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人气小说何人问长生何安晨沈静涵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1-06-09 15:09     编辑:极品小说
何人问长生

《何人问长生》本书我推荐一些比较喜欢小白文的书友,没有太多勾心斗角,主线也很有趣,总而言之就是我喜欢这本书,望作者晨安河,加油!

作者:晨安河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何人问长生》 小说介绍

何人问长生(主角何安晨沈静涵):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何人问长生全文。 云台是齐鲁省的地盘,可是霍廷龙约见何安晨的地方却是一家川菜馆。“霍大哥,小弟我敬你一杯。”何安晨举着酒杯,强忍着喉咙里的辛辣,对着霍廷龙客气道。“好,那我不客气了。”霍廷龙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艳阳高照,午

《何人问长生》 第9章 免费试读

云台是齐鲁省的地盘,可是霍廷龙约见何安晨的地方却是一家川菜馆。

“霍大哥,小弟我敬你一杯。”何安晨举着酒杯,强忍着喉咙里的辛辣,对着霍廷龙客气道。

“好,那我不客气了。”霍廷龙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艳阳高照,午餐时间的点上,川菜馆里的客人不算很多。只是虽然如此,霍廷龙还是弄了个包间。

何安晨瞠目结舌的看着霍廷龙一饮而尽,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酒杯,狠了狠心,也学着霍廷龙一饮而尽。

“咳咳咳。”估计是没有预料到白酒会这么辣,何安晨仰头一饮而尽之后,很快就被白酒给辣的咳嗽连连,他趴在桌子上,狼狈地咳嗽着。

周边有人发出了轻轻地一声嘲笑。

霍廷龙不满地瞪了一眼,附近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他这才拍着何安晨的背,“小何,不习惯喝白酒可以换成啤的嘛。”

何安晨咳嗽了好一阵才缓过来,白酒辣的他眼泪都出来了。听到霍廷龙的建议,何安晨笑道:“听人劝吃饱饭,霍大哥体谅我,我也不会那么不识抬举。”

霍廷龙挥了挥手,很快就有人去叫了一听啤酒上来。

两人忙着夹菜,何安晨吃起饭来慢条斯理,而霍廷龙吃起来速度很快,风卷残云一样。不过他注意到了何安晨的速度,放缓了自己的速度。

其实这是何安晨从小被他师父教的,不是他吃得慢,而是他要刻意地细嚼慢咽。

“齐鲁的地盘上开一家川菜馆,也不知道这老板是傻还是对自己的手艺太过自信。”何安晨咀嚼了两口,咽了下去之后说道。

“哦,我倒是没有想这么多,”霍廷龙大着舌头,一边嚼着东西一边说道,“我老婆是川渝省人,我习惯了她的口味了,所以下馆子的时候就喜欢川菜馆。”

“不过这川菜是真的辣呀。”何安晨一边吃这菜一边“嘶噶嘶哈”的喘着气。从小他就不是太能吃辣,所以他一直很抗拒辣菜。不过霍廷龙请客吃饭的事他都已经答应了,拒绝人家的菜也就有些太不给面子了。

“对了,永安的那个工作干的不合适吗?我听说有个大明星挖你去做保镖,你也爽快的答应了。”霍廷龙像个家长一样关心起何安晨的就业问题来了。

“永安的话,毕竟是个短工,不太靠谱。不过能够被人家沈静涵看中,这还是得感谢霍大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有机会发挥我的本事。”何安晨开口先是感谢了霍廷龙对他的引荐之恩。

“不用不用,这算什么大事。”霍廷龙摆了摆手,“小何,你是有能耐的人,在哪里都可以发光发热。我充其量只是让你发光发热的机会提前而已。对了,你师父最近如何了?”

提起师父何安晨心中就是一痛,不过他勉强挤出个笑脸,“其实,霍老大,我跟您说实话吧,我联系不上我师父了。”

“联系不上张先生了?”霍廷龙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小何,你之前没有职业是吧?”

