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全章节小说禁忌游戏林桦花想容最新阅读

发表时间:2021-11-26 14:51     编辑:极品小说
禁忌游戏林桦

《禁忌游戏林桦》是作者花想容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

作者:花想容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禁忌游戏林桦》 小说介绍

花想容的这本《禁忌游戏林桦》非常有趣,主角故事精彩,下面为大家带来章节片段: 林桦注意那件白色的羊绒大衣已经有半个月之久了。自从半月之前来这家名为“绿水”的洗衣店做前台接待员,这件衣服就已经挂在取货架上了。雪白的羊绒质地,简约流畅的设计,令这件大衣在这家小小的洗衣店中,宛如一朵出

《禁忌游戏林桦》 第1章 免费试读

林桦注意那件白色的羊绒大衣已经有半个月之久了。

自从半月之前来这家名为“绿水”的洗衣店做前台接待员,这件衣服就已经挂在取货架上了。雪白的羊绒质地,简约流畅的设计,令这件大衣在这家小小的洗衣店中,宛如一朵出尘的莲花常开不败。

可是,取衣的日期早就过了,这件衣服一直无人来取。

每当林桦的目光投向这件衣服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幻想这件衣服的主人会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只有像白雪公主一样美丽的女子才配得上这件似雪白衣吧。

林桦查看过这件衣服的洗衣记录,衣服的牌子便只一个“雪”字。衣主的姓名栏里填着“吴云”二字,联系电话是一部手机号码。衣主是送衣时便已经付了费的——这样纯白的衣物必须单独清洗,所以收费便比普通衣物高出许多来。

林桦再次翻出这件“雪衣”的洗衣记录时,时间是午后。这个时候没有顾客来,透过被自己擦得一尘不染的玻璃门向外看,外面的天气并不好,街道上光秃秃的树木无声地晃动着,与开着暖气的洗衣店是两个世界。

林桦忽然想起,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有雪。这会是这个冬天第二场雪了。想到雪,林桦又忍不住抬头朝那件雪衣看去。她想,若是在被白雪覆盖的天地之间,着一袭白衣款款而行,该会是一幕怎样动人的场景呢?前提是,穿衣的女子身材要纤细优雅,面容要恬静秀丽。

想到这里,林桦终于决定拨通衣主留下来的手机号码了。错过这场雪,再穿这件衣服会有遗憾的。而衣主来取衣时,自己就可以一睹她的风采了。

这个时候,距离送衣的日子,已经有整整二十天了。

对方手机设定的彩铃恰是范晓萱的《雪人》:“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分。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这几句歌词唱到第二遍的时候,电话才接通。

“你好。”――出乎林桦的意料,居然是男人的声音。

“您好先生,我是绿水洗衣店。请问吴云女士在吗?”林桦用尽量柔美的嗓音问道。

男人沉默了片刻才答:“她不在。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哦,是这样的。吴云女士在我们店里洗了一件衣服,但很久了都没有来取……”

话没说完,男人就打断了:“你是来要洗衣费的吧。你说个地址,我去交。”

林桦慌忙解释道:“先生,您误会我的意思了。这件衣服的洗衣费在送衣的时候就已经付过了。我是想提醒一下,请她及时来取衣服。也许是她忙,忘了这件事吧。”

男人又是沉默片刻,原本冷淡的嗓音更是黯淡了许多:“谢谢你,已经不用了。吴云,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林桦在瞬间完全呆住,嘴巴张成O型,话也卡在了喉间。

不在人世了!雪衣的主人,林桦想象了多少遍的女子,她居然已经死了!

男人又说:“既然洗衣费已经付过了,就麻烦你们将衣服扔掉、烧掉,反正处理掉就是了。我不想再看到她的东西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桦心绪混乱地应了一声,对方说了句“谢谢”就挂断了。

一个小时之后,洗衣店的老板莫先来了。莫先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由于保养得好,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

莫先四处查看着店里的情况。两位洗衣工在后面的工作间里忙碌地洗烫衣物,而林桦一个人坐在收衣的柜台后面出神。

莫先看了一眼林桦,心里不满嘴上还是随意地说:“小林,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看起来脸色这么差。”

林桦看了看老板说:“经理,那件白色大衣的衣主,她死了。”

莫先微微惊骇:“你怎么知道的?”

林桦就将刚才的电话叙述了一遍。

莫先听了,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你是说,衣主的名字叫吴云?”

“是的”,林桦紧张地看着老板。

莫先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不久之后取来一张本地的报纸。他将报纸交给林桦,林桦疑惑地接过来,眼光在版面上匆匆浏览了一遍之后,落在一则简短的新闻上:

标题:平安之夜并非平安,网吧少女夜归身亡

内容:圣诞前夜,当市民们都沉浸在平安夜的欢乐气氛中时,零点网吧一名少女上网至凌晨时分才从网吧出来,走到附近的家门口时,遇到歹徒洗劫,被勒颈至死。

被害少女名叫吴云,19岁。目前凶手还未找到。警方在此告诫沉迷于网络的单身少女,夜间要早归,以免被歹徒尾随伤害。

林桦读完新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是哪里呢?她的视线忽然定格在洗衣记录里。

送衣日期一栏,清楚地写着“12月25日”!

林桦清楚地记着这个日期,不仅因为衣主长时期未来取衣物,还因为这一天恰好是圣诞节。

所以,那个叫吴云的女子,她是在平安夜凌晨被害,又在第二天圣诞节将那件雪衣送来的!

难道是鬼魂?林桦经常读一些网络上的鬼故事,里面无非就是说一些人死后还会做很多事情。

林桦想到这里时,面色苍白,就似那件雪衣。

莫先了解到这一点时,沉吟了片刻说:“事情也许并不是这样的。第一,也许吴云是重名,也不排除报纸使用化名的可能性。那个接电话的男人并没有告诉你吴云是怎么死的是吗?所以重名是有可能的,只是巧合而已。

“第二,退一步说,此吴云正是彼吴云,这件衣服也是她的。我们是在吴云被害第二天收到这件衣服的。这就有可能是凶手送来的!”

林桦听到这里不住地摇头:“这不可能的!难道凶手疯了?一般凶手在杀人之后,都是千方百计将死者的衣物毁掉的,这个凶手怎么可能这么傻,反而将死者的衣服送到洗衣店里来?送来也就罢了,还将死者的资料留给洗衣店?再说,凶手对死者的情况还这么了解?”

莫先接过话来:“这就说明,凶手是死者的熟人。那个吴云不是喜欢上网吗?凶手很有可能是她的网友。这更能说明为什么凶手会在网吧尾随猎物。”

林桦虽然觉得莫先的话有一定道理,却还是觉得有许多不合逻辑的地方。她望着架子上的那件雪衣,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我们只要搞清楚是谁将这件衣服送来的就行了。可惜圣诞节那天,我还没有来这里上班。”

在林桦之前,是另一个店员小乐负责前台接待工作的。

莫先冲林桦点点头,有赞赏的意思。然后他去拨小乐的手机,片刻,眉头皱起:“她的手机已经停机了。她辞了职就回家乡阳城了。我们联系不上她了。”

禁忌游戏林桦
禁忌游戏林桦
花想容/著| 都市| 连载中
花想容的这本《禁忌游戏林桦》非常有趣,主角故事精彩,下面为大家带来章节片段: 林桦跟着白衣女子走了一段路,又拐了一个弯。第一次跟踪一个人,林桦有些心虚,好在白衣女子专心走着自己的路,并没有回过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