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免费小说银子殇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1-06-10 11:20     编辑:极品小说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银子殇写的《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本书精彩章节片段:

作者:银子殇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立即阅读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小说介绍

作者银子殇的一本小说《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它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内容片段: 越氏见谢君瑶躺在担架上被抬过来,不禁气急,怒声呵斥花嬷嬷。“怎么回事,让你去请人怎么是抬进来的?”花嬷嬷急忙道,“四小姐伤重不能走道,奴婢怕路上耽搁只好用担架将四小姐抬来。”身旁的谢三夫人秦氏见状赶紧上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第4章 免费试读

越氏见谢君瑶躺在担架上被抬过来,不禁气急,怒声呵斥花嬷嬷。

“怎么回事,让你去请人怎么是抬进来的?”

花嬷嬷急忙道,“四小姐伤重不能走道,奴婢怕路上耽搁只好用担架将四小姐抬来。”

身旁的谢三夫人秦氏见状赶紧上千询问,“君瑶怎么伤的那么重?二嫂下手未免太狠了些吧。”

越氏咬牙,“谢府家规,历来如此,犯了错事自当受到惩罚。你难道是在质疑谢家祖上的规训吗?”

秦氏扶着谢君瑶的手一顿,软了语气道,“弟妹不敢,只是君瑶落水后身子一直未见好,就算犯了错酌情处置便好,总归不能伤及性命。”

越氏讽刺的笑笑,“谢府一应事宜皆有我来掌管,该如何判罚自由我的道理。你好心将养身子,早日替三房绵延子嗣,莫要操那些不该操的心。”

提及子嗣,秦氏脸色白了白,还待说些什么,抿了抿唇后还是地下了头。

越氏不理秦氏,转身看见谢君瑶脸色惨白,奄奄一息的瘫在担架上,心里的火气才渐渐消退了些。

谢君瑶边上赫然是被打了一百大板的红缨。

没想到居然还活着,真能扛。

越氏在上首落座,冷眼盯着谢君瑶,声音冰寒。

“四小姐屡教不改,行为恶劣,谢府实在不能容忍。若不多加惩戒,必然给谢府带来灾难。”

“四小姐疯魔加重,不适合待在府上,择日起送到庄子去养病。”

事因未明,越氏便想给她定罪,想必方才偷墙角的下人只听了一半。

谢君瑶忽然指着越氏头上的朱钗,咧嘴笑道,“朱,朱……”

她声音细弱,越氏根本听不清。

越氏示意花嬷嬷靠近了仔细听,谢君瑶仍旧指着越氏呓语不断,花嬷嬷听得直皱眉。

“她说什么?”越氏问道。

花嬷嬷迟疑,拉长的声线,“四小姐说猪……”

越氏震怒,“言辞粗俗,目无尊长,简直给谢家蒙羞。”

“来人,马上把四小姐送到庄子好好反思。”越氏朝着门口大喝一声。

这时江阑九和亲卫居青出现在了门外,只见他眸如冷玉,透着沉沉的光。

越氏赶紧迎上去,亲厚道,“世子爷有何吩咐?”

“人声喧扰,恐难安枕。”

居青挡在主子面前,语调冰冷,波澜不惊,越氏被吓得一哆嗦。

“都是妾身的错,妾身管教下人不该叨扰世子爷休息,请世子爷恕罪。”越氏头腰弯九十度,满脸歉意。

“下人?”居青不解,“她不是死了父母的四小姐吗?”

居青指了指谢君瑶。

越氏脸上有些尴尬,点头道,“没错,是府上小姐。”

秦氏眼神闪了闪,鼓足勇气站起来道,“世子爷端肃持正最是明仪知礼。能否劳烦您给评评理,四小姐当罚不当罚?”

越氏眉眼微皱,谢君瑶和红缨被罚本就是因为冲撞了世子,若世子对判罚不满意当如何是好?她瞟了一眼地上脸色惨败、受伤严重的红缨,随即松了眉头。

秦氏见越氏表情平静,心里忍不住开始打鼓。

江阑九面色冷然,却也没有离开。

秦氏大喜,虽然不知为何世子愿意帮四小姐,但于她们而言是顶顶的好事。

“世子为人宽厚,已经原谅对她们的冒犯。二嫂昨日既已处罚,为何还要遣送君瑶到乡下庄子去。君瑶身子弱,庄子的下人行为鲁莽,必然照顾不周。她昏迷了大半个月将将醒过来,如何经得起这般折腾。”

“二嫂不能因为君瑶小小的言语不当,便罔顾她的性命呀!”

秦氏言辞诚恳,不断用绣帕擦拭眼角的泪花。

越氏小心翼翼打量世子的脸色,却完全无法揣摩他的想法。谢家在临安城也算是大商贾,往来应酬皆由越氏出面,多少有些识人的本领,但眼前的世子爷她不敢轻易断言。

谢君瑶一个疯子,又昏迷了大半个月,料想也不可能跟京城来的世子有什么瓜葛。

思及此,越氏脸色缓了缓,“四小姐故弄玄虚,心思不纯,故意让红缨替她挨了一百大板。红缨生命垂危皆因四小姐之过,难道不该重罚吗?”

秦氏立即反驳,“君瑶痴傻,怎么可能故意调换身份?其中莫不是有误会?”

谢君瑶咧嘴傻乎乎的乱笑,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

任谁见了都不会相信,以谢君瑶现在这幅样子可以做出如此高智商之事。

越氏眼神示意红缨。

脸色惨白的红缨,强撑着一口气,身子骨颤颤巍巍的。

“奴婢和四小姐同时被罚,本是罚奴婢二十大板,四小姐一百大板,岂料行刑之时,四小姐将奴婢打晕,还故意用手绢蒙住奴婢的脸,让院卫误以为奴婢是四小姐,便打了奴婢一百大板。”

“此事可由院卫作证,绝无半点虚言。奴婢身份低下,自知人微言轻,还望夫人念在红缨贴心服侍您的份上,还奴婢一个公道。”

红缨阐述完,几乎耗尽所有的力气。

越氏冲红缨满意的点点头,看向谢君瑶的目光冷了起来。

“红缨向来忠心不会扯谎,大哥和大嫂尊崇‘信誉为上’,身为他们的爱女,岂能做出欺上瞒下故弄玄虚之事,让他们蒙羞!”

“君瑶你可知罪?”

谢君瑶隐下冽冽眼神,抬头又流了满地的哈喇子。

她一个傻子知什么罪呀,可笑!

秦氏开了口,“我们自然相信红缨并未撒谎,这么说二嫂当真要打四小姐一百大板?红缨是您的贴身丫鬟,而君瑶是谢府的四小姐,尊卑立现,二嫂的处罚未免有失偏颇。”

越氏皱眉,方才一心想着治谢君瑶的罪,竟然忽略了这些。

丫鬟仅挨打二十下,小姐却要打一百下,摆明了袒护自己人。若是传出去,难免让人以为自己苛待侄女,落个不良的名声。

江阑九目光落在越氏身上,越氏心里倏然一紧。

“谢家大爷我略有耳闻,品行端良,为人正派,最恨奸诈歹毒之人,谢夫人能将兄嫂之言奉为圭臬,实在难得。”

李若蝉呆呆的看着江阑九,向来淡漠之人,为何愿意替素不相识的谢君瑶说话?

越氏得了称赞的话,反而更加紧张了。

她指着边上的院卫,语气慌乱,“四小姐身娇肉贵,谁让你们打一百大板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胡乱行刑!”

院卫脑门大汗淋漓,双腿早已瘫软,连连磕头求饶。

“奴才冤枉,是红缨姑娘说要打一百下的,奴才只是照话行事。”

院卫惊慌失措,颤颤巍巍,险些便要掀翻在地,“不然给奴才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打小姐一百下啊,求夫人饶命,饶命呀。”

“胡说八道!”红缨慌乱,眼神开始不安。

秦氏撇了一眼红缨,反问道,“红缨对二嫂忠心耿耿,唯命是从,想必是二嫂的意思吧。”

“这……”红缨语塞。

越氏赶紧反驳,“虽然四小姐犯错在先,但好歹是大房唯一留存的血脉,我必然知轻重断不会下狠手,伤她性命。”

秦氏松了口气。

“那便是红缨阳奉阴违,只因四小姐疯魔时咬了她便借机报复,擅自违抗主子命令。如此歹毒心肠,目无主上,应当发卖到窑子去。”

红缨闻言,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江阑九默然的点了点头。

越氏吞了口唾沫,心里一阵绞痛。

红缨从小跟着让她,实在是不忍心,但是若不处罚难以服众,而且世子有心袒护,虽不明因何袒护,但绝不能违背世子之意。

二爷曾交代过,一切以世子为重。

越氏忍痛叫管家进来,“就依三夫人所言。”

“此事到此结束,莫要无端再生枝节。”江阑九淡淡道。

“妾身遵命。”越氏赶紧点头应承,不敢再找谢君瑶麻烦。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银子殇/著| 古代| 连载中
作者银子殇的一本小说《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它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内容片段: