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今华的小说上古奇书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1-11-24 18:15     编辑:极品小说
上古奇书

上古奇书_是一本很好的小说,代入感很好,感觉身临其境,人物刻画有血有肉,性格分明,部分章节文笔稍显粗糙但无伤大雅,总体来说很不错的一部豪门小说,非常值得一看

作者:今华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上古奇书》 小说介绍

小说《上古奇书》是作者今华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古轩冥凤,讲述了... 古轩是个低调的年轻人,住着叔叔留下来的一套旧房子,每日早晨必做的事情就是一边上厕所,一边用手机上网看昨天更新的小说,各种各样的奇遇让这个单纯的年轻人也常常幻想自己能穿越一把。此时他并不知道楼下晨练的一干

《上古奇书》 第5章 免费试读

古轩是个低调的年轻人,住着叔叔留下来的一套旧房子,每日早晨必做的事情就是一边上厕所,一边用手机上网看昨天更新的小说,各种各样的奇遇让这个单纯的年轻人也常常幻想自己能穿越一把。

此时他并不知道楼下晨练的一干清闲老头清闲老太们正使劲抬头看着天,眯着双眼,眼睁睁的看天际划过一道炫目白光,直直朝着自己这边飞来,没人想要躲开,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大家一起仰头而已。

刚提起裤子,古轩只听轰的一声,客厅里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他顿了顿,收起手机,冲了马桶,轻轻的推开厕所门,探头望了望却没敢出去。只见客厅烟雾弥漫,侧面墙上多一个大窟窿,古轩呆了呆,满脑子想的是这玩意不会是导弹干的吧。

就在他一手提着裤子站在厕所门口发呆时,客厅红光一闪,一道流光划过,然后客厅中便是出现了一位女子。

一袭红裙,乌黑的及腰长发,冷艳的面容和魔鬼般的妖娆身段,古轩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女人挥了挥古装般的长袖,屋里弥漫的灰尘一扫而光,只剩下阳光颤颤巍巍的从大窟窿里慢慢照了进来。

这女人扫了一眼古轩,朝屋子里喝道:“糟老头子,给我滚出来!”古轩愣了愣,却不知道这女子说的是谁,小心的说:“这个,那个,你,是谁?”女人见屋里毫无反应,右手伸出衣袖,掐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古轩还未看清楚,顿时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之后的焦热感让人喘不过气。

只见这女人掐出印决的手上浮动着一蓬赤红色的火焰,红的格外妖艳,红衣女子淡淡道:“再不出来,可是连这九州界里的人一起烧了!”这时只听得一声苍老尖锐的声音哼道:“烧吧,死多少人你就得背多少业障,到时候拿你一身功力来磨都未必够用,烧吧烧吧,老头子一起死了算了。”

红衣女子听罢,登时怒不可遏,赤红色的火苗闪了又闪,最终还是被撤了印决消散掉了。却见她不知从哪掏出一支玉瓶,往地上一丢,从瓶中激射而出千万道的银光,布满了整个墙壁,然后消失不见,直把古轩瞧的眼都傻了。

女人冷冷一笑:“你别出来,这个房间我都封住了,不把青樟印交出来你哪都别想去。”古轩的嘴张了又张,手抬了又抬,终究没敢插话,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他觉得自己有可能还没睡醒,微微叹了口气,往回退了退,坐回马桶之上,把厕所门又关上了。

古轩坐在马桶上***,虽然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事实好像就是这样。难道是自己遇到什么灵异事件了?还是

“小子今日你护我一把,老头子定有厚报。”那个尖锐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古轩吓了一跳,叫到:“你是谁?你躲在哪呢,啊?”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厕所的木门直接就被破开一个洞,木屑纷飞,古轩挥着手臂躲避飞来的木屑,红衣女人看了古轩一眼,问道:“那老东西在哪?”古轩一边呸着嘴一边说道:“你们拆房子啊?”

女人脸一红,喝道:“少废话,再多嘴我一刀捅死你。”古轩无语的瞧了她一眼,这女人,是个流氓吧。旋即想到一个幽灵似的的物体还在自己身上,又再次紧张起来。

这时只见一道银光从他的身上飞出直奔女子身后的空隙,女人冷哼一声:“老不死,哪跑?!”挥手带出一蓬赤火,挡在银光前面,银光一折又回到古轩身边,然后转了一圈化做一个老头,这老头带了顶不知道多少年没洗过的道冠,穿一身旧黄的沾满油渍的道袍,让人觉得十分诡异的是脚上穿了双拖鞋,还是人字拖。

老头撇了撇灰白色的八字胡说道:“你这女人,凭什么说我偷你家东西,不过就是看了几个小妞洗澡而已,至于如此大动干戈么?”女人气的涨红了脸怒道:“你这个老不死,快把青樟印交出来!”老头白眼一翻道:“说了没有,不然你来搜身啊?”古轩尴尬的站在一旁,唯唯诺诺道:“你俩到底是什么人啊?能说清楚么?”

老头一把抓住古轩的手,说道:“今日老头子我见到你了,算是咱们的缘分,你护我一把,容我先跑了。”古轩听罢结巴道:“啥?啥?我护你?你干脆杀了我吧。”红衣女子听二人扯皮神情显得越来越不耐烦,猛然朝前滑步,挥出手越过古轩准确的抓向老头的脖子,老头无可奈何的看了古轩一眼,一把将古轩推向身前,女人的手却是正好抓住古轩的脖子。

古轩顿时觉得一股巨力从脖颈处传来,只怕顷刻间便要断了。这芊芊玉手竟如此的恐怖。女人见抓错了人,急忙收手,袖子一甩怒道:“老不死的再躲我连这个人一起杀了!”老头嘿嘿一笑:“杀不得杀不得,这小子就是我的挡箭牌了。”古轩一头冷汗被老头抓住不得动弹,这女人精致妖娆的脸蛋就在眼前也没有心情细看了,略带哭腔说道:“你们都是修真者吧,还是神仙,异能者吗?您二老就放我一马成吗,房子都毁了我也不让你们赔了,我走行吗。”

女人听罢从袖里掏出一小块玉佩,扔给古轩:“拿去!赶紧滚。”古轩赶紧接过玉佩,愣了愣,寻思了一下说道:“成,大姐,你救救我吧,我马上滚。”说罢想甩开老头的手,老头抓的更紧急忙道:“别别,你看我一老头子你好意思把我扔在这里么?”古轩带着哭腔道:“你俩好歹都是神仙,我一个小青年又帮不了你忙啊,这位姐姐这么厉害,大爷您就放过我吧。我一凡人,你们动动指头我就死了啊。”

老头扶了扶道冠说道:“这里是九州界,她不敢杀你,只要我把你当在面前,嘿嘿。”女人越发的不耐烦,冲着老头说道:“东西不给我,我就是追到你死也不放过你。”这时走廊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古轩一愣,可能是动静太大把邻居引来了,女人听得敲门声,问古轩:“谁?”老头嘿嘿一笑:“警察来了,我要报警。你再不走可就连守林神都引来了呦?”女人脸色变了变,衣袖一甩,怒道:“老不死你等着,不把东西还回来,别想安生,这辈子我就跟你耗上了,给我等着。”旋即单手一挥,屋中银光收敛进了玉瓶,飞回女人手中。古轩呆呆的看着这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电脑特效,如今就实实在在的摆在眼前,红衣女人看了看古轩发直的眼睛,冷哼一声,跃向墙上的大洞,化做一道红光顷刻消失不见。

这时老头松开了古轩的手,从袖袍里抽出两张黄纸,甩了甩,纸上嘭的燃起一股火焰,然后乐呵呵的对古轩说:“让那些警察进来。”古轩见女人一走,估计老头也不会留太久,老实的哦了一声,去开门放警察进来。刚进客厅,只见老头手中黄纸刚刚烧完,只剩下花生大小的一团微火,手指一屈将一团火焰弹向警察,只见他们一个个全部晕倒在地,古轩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这老头,不会把警察都杀了吧,都死在我家,那就完蛋了啊。

果然,老头捻着那团火焰,对古轩说:“嗯,小伙子没吓的尿裤子,不错啊,那些警察没死,别怕,老头子我有些话想跟你说说。”说罢便作势要把火焰射出,古轩慌忙一摆手:“别别,老大爷,您不能这样啊,不是有话说吗?您说啊?”老头嘿嘿一笑,说道:“最近老头子我缺个徒弟啊。”

古轩听罢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收自己做徒弟?不过就这副被人打的要逃跑的水平,忒丢人了吧。老头一看古轩的表情,也知道他在想什么,淡淡道:“哼,我是不跟女人一般见识,今日你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一边说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古轩,一边摸出一只酒瓶,咕咚咕咚喝了两口,伸手拉住古轩道:“走吧,咱也没时间磨蹭了,到时候有人跟你解释。”说罢拽着古轩朝那窟窿走去,向空中一跃,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天空飞去。古轩顿时觉得一股超重力用在身上,快要被挤扁,终于坚持不住晕了过去。老头淡淡一笑,眨眼消失在天际。

昏迷了许久,当古轩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一个彻底不认识的地方,四周都是光秃秃的高山,空气异常寒冷清新,甚至觉得有点喘不过起的感觉。老头正盘腿坐在地上,看古轩醒来,正色道:“小子,我知道你名为古轩,没有双亲。之前我确实是去偷那青东西了,但也是迫不得已,随后我师兄会为你讲清楚的,如此一去是福是祸也不可知,总之一切皆是缘分,他日你若得遇造化,莫要忘记你师叔便是,若是你不幸身死,也不必担心,师叔我寻下九幽也定能让你投胎转世一户好人家。”

古轩揉了揉发晕的眉心,也坐起来嘟囔到:“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什么意思,什么是福是祸,我不去行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见古轩已经有行动能力,老头站起身也不回话,掏出一张黄色纸符一抖,纸符竟然摇摇晃晃飞了起来,径直朝大山中飞去,老头见纸符飞走,回过头来看着古轩,袖袍一甩,只见银光大作,这老头竟是换了一身行头,白玉色的道冠之上嵌着各式宝珠,隐有光芒一闪而过,一身杏黄道袍后有伏羲八卦印,脚上的拖鞋竟也消失不见,换做一双登云履,活脱脱的一个仙风道骨的正宗老道士。

老头对古轩笑道:“对你好是因为我并无太多时间且又这么仓促的决定了你的命运,这里么,便是昆仑。”古轩一怔,张了张嘴,还不待他说话,老头不知从哪变出一只拂尘,朝空中一扫,古轩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之前因为身处高原儿产生的越来越呼吸困难的感觉也消失不见,老头淡淡道:“走吧。”说罢转身甩了下拂尘,脚底竟生出些许云雾,古轩呆呆看了一眼把话收回嘴边,忐忑不安的跟着站了上去,身体微微漂浮起来,旋即两人身体上升,脚踏云彩飞往那大山之中。

上古奇书
上古奇书
今华/著| 玄幻| 已完结
小说《上古奇书》是作者今华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古轩冥凤,讲述了... 一场意外,将古轩带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在这里他可以脱胎换骨,作为凡人他也可以走修仙路;那场生死关头得到的上古奇书,不仅改变了他平凡的人生,更是改变了这个神奇世界的命运。在无数人觊觎的目光下,古轩的修仙路充满了未知的奉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