“是的。”何安晨想到师父就是一阵唏嘘,不过并不打算对霍廷龙说实话。天知道杀了他师父的人会不会查到霍廷龙这里,霍廷龙会不会出卖他。“我之前是一直上职高来着,只是在学校里跟别人打了一架,被开除了,然后是师父消失不见,无奈之下,我只能找您。”何安晨说到这里站起来给霍廷龙倒酒,“还是很感谢霍大哥给了我一个机会。”

“哪里哪里,你的机会主要还是你自己争取到的。”霍廷龙还是那么大大咧咧,“不过你师父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不想拖累你。不然也不会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突然消失不见的。”

“从来都只有我拖累了师父而已。”何安晨低声道。

霍廷龙看着何安晨有些失落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拍了拍他的背,“小何,你不能那么想。你想啊,你师父是做什么的?赏金猎人嘛,对不对?赏金猎人四海为家的。说不定你师父只是觉得你长大了,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呢?你看你现在,能够自食其力,待在大明星身边方保镖,这多好啊?你师父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说不定也会替你开心的。”

“嗯,借您吉言,师父养我这么大,肯定也是希望我自己独立。”何安晨又笑了起来。“不过我还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给他养老。我父母从小就不在了,是师父把我养这么大,我还没孝敬他呢,肯定舍不得他走。”

两个人又围着家长里短聊了好一会儿,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霍廷龙在讲,何安晨在听。家庭和事业上,霍廷龙是比何安晨要成功的多的,经验也比何安晨丰富。讲起家里柴米油盐的生活时,霍廷龙的大粗嗓门也似乎变得温柔细腻了许多,脸上的横肉都变得可爱了几分。

聊了好一会儿之后,似乎是说累了,霍廷龙停了下来喝了两口酒。旁边有个小弟见状立刻上前,附在霍廷龙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霍廷龙立马一拍脑袋,“嗨呀,小何,对不住对不住,跟你聊了这么久居然还没聊到正事儿。实在是不好意思。”

“不妨事的,您比较忙,贵人多忘事也是应该的。”何安晨尽可能的给霍廷龙找着台阶。

“对了,那个什么黑天鹅宝石,价钱应该是比较贵的吧?”霍廷龙有些小心翼翼地打探道。

“呃,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有个几千万起步的样子。”何安晨心中也不太确定,只能保守着说出了自己的估计。

“几千万上下啊,那应该是那些当了大富豪的人才能搞得起。”霍廷龙有些羡慕地感叹道,“我也不知道我的消息对不对,不过我打听到的消息是,最近好像在哪个公海有一场拍卖会。时间大概是下个月中旬。”

“嗯?霍大哥是怎么知道的?”何安晨有些警觉地看着霍廷龙,黑天鹅丢失之后,云台市的警察都头疼怎么找,霍廷龙几天之内居然能够找到黑天鹅的相关线索。在国内,没有任何势力是可以凌驾于官方之上的。云台市的警方都要头疼的问题,霍廷龙是怎么解决的?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霍廷龙又闷了一口酒,“这么贵重的东西,一旦失窃,就成了赃物。有了赃物,那接下来要做的就肯定是要销赃。要销赃有两个途径,要么走水路,要么坐飞机。”

“警察不会查吗?”何安晨好奇地问了一句。他实在想不明白带着黑天鹅要怎么过海关过安检。

“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霍廷龙看着何安晨,给他也倒了一杯酒,何安晨赶紧站起来接着。两个人碰了一杯,霍廷龙继续耐心地解释道:“小何,这世界上有本事的人不止你一个。想要把这赃物销赃,肯定是有专门的途径的。而这种途径必然不会让警察知道的。要不然地下世界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本身是混这个道上的,所以多多少少能有点听闻。云台是海滨城市,所以销赃之后如果要进行大宗拍卖,最合适的地点也是海上。而且最好是公海。船只,也一定不能是咱们国家的。”霍廷龙喝酒如喝水,并不停歇,两三下又是一瓶酒下了肚,“我能打听到的大宗的商业活动,近期也就只有海上的这个金额超过了千万,而且船只并不是咱们国家的,是隔壁岛国的。如果是要销赃的话,那么最近最符合这个条件的,也就只有这场拍卖活动了。”

“哦,原来是这样。”何安晨这才了解了一些情况,“还是多谢霍大哥这么费心劳力的帮忙。”

霍廷龙虽然是个地头蛇,可是何安晨看他来的车不算太名贵的样子,身边最多也就几十号人,明显不是什么跺一跺脚就能地动三分的大人物。他能如此帮何安晨,这其中的风险其实是很大的。

何安晨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地道:“霍大哥,以后要是有能用的上兄弟我的事儿,您给我打个电话就成,我要是有时间,就会过来帮忙。”

“哎,行嘞。有你这句话,我这也算没白忙活。”霍廷龙听到何安晨这句话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惊喜。他原本就没指望何安晨会回报他什么的。

何安晨话说出口还是有点后悔,原本黑天鹅的事儿他就不是太上心,只是霍廷龙给了他这个人情,他又不想白白受着。

不过霍廷龙这个人,目前看来是值得交往的。

两个人有说有笑,一听瓶酒很快就清了个干净。

看着霍廷龙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何安晨试探着问了一句,“霍大哥,要不再来点酒?”

“哦,小何,你还没喝尽兴吗?”霍廷龙眼前一亮,饶有兴趣地看着何安晨。

何安晨对自己的酒量是多少没个底,不过喝了大概两三瓶也没有丝毫醉意的样子,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嗯。我看霍大哥应该也没有喝尽兴吧?”

“哈哈哈,酒逢知己千杯少,来来来,再上酒!”霍廷龙爽朗大笑。

酒逢知己可谓大喜,不过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时候总是会有点意外发生,老话也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霍廷龙和何安晨这酒正喝到兴头上,密闭的包厢里突然被一群人意外暴力地闯入,破坏了他们的兴致。

“警察,不许动,双手抱头!”正准备破口大骂的霍廷龙听到这九个字立马变了脸色,小声嘀咕了几句脏话,随后立即老老实实地按照警察所说的抱着头,熟练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过身去,背对着门口。

他手下的一圈小弟也是有样学样,熟练地抱起头背过身子,只留下了来不及反应现场变化的何安晨留在原地,手中还拿着一瓶酒,不知道该不该倒上。

紧随着九字地是一个头戴警帽手持枪械的人突了进来,拿着枪对着房间里的人,“霍廷龙,我们怀疑你涉嫌贩卖……”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顿了一下之后回过神来,又为这句话补了个尾音,“毒品。”

一时之间冲进来的人有些忘词,还是旁边的小刘见状连忙上前补充道:“霍廷龙,请你配合警方的调查。”

“我配合,我配合,我肯定配合。”霍廷龙听到自己有可能是涉嫌到贩毒反而放心不少。他这个人只做借贷相关事宜,毒品不是好东西,他绝对不会去碰的。警察如果是以高利贷对他进行搜查,那他确实无话可说,充其量只能狡辩两句。可是警察说他涉嫌贩毒?那可真是够冤枉的。

霍廷龙面对着墙角,没有看到何安晨的动作,不然估计也会让何安晨跟他一起好好地配合警方的行动。

何安晨原本就不知所措,看到猛然闯进来的那个人之后就更是心情复杂,不知道该干嘛。

有时候,人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任凡有心请何安晨帮忙,可是何安晨无心参与此事。他好不容易想着避开任凡去调查黑天鹅的下落,结果饭还没吃完,任凡就拿着枪出现在包间里,指控他身旁的霍廷龙涉嫌毒品交易。

拿枪穿进来的人赫然就是任凡。

看到何安晨也在这里,任凡先是震惊,看了一眼一旁的霍廷龙之后,紧接着就是极度的愤怒和失望,可是到最后只有深深的自责。

何安晨看到任凡脸上阴晴不定,总算是开了窍,放下了手中的啤酒酒瓶,看了眼一旁的霍廷龙之后,有样学样,双手抱头,面对着墙,老老实实地站好。

“全都蹲下。”任凡呵斥道。

霍廷龙等人又听从他的吩咐蹲下。

“仔细的搜。”任凡对着身旁的兄弟们嘱咐道:“不可以放过一点蛛丝马迹。”说着他自己也上前搜查起这包间里的东西。

今天早上云台市分局接到匿名报案,有人举报社会关系复杂人员头目霍廷龙与其纠集的数十名无业闲散人员似乎涉嫌毒品交易。

这一举报引起了云台市分局的高度重视,有意派遣刑侦支队骨干任凡出面,领头调查此事。

云台市作为海滨城市,一向是有着零毒品、零暴力的宜居之城的美誉,要是有毒品流入到云台的地下市场,对于云台市来说,无疑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平白出现了一道乌云。

毒品不止是会损害人的身体健康,还会引起家庭纠纷、经济问题和暴力事件等等一系列复杂的社会负面问题,所以接到匿名举报电话之后,任凡很快就顺着线索去探霍廷龙的底。

他一般接触的都是大案要案,像霍廷龙这种左手放款右手收钱的小喽啰,他一般不怎么放在眼里。为了了解霍廷龙的详细信息,任凡先去派出所了解了霍廷龙的具体情况,确定了霍廷龙是个社会背景相对复杂一点的人物之后,就更不希望这个消息是真的了。

霍廷龙人际关系复杂,常年接触到的人群多是收入可观的中小产阶级和一些无业闲散的贫困阶层,如果霍廷龙真的涉嫌毒品交易,那么他接触的这些人群,有多少人是接触到了毒品的呢?

这个想法太过于可怕,以至于任凡打听到霍廷龙的所在之处的时候,立即就展开了行动。一面派人申请了搜查令,对霍廷龙的家庭进行搜查,另一面他亲自带队,去疑似交易地点的地方突击。

可是他实在想不到在这个川菜馆里居然还能碰到何安晨。

现在只能希望霍廷龙确实没有涉及过毒品交易吧。

“小何,你放心,我老霍是正经生意人,贩毒这种断子绝孙的缺德事老子绝对不会干的。”霍廷龙看着一旁的何安晨有些紧张,小声地安慰着。

“嗯。”何安晨心中没底,事到如今他也不清不楚的牵涉其中,他也只能选择相信霍廷龙说的是实话。不过他实在不抱多大希望,霍廷龙是混道的,手上沾点黄赌毒也是符合他的身份背景的吧?何安晨苦着脸,不敢再往下细想。

“闭上嘴,不准交头接耳。”拿着执法记录仪的警察大声地斥责道。为了防止犯人串供,很多时候警方在抓捕现场一般都是要求犯人安静的。

“任队,搜出来一包白粉。”没过多久,有个年轻的警察报告说道。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霍廷龙、何安晨还有任凡三人全部都变了脸色。

“把他们统统带走!”任凡简直要气死了,不过还是强压着自己的怒火。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何安晨没有参与这件事。

“警官,警官,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霍廷龙不住地呼喊着,他哪里想得到随便找个地方吃饭也能有这么离谱的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呢?

任凡懒得搭理他,挥了挥手,让人给他套上头套,将霍廷龙带走了。

何安晨被戴上头套押着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任凡恨铁不成钢地侧目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声气。

何人问长生
何人问长生
晨安河/著| 都市生活| 已完结
何人问长生(主角何安晨沈静涵):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何人问长生全文。 赏金猎人是以完成雇主的高额悬赏任务而获取佣金的一项职业,危险与机遇并存,声名与血渍齐舞。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血剧,一旦踏上,就不能回头,如果你不是走投无路,最好不要走上这样一条刀尖舔血的道路。所有人都在追求长生之道,哪怕是朝不保夕的赏金猎人也是如此。一团迷雾中,不信命的少年何安晨在命运的安排下踏上了破解长生谜团的旅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