不穷,不要说躲避供奉团的修仙者,就算是马家老祖那样的高手,也未必能够在她有心的时候,发现他的踪迹。

“少主,听说皇帝老儿给你们下了密旨?”莺歌款款走到宇文辰的身边,询问道。

这一个多月来,莺歌就如同是宇文辰的影子一般,随时随地都能出现,宇文辰对此也是警惕的很,却仍然没发现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错,皇帝密旨,要求我们务必守住惊天门,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摧毁朝龙道,断绝我金马堂进攻的道路。”宇文辰沉声道。

朝龙道,是惊天门的主要门户,只要摧毁了这里,叛军就只能绕道危险的山麓绝崖,才能够进攻惊天门,在修仙者和妖被限制不得参与凡俗战争的时候,只要摧毁了朝龙道,金马堂想要进攻大雍京师,无疑是做梦。

但是摧毁朝龙道,也将断送大雍王朝反攻的机会,对于大雍王朝有害无益,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朝龙道绝对不能毁掉。

“这就是大雍皇帝的底牌吗,想毁朝龙道,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莺歌冷笑着。

第28章 朝龙道

朝龙道不是一条大道,而是一大片夹在两座大山中的土地,可容纳百万兵马通过,这样的一大片土地,想要毁掉,谈何容易。

“你还真别说,大雍王朝这五百年不是白过的,他们早已经在朝龙道和惊天门之间设下了机关,而且有修仙者守护,只要动用了那机关,惊天门外的通道就会毁掉,所以,莺歌,除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攻上惊天门,否则一旦动用了这机关,那就算我们再多的军队,也难以

跨越天险打到大雍京师去。”宇文辰神色凝重的道。

莺歌愣住了,大雍竟然还布置有这样的机关。

“那怎么办?”

“暂时我也没办法可想,不过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能够找到这所谓的机关,到时候。”宇文辰眼神中闪过一丝自信。

这自信的摸样,让莺歌轻松下来。

不过,只要给宇文辰时间,他肯定能够将这件看似棘手的事情解决的,这一路来,宇文辰不正是这样做的吗。

“少主,你放心,我会让他们给你足够的时间的,老祖说了,我们要的,是大雍的所有,一点也不给大雍留下。”莺歌兴奋的说道。

金马堂的老祖,绝对是个雄才大略的人,五百年前争夺天下失败,毅然抛却家业寻仙了道,成为修仙者中的一员,修炼有成后四处结交修仙

者,搜罗天下,创立以妖为主要成员的金马堂供奉堂,引而不发,窥视大雍王朝的天下。

这五百年来,金马堂所积攒的力量,已经足以颠覆天下。

“莺歌,供奉堂如今在什么地方?和大雍供奉团的作战情况如何”宇文辰想了想,问道。

很多讯息,他都是从莺歌的身上得到的,金马堂的信息传递速度,比之大雍军方的速度要快速的多了。

而且对宇文辰,金马堂的人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金马堂和大雍王朝的作战,分两个层面的战斗,一个是凡俗军队的战斗,金马堂已经取得了足够的优势,而另外一个,就是修仙者层面上的战斗。

这个层面的战斗,宇文辰插不上手,也无需插手。

“大雍供奉团在云中子那老鬼的带领下,几次想找我们的麻烦,幸好有少主手下的赤白在里面,几次避免了我们的损失,如今我们的供奉堂正潜伏在惊天门以西,随时可以调遣。”莺歌沉吟了下,回答道。

这一个多月中,大雍供奉团端了他们几个窝点,不过并没有对金马堂供奉堂造成多大的损伤,这一切,都是赤白的功劳。

“我知道了,你过几日再来。”宇文辰微微思索了片刻,道。

莺歌行了一礼,消失在宇文辰的面前。

“幽狼。”宇文辰低声叫了一声。

幽狼从轮回印中走出,显得精神抖索。

“去告诉赤白,差不多是时候了,半个月后,惊天门落魂谷,我要金马堂供奉堂全军覆没。”宇文辰冷冷的道。

幽狼当即隐身而去。

这些天,幽狼在充当宇文辰和赤白之间的联系,而赤白,则是很好的完成了宇文辰给他的任务。

以赤白已经取得的金马堂供奉堂的完全信任,宇文辰相信,赤白知道怎么做。

数日后,金马堂汇聚七州兵马,总计一百来万的兵力,堵在惊天门前方三十里地,却并没有发动攻击。

惊天门中,白中书和宇文辰不断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密室中,唯有白中书,宇文辰和太子三人。

“白将军,金马堂的兵力已经集中的差不多了,我看,可以采取行动了。”

出人意料的,取得主导权的,是宇文辰,而不是白中书,也不是太子。

两人却并没有有不满的表示。

“好,我早就等着了,宇文将军,此次若是能够尽歼金马堂精锐,我大雍基业无忧了。”白中书忍不住兴奋,看向宇文辰的眼神充满带来感慨。

估计谁也想不到,这惊动天下的金马堂逆袭大战,竟然出自宇文辰之手,而现在,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梁溪元的到来,已经将宇文辰的身份挑明,并且将那份由地狱分身所指定的疯狂计划,透露给了白中书和太子。

面对如此疯狂的计划,面对如今面临的现实,白中书和太子不得不承认,宇文辰这家伙,绝对是个疯子。

也就是从梁溪元出现开始,白中书和太子的心中,有了必胜的信念。

“十天后,我会调开兵马,露出破绽,到时候,金马堂绝对不会放过机会,到时候,一切,也该结束了。”宇文辰看向太子,又看看白中书,露出一丝玩味。

太子点点头,“宇文将军放心去做就是。”

次日,金马堂开始对惊天门做试探性的攻击。

想要攻打惊天门,要么冲击朝龙道三十三道关卡,正面进攻,要么走小道攻惊天门的侧面。

在宇文辰的授意下,金马堂和大雍的军队,开始演戏一般的战斗。

大雍军队依靠惊天门高大的城墙,将金马堂的兵马拒之关外,金马堂的百万兵马,轮流上阵,给惊天门带来巨大的压力。

第九天的夜晚,惊天门所在山脉的落魂谷外,赤白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落魂谷离惊天门雄关有三十多里地,是连云山脉中一个普通的山谷,同样的地势险要,没有特殊情况下,一般人不会留意到这个山谷。

但是现在,赤白却出现在这里。

“赤白先生,这里就是大雍王朝控制朝龙道机关的枢纽所在吗?”赤白身后,一个身影出现。

这人身穿墨金法衣,如一柄插天的利剑,气势逼人。

“龙剑使者,你是不信我?”赤白冷哼一声,转过头来。

这人,竟然就是金马堂马家老祖座下的三大使者之首的龙剑,蛟龙化形,实力非凡。

“怎么会,赤白先生你是少主的仆从,这些天多亏了你的提醒,才使得我们的人损失不大,我若是不信你,怎么会来到这里。”龙剑哈哈笑

道,显然是担心激怒了赤白。

若非赤白一再示警,金马堂供奉堂恐怕在面对大雍供奉团的几次突袭下,至少要损失一半人手。

“那就好,我已经将大雍的供奉骗到了云台,今晚过后,我是不可能再取得他们的信任了,而主人也将会被怀疑,所以,这次行动,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否则的话,主人的计划,将功亏一篑。”赤白冷声道。

这是赌上了所有的一次行动,由不得龙剑不信。

“区区十个修仙者躲在阵法中,难不倒我们,赤白先生你可以先回少主那里,这边,就交给我们吧。”龙剑没有怀疑。

他已经得到消息,宇文辰将在今晚暗中调开朝龙道关卡上的兵马,只要他这边破坏了这大雍王朝最后的杀手锏,惊天门那边,就可以全力投入进攻,惊天门这道天堑,也算是报废了。

修仙者不能直接参与对凡俗战场的作战,但是从旁协助,玩一些破坏,还是可以的,谁也指责不了他们,这也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如此,那我先告辞了,还请龙剑使者动作快一点,我想,我的调虎离山之计,瞒不了云中子那老鬼多久,到时候若是云中子带着大雍供奉团回来,少主恐怕会危险,还需要借助龙剑使者你们的力量,抵挡云中子他们。”赤白告诫了一声,闪身消失。

赤白消失后,龙剑身后,出现三十道身影,这些人中,有二十四个妖,六个修仙者,正是金马堂供奉堂中的精锐,实力最高的一批人。

“龙剑使者,从这山谷四周的痕迹来看,这里至少蕴含三种困阵,四种杀阵,正是圆心那老鬼的手法,做不得假,圆心老鬼也算是阵道奇才,当年我曾和他比拼阵法,不分胜负,如今骤然遇到他布下的阵法,仓促之间,我也无法短时间破阵,看来只有强攻了。”一个年老的修仙者跨步走出。

这修仙者,叫天应老人,是个散修,精通阵法之道,被马家老祖重金邀请,并不属于金马堂,只是来帮忙的。

“既然天应老祖都如此说,那唯有强攻了,圆心老鬼的阵法我等也遇到过不止一次两次了,还请老祖指明方向,我等也省却点手脚。”龙剑当即说道。

妖修精通阵法的不多,破阵,还是要有行家来指点的,这就是天应老祖的价值。

“却之不恭,这里是乾位,诸位道友请随我来,破这阵,以诸位道友的实力,两个时辰,足矣。”天应老祖打着包票。

在他看来,圆心道人此时还在天台等着伏击金马堂的供奉,这里的阵法,没有精通阵道的人主持,效果已经大打折扣,有他在,加上龙剑等三十人的帮助,破阵不是问题。

落魂谷中,圆心道人带着十个供奉,通过法术,盯着身形逐渐显现在阵法中的龙剑使者等人,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

“果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天应老儿,当年一战未分胜负,没想到你竟然会相助金马堂,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破得我这地煞绝灭阵。”圆心道人哈哈笑道。

赤白传讯金马堂的时候,大雍供奉团已经玩了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好戏,天台那边确实有供奉团的人,不过只有几个实力最弱的做做样子。

这一次,他要让龙剑这些金马堂供奉堂的精锐,来得,去不得。

====================================

《破天之皇》已出全文内容

书名:破天之皇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文章推荐:

沈默阮冰小说阅读_沈默阮冰全文小说目录阅读

宝贝有约总裁爹地强无敌完本小说-沈南柯夏忆梦完整版阅读

陆少强锁爱全本小说_陆霆聿宋绾绾全章节小说阅读

那一眸似水年华顾箐如沈思彦小说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缘来是你傅先生闫苏苏傅北衍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许意暖顾寒州结局_许意暖顾寒州全文阅读

总裁的独宠娇妻许冰凌_唐思雨邢烈寒完结版小说阅读

影帝难追江遇完整版_方年江遇小说全文阅